看笔趣阁 > 赤月临空 > 第8章 会演才是硬实力

第8章 会演才是硬实力

  天色已暗。

  张远的家不在启明小区,而是在小区外的一条老街上。

  小时候,李皓很喜欢去老街玩耍。

  不过随着银城发展,老街拆迁了一部分,商贩纷纷离去,老街渐渐荒废了下来,如今已经是人烟罕至,很少有人再来老街这边了。

  就连住户,大部分也都搬走了,比启明小区还要死寂。

  寂静的街道上,两侧有些老房子还有一些零星的灯火,显得有些诡异。

  若是时间允许,李皓应该慢慢等待,每天喝一点泡剑水,慢慢强大自己,再去想其他的事。

  可是,时间并不允许李皓这么做。

  每拖一天,对李皓而言,危险更大一分。

  虽然他可能会更厉害一些,然而,泡剑水也只是让他体力更充沛一些,并不足以让李皓现在有对付红影的力量。

  来张远家,李皓就一个目的,他想看看那把石刀还在不在。

  石刀若是还在,对李皓而言,也许是个不错的好消息。

  若是找不到,那就可能被红影和其背后的势力取走了,这也意味着,李皓的剑,有可能暴露了,甚至有人在打他这把剑的主意。

  黑豹无声无息地跟着李皓,黑暗中,黑色的小狗,显得极其不起眼。

  轻微的脚步声,在街道上缓缓传荡。

  李皓面色如常,前面一间老屋,门上贴着封条,那就是张远的家了。

  此刻,他已经可以看到了。

  没看到任何人,黑豹也没示警。

  不过,李皓也不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黑豹身上。

  当他距离张远家大门不到百米的时候,李皓取出了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

  黑暗中,通讯器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照亮了李皓的脸庞。

  “嘟嘟嘟……”

  片刻后,对面响起了中气十足的人声:“大晚上的,你是不是想通了,在巡检司混不下去了,想回来?”

  嗓门很大!

  通过通讯器的扩音,在黑暗的街道上传荡。

  原本还有些恐惧的李皓,此刻忽然安心了许多,声音带着恭敬,轻声道;“老师,暂时还没那个想法。”

  “那你打个屁的通讯!”

  通讯的另一方,传来了有些恼怒的声音。

  “老师,张远自焚的案子,我这一年一直在追查,我已经查出了一点不同,张远……也许不是意外身亡!”

  “嗯?”

  黑暗中,李皓面色平静,隐约间却是带着一些狰狞,“我查了一下,这些年银城自焚的不止张远一人,而是好几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关联,却是隐约有些关系,具体的线索我还没查到。”

  那边,忽然安静了下来。

  李皓此刻已经走到了张远老屋门前,看着那有些破碎的封条,轻声道:“我现在就在张远老家,我想查查看,有没有别的线索,证明张远是被谋杀,而非意外。”

  “李皓!”

  通讯那边,传来了老人的沉重喝声:“张远的事,我也知道,按照你的说法,如果是谋杀,那你不要贸然前往,小心发生意外!”

  说罢,又大声喝道:“你在那边稍等片刻,我和巡检司还有古院这边打声招呼,你要是需要帮助,马上会有人过来!”

  这一刻,对面的袁硕,好像明白了什么。

  不需要李皓多说。

  当李皓打了这个通讯,告诉他发现了张远不是意外,而是可能死于谋杀,而且本人就在张远老屋那边,袁硕瞬间懂了李皓的意思。

  可能有危险!

  李皓,此刻需要一些足够震慑的力量,震慑一些暗中可能存在的危机。

  不需要袁硕做什么,说什么。

  只需要让袁硕知道,他李皓现在人在这,正在追查张远的案子,这就足够了。

  一位银城古院的大佬级人物,只要他在关注,那就足够了。

  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动弹。

  否则,死一个李皓,也许会引出这位古院老人的愤怒,导致更麻烦的事情发生。

  外界传闻,李皓和袁硕之前闹翻了。

  事实证明,并没有。

  在这个夜晚,袁硕的声音,在空寂的街道上传荡的很远,若是真有人一直关注这边,一定可以听到袁硕的话。

  古院和巡检司,可能会来人。

  ……

  就在李皓通话的瞬间,一直不声不响的黑豹,忽然咬了一下李皓的裤腿。

  李皓没发现任何异常。

  然而,黑豹毕竟比他更敏锐,可能感受到了什么,或者袁硕的话,让一些人暴露了点动静出来,引起了黑豹的关注。

  真的有人在盯着这边。

  李皓心中微动,这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有人盯着,代表张远家的石刀,可能真的没被拿走。

  通讯中,袁硕还在继续说着什么。

  李皓却是很快笑道:“老师,没那么严重,我给你致电,只是想简单说说这事,关键不是这个,而是我接下了古院外出考察的保护任务,过些天,我可能会保护老师一起外出考察。”

  “你?”

  那边的袁硕,好像有些意外,很快笑声爽朗道:“也好,那我等你!刚好这次考察任务有些复杂,你跟了我两年,学了不少,却是没有实践过!李皓,这次当成你的实践课如何?你要是表现的好,我可以考虑给你个编外学员的身份,古院的规矩虽然多,可只要你这次考察立功,我照样可以给你毕业!”

  “你要知道,能拿到毕业证,你就算还要留在巡检司,一个毕业证,能让你升两级!成为一级巡检,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比你现在有前途多了!”

  李皓露出了笑容,“老师,回头见面了再说吧。我先进屋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等查清楚了张远的案子,抓到了凶手,不用老师说,我也会想办法重回古院。”

  “也行!”

  袁硕再次叮嘱:“有事随时联系我,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巡检司和古院解决不了,你老师面子还有几分,真到了必要关头,你小子只要以后给我争口气,我豁出去,有些高人也不是请不来!”

  此话一出,李皓心中忽然有些震动和无言的感动。

  他知道袁老师的意思。

  真到了需要的时候,他所谓的高人,恐怕就是巡夜人了。

  以前,李皓从未和老师多说什么。

  他担心将麻烦扩大,影响到老师。

  可是,以老师的智慧,当听到李皓说,张远的自焚也许不是意外,恐怕也会第一时间想到也许是超能因素干扰。

  这才说出了找高人的话。

  然而哪怕袁老身份不低,可巡夜人也不是说请就请的,李皓的事不是公事,而是私事,这可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知道了,谢谢老师!”

  李皓挂断了通讯,随手撕碎了封条,打开了尘封一年的古屋大门。

  ……

  当李皓带着黑豹进入了古屋。

  寂静的街道外,久久无声。

  黑暗中,一双有些幽蓝光芒的眼睛,若隐若现。

  夜色下,一道黑色身影仿佛本就是夜的一份子,从上到下,都是黑色,唯独那双幽蓝的眼睛有些渗人,脸上戴着一副厉鬼般的面具,遮掩了相貌,不知男女。

  “李皓,张远的同学,死党,银城古院二级学员,去年张远死后退学加入巡检司,一直追查张远自焚事件。今日向巡检司机要室室长王杰汇报,串联六宗自焚案,欲并案处理。”

  关于李皓的信息,瞬间在黑影脑海中闪现。

  李皓去年退学,加入巡检司,其实已经进入眼线。

  何况,好像不止如此,李皓可能还是一位关键人物,只是此事不是黑影管辖范围,暂且不知,只是有人叮嘱,李皓这边,不可轻动,留下有用。

  黑影心中想着,的确不可轻动。

  刚刚李皓是在和他的老师袁硕通话吗?

  袁硕,银城古院顶级元老,古文明探索系主任,和巡夜人有合作,是整个银城少数几位可以和巡夜人直接搭上话的大佬级人物。

  “不用别人说,李皓也不能动……”

  黑影悄悄靠近了张家古屋,他想知道,李皓进去是为了什么?

  线索?

  张远自焚,死在了古院,家中能有什么线索?

  还是为了寻找东西?

  至于寻找什么,黑影不知道,但是他的任务就是盯住每一个进入甚至靠近张家老屋的人。

  ……

  “呜呜!”

  低微的鸣叫声从黑豹喉咙中传出,它咬着李皓的裤脚,有些焦躁。

  好像在诉说什么。

  李皓不动声色,心中却是警惕。

  有人靠近吗?

  自己和老师的通话,难道还不足以打消一些人的念头?

  没有多说,轻轻摸了摸黑豹的脑袋,安抚了一阵,李皓这才看向荒废的张家老宅。

  这是一座不大的小院子。

  正前方,是主屋。

  两侧,一边是张远的次卧,一边是厨房,这地方李皓很熟悉,小时候经常来,哪怕长大了,李皓父母过世之前,家中不大,不适合玩耍,李皓也会经常过来。

  这一次,李皓的主要目标是张家的石刀。

  他扫了一眼,这古屋看似没人进入,不过一定有人来过,不说其他,有些东西的摆放位置,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可对李皓而言,却是清晰地知道,都被动过。

  张远家,除了张远,大概就李皓最为熟悉了。

  院落中,连那棵老树都被动过手脚,可能曾被人连根挖起,之后再重新栽种回去的。

  “石刀若是还在张家,一定不在主屋、次卧,百分百的!”

  李皓没少来,自然知道情况,要是在这两处地方,他早就看到了,不会不记得,他没少在张家翻箱倒柜,他那时候把这当自己家,从来不见外。

  “我最后一次看到石刀,就是张叔叔打小远那次,我记得张叔随意丢到了地上,就是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捡起来。”

  李皓回想着过去,他隐约记得,张远那时候好像也是不知道从哪个旮旯翻出来的石刀。

  张远的父亲,恐怕都不记得自己之前丢哪了,结果被孩子翻了出来,也就借机揍了张远一顿,至于什么祖传物件,恐怕张父都没当回事。

  一块破石头罢了!

  什么祖传物件?

  就算是,也不值钱,要那玩意干嘛,张远不翻出来,张父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想起家里还有一块石头传承下来。

  沿着记忆中不清晰的方位,李皓慢慢踱步,朝院子角落一处走去。

  那里,堆放着一些石头,原本是用来补墙用的。

  李皓迅速观察了一下,并没有记忆中那块石头。

  他记得,那块石头和刀有些类似。

  “暗中有人盯着我,倒是不好大张旗鼓地找。”

  正想着,一直没动静的黑豹,忽然低声嘶鸣起来。

  “呜呜!”

  不是护食的声音,而是带着一些忌惮,黑豹发出了呜咽声。

  这时候,李皓也忽然头皮有些发麻!

  他顺着黑豹视线,朝主屋方向看去,心中咯噔一跳,这一刻,心脏都跳动的更加剧烈。

  主屋的大门,原本是紧闭的,什么都没有。

  可这时候,大门好像开启了一道缝隙,而在那缝隙中,隐约可以看到一抹红色。

  “血影?”

  李皓心脏剧烈跳动起来,血影出来了?

  之前他隐约好像也看到过,但是按照他的推断,血影出动,应该在雨夜才对,为何会现在出现,而且就在张家!

  “难道……这血影一直在张家待着,寻找石刀,没有离开?”

  一抹冷汗,微不可见地从李皓头上渗出。

  相遇来的太早!

  李皓还没做好万全的准备,此刻在这遭遇血影,一旦对方对自己出手,焚烧自己,那李皓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该死,出现的太早了,我连巡夜人都没见到……”

  李皓身体微微有些僵硬,此刻,他身体微不可见地有些颤抖,甚至想要转身逃跑。

  可外面,可能也有人在盯着自己。

  对,血影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自己不能逃!

  否则就算逃了,也会暴露出点什么,比如自己可以看到血影的事实,这也是个巨大的麻烦。

  既然看不到,那自己就没道理害怕。

  无数念头闪过,下一刻,李皓呵斥一声:“叫什么?安静点!”

  呵斥了一句黑豹,李皓看向主屋,喝道:“里面有人?我是巡检司巡检,谁在里面?”

  李皓举着旋涡三代,对准了主屋,再次暴喝:“有没有人?出来!”

  他明明看到了血影一角,却是强忍着不去看那红色一角,而是一直盯着大门,对着大门方向呵斥。

  李皓一步步靠近主屋大门。

  陡然,一个箭步,一脚踢出,轰隆一声,主屋的大门直接被李皓一脚踢开。

  砰地一声巨响,也引起了附近少数几户人家的注意。

  隐约间,传来了一阵悉索声。

  李皓没管这些,一脚踢开大门,再次看向黑漆漆的主屋,喝道:“有没有人?我是巡检司巡检,再不出来,我开枪了!”

  这一刻,李皓目光盯着前方,额头上却是汗液渗透出来,手臂都在微微颤抖。

  他脚下,黑豹早就趴着一动不动了,吓得。

  无他!

  在李皓余光中,在黑豹的狗眼中,这一刻,一道红色血影,其实就站在李皓左侧,血色影子甚至和李皓的脸颊都快贴在了一起。

  然而,李皓却是好像没看到一般,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他的视线,一直落在主屋中。

  “没人?”

  李皓声音有些颤抖,骂骂咧咧的,低声咒骂:“靠!幸好没有其他同事在,不然都被笑死了,大晚上的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凶手躲在这里呢!”

  长长吐了口气,李皓仿佛没看到血影。

  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液,低头看向黑豹,探手就打:“傻狗,没事你乱叫什么,吓死人了!”

  砰!

  黑豹被打了一下,有些无辜,有些恐惧害怕。

  你没看到吗?

  本狗看到了啊!

  它现在头都不敢抬了。

  因为那血影,就漂浮在它脑袋上。

  而李皓仿佛一无所知,刚刚拍打黑豹,甚至手臂穿过了血影,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有一丝丝不可见的阴冷,渗透到了手臂上。

  而他却是没有感觉到穿透任何东西的阻滞感。

  “无形的存在!”

  李皓其实是胆大包天地去试探一下血影,他想看看,是不是真的看不见摸不着,敲打黑豹,就是为了顺理成章地去触碰血影。

  结果……真的打不到!

  “该死,麻烦大了,这代表枪械一点作用都没了!”

  李皓心中惊恐,却是靠着强大的定力,不让自己露出任何异样。

  在外人眼中,他应该看不到血影的。

  所以刚刚这次敲打,也没有任何问题。

  李皓骂了一句黑豹,低声咒骂了起来:“该死的傻狗,再乱叫我剁碎了你!害我踢坏了小远的家门,差点吓的我想打给老师,让他去找巡检司和古院的人了!”

  李皓仿佛不解气,又踢了一脚!

  这一次,依旧穿透了血影,没有触碰到。

  李皓的胆子,不可谓不大。

  这血影没有见面就对自己下手,而是好像一直在观察什么,既然如此,此刻他也得装出一副看不到的样子,该如何如何。

  再看看黑漆漆的老屋,李皓吐了口气:“大晚上的,还挺渗人的,不行,要不还是打个通讯给老师……巡检司的家伙感觉都不靠谱,一点用没有,小远的案子就是他们结案的,一点异常没发现……实在不行,让老师找那些黑衣人出面就好了。”

  黑衣人,也就是巡夜人,李皓曾远远见过一次,当然,没有任何接触。

  此刻自言自语,只是为了恫吓罢了。

  若是血影有意识,那它该明白自己的黑衣人说的是谁,巡夜人!

  李皓也想试探一下,巡夜人和这血影,到底是不是一伙的。

  在这危急时刻,李皓反而镇定了下来。

  不但没逃,还在不断试探着什么。

  逃跑,才是最愚蠢的选择,一旦逃跑,他能看到血影的事情马上暴露,那不死也得死了。

  按照李皓的分析,他就算被血影杀,也该是在雨夜,而不是现在,这其中一定有一些原因存在,既然如此,博一次好了!

  李皓还在自言自语,好像有些犹豫:“那些黑衣人看起来也很可怕,老师去找,也不知道能不能找来……不管了,巡检司一点线索没有,也许只能靠他们了,我胆子小,本事小,一点办法都没,大晚上来看一看都被吓得半死,恐怕没办法继续查下去了。”

  李皓有些沮丧的样子,拿出了通讯器,咬着牙:“只能求助老师了!”

  下一刻,李皓开始拨打袁硕的号码。

  而就在此刻,李皓心中微微一震,身边的血影,忽然开始震荡起来,院墙外,一股淡淡的红色丝线蔓延而来,连接到了血影身上。

  血影好像接受到了什么指令,下一刻,血影迅速飘荡离去,消失在院子中。

  不止如此,片刻后,黑豹爬了起来,摇晃了一下尾巴,好像开始活跃了起来。

  狗眼看着李皓,带着一些轻松。

  “汪汪!”

  好像在说,没事了,人走了,那鬼影子也不见了。

  李皓脸色却是有些凝重。

  血影和院子外面的人,好像是一伙的,这个不重要,他早就有猜测血影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有组织的。

  关键在于,院子外的人,好像可以看到血影,甚至可以联系控制血影,让血影离开。

  李皓说要找自己老师,找巡夜人,大概让外面的人有些担忧,所以选择了离去。

  恫吓的手段起作用了!

  可李皓一点开心不起来,那红色蔓延而来的丝线,倒是有些像之前他喝水的时候,看到的那股星光,也就是神秘力量。

  “外面的人,是个超能神秘者!”

  “对方和血影是合作或者干脆就是控制关系,对方是不是在让血影试探自己?”

  “我没办法用枪械杀血影……那……外面如果是人呢?出其不意之下,我杀了那个人,那血影会如何?”

  这一刻,李皓忽然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

  血影很可怕,可只要是人……哪怕是超能者,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无懈可击。

  “血影……神秘人……”

  李皓心中呓语一声,不止如此,刚刚触碰到血影的刹那,一直沉寂的玉剑,好像有些蠢蠢欲动,李皓在猜测,难道说,星空剑可以伤害到血影吗?

  “这一次,哪怕找不到石刀,我也没白来!”

  李皓忽然有些激动起来,也许,我能对付这些家伙,前提是这些家伙不在意自己,否则,光是血影就能轻易弄死自己了。

  “出其不意,用枪击毙外面的人,如果星空剑能对血影造成伤害……要是谋划得当,说不定可以一起干掉!”

  李皓眼神瞬间犀利明亮起来!

  未知的才恐惧!

  当血影和背后的势力渐渐露出端倪,他反而不害怕了,有的只有复仇的冲动。

  “不过……今夜来的血影,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吗?血影到底是不是只有一个?一个在这暗中盯梢的,难道还是什么大人物不成?”

  想到这,李皓又有些担忧起来,这个血影组织,到底有多少血影,多少人,多少神秘超能者?

  总感觉不是一个人!

  “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真难啊!”

  叹息一声,趁着他们走了,一时半会的未必敢回来,担心遭遇巡夜人,此刻李皓得抓紧时间找找看,看能否找到张家的石刀。

  ……

  与此同时。

  街道尽头。

  厉鬼面具下,幽蓝的目光带着一些犹豫,就这样走吗?

  可是……那个李皓真要能喊来巡夜人,那就麻烦了。

  一旦暴露,恐怕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算了,先离开,以防万一,那家伙未必能请来巡夜人,哪怕袁硕也不是说清就能请来的,不过先避避。”

  厉鬼面具人还是选择了离开。

  身后不远处,红色血影如影随形,悄无声息地跟着一起离开。

  厉鬼面具人不在意李皓能否发现什么,他们要找东西,找了无数遍了,就差彻底将整个张家掀翻了,都没找到,恐怕遗失了,李皓能找到,那才是玩笑。

  倒是确定了一点,一年前李皓离开古院,并非看到了什么,只是无法接受好友意外死亡罢了。

  若是真看到什么,今晚李皓大概能吓尿裤子。

  这一次,倒是排除了这一点,好歹也有个交代了。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wap.quge6.com

看过《赤月临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