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星际污妖王 > 第六十三章
  ()</script>月明星稀,寒风阵阵。

  皇帝最后看了一眼自己拟好的文件,瞟到了一侧镜中的自己,那是一个消瘦苍白的中年男人,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他也曾经有意气风发的时候,想要大展身手,为米罗星做一番事业,只是时过境迁,他终于老了、病了。

  “你说我这么做对吗?”皇帝有些犹豫,喃喃道,“对他们来说会不会太残忍了……”

  站在一旁的老仆跟随皇帝多年,平静道,“陛下,每个人有自己的造化,您的决定是为了米罗星的未来。”

  “那都是我的孩子……”皇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完成了文件的所有内容,选择了发送,“但这也都是我的子民。”

  “您是米罗星历代以来最伟大的帝王。”老仆知道文件的内容,他注视着皇帝,真心诚意地说道。

  “倘若他们稍微争点气……算了,不说了。”皇帝有些感慨,扶着窗边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感到肺部一阵疼痛,这具身体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大限将至。

  老仆看皇帝痛苦的样子,关切道,“陛下,您还是早点休息……”

  “你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吧。”皇帝望着窗外的城市全貌,即使是在夜晚,这座繁华的城市也并未熄灭,星星点点明亮的光,像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梦。他虽然已经发送了文件,但说到底心中还是放不下,权力是上瘾的毒酒,这是他的城市啊。

  老仆见他坚持,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皇帝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突然发觉身后有些动静。他刚要回头,却发现腰间被什么抵住了,像是冰冷的枪口。兰菲特举着枪,站在皇帝的身后,竟感到一丝报复的快意,冷笑道,“父皇,您太不公平了。”

  皇帝听出兰菲特的声音,倒没有慌张,他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淡淡道,“我原以为你还要稳重些,没想到这么没耐心。”

  “父皇那样包庇佩斯克·查得,未免太过分了。“兰菲特抱怨道,“如果结果是好的,我当然愿意等,但明显是个坏消息,我自然没有耐心了。”

  “佩斯克以前说你心狠手辣,我却总以为你是年幼无知。”皇帝感慨道,“怎么?要给我一枪?”

  “我可不会背上弑父的名头。”兰菲特笑了笑,残忍道,“不过还是请父皇称病,不要出席终审了。”

  楚思离开宴会,跟其他人一起往回走。夜风阵阵,吹到身上有些凉。恒锤询问道,“那个人类领袖说什么了?”

  “随便聊聊,不过他似乎同意妖兽保护星的事了。”楚思感觉皇帝已经松口,估计佩斯克和妖兽保护星的问题都不大。

  娜塔有点高兴,“解决完这些事,我们就能回去了?”

  “是啊。”楚思想到这里,也有一点愉悦。米罗星的城市再过繁华,还是没有森林带给她的安全感强。楚思望着远处的银色高塔,城中心的塔尖还在时不时闪动电光,她好奇道,“那是什么?”

  傅一诺看了一眼,回答道,“那是‘天网’的发射塔,用来抵御空中外敌的。敌军的飞行器靠近时,高塔会开启‘天网’,磁干扰场会让大部分仪器失灵,使飞行器坠落。星际联盟内的人类大城市都有‘天网’。”

  楚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感到有些神奇。

  “其实闪耀恒星应该也能做到,只是需要的能量估计会很庞大,每年为‘天网’支出的数额都不是小数字。”傅一诺尝试过闪耀恒星的操作台,发觉其中的很多武器、防御系统都跟人类的设计有相似之处,他只需要适应一些小细节。

  夜里有些凉,楚思还穿着连衣裙,显得有些单薄。傅一诺从手环中取出外袍,随手给她披上。他回头一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用手去挡,手背传来尖锐的异痛。那东西速度极快,无声无息,就连妖兽们都没有察觉。

  “都打开防护罩!”妖兽们听到傅一诺的话,下意识地做出动作。

  雷安看着他的手背,大惊失色,【主人!】

  傅一诺看向狙击手的方向,绯烈心领神会,飞了过去,像是一团窜动的黑色闪电。恒锤和娜塔也警惕起来,环顾四周。楚思拉过傅一诺的手,看着他手背上不起眼的小针,“这是……”

  “回去再说。”傅一诺拔掉小针,小心地收了起来,他太清楚这种东西了,倒是庆幸中招的是他。那枚银针原本应该是瞄准楚思的,他其实都没有看清,只是条件反射般伸手拦了一下。这里离他们居住的地方不远,防护罩的能量倒是足够撑到那里。

  【主人,镇定剂……】雷安有些焦灼地飘来飘去,提醒道。

  楚思看着傅一诺沉默地服下镇定剂,心中有些不妙,担忧道,“那到底是什么?你没事吧?”

  银针的杀伤力不大,楚思却感觉有些眼熟,她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东西。

  恒锤也相当惊讶,“我都没有发现有人偷袭……”他自认感知力强大,但这东西无声无息,简直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那针里是迷幻剂,本身就是针对妖兽设计的,是许多偷猎者的惯用禁药!】雷安催促道,【我们尽快回去吧,迷幻针本身杀伤力不强,用防护罩就能挡住。】

  迷幻针本身不是攻击性武器,关键是里面所含的迷幻剂拥有致幻的能力,帮助猎人俘虏妖兽。激光枪等武器还有可能击碎防护罩,迷幻针却是做不到的,但没人能天天开着防护罩,这回是中了暗算。

  楚思观察着傅一诺的神色,他服下镇定剂后,原本还强撑着。等快到居住点时,傅一诺渐渐地抑制不住了,双拳紧握,想要痛苦地蜷起身子。楚思扶着他往前走,看他咬着牙不出声,只能加快步伐,“你坚持一下!娜塔,去叫兰罗找医生!”

  傅一诺感觉大脑一阵晕眩,熟悉的灼烧感冲了上来,他只能支撑着楚思,勉强往前走。楚思感觉他轻轻地**着,气息有点灼热,额角冒汗,眉头紧锁。他整个人几乎都靠在楚思身上,她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异常的高温。

  众人回到居住点,楚思按照雷安的指导,将冰袋覆盖在傅一诺身上。她见他情况没有好转,皱眉道,“用药或者治疗呢?”

  【没用的,迷幻剂不是□□,现在只能盼着主人熬过去了……】雷安在心中自我安慰,主人以前也中过迷幻剂熬了过来,按道理应该有一定抗药性,只是不知道这回的剂量有多大。

  兰罗带着人赶到了,傅一诺身份特殊,她只能找来信得过的医生。医生的答复跟雷安如出一辙,“迷幻剂的量有些大,但他体质强悍,似乎还有一定抗药性。既然已经使用过镇定剂,那接下来只能看个人意志了。”

  “你们看到狙击手了吗?”兰罗没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她比楚思等人晚一步离开宴会,妖兽们居然就被人偷袭了。

  楚思答道,“绯烈去追了。”

  过了一会儿,追击狙击手的绯烈回来了,楚思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儿,凝眉道,“你动手了?”

  绯烈摇摇头,“我赶到那里时,他已经死了。陛下,这事有蹊跷,我根本没打算下杀手,那人身上的伤口却像是被风刃割伤的……”绯烈感觉被人栽赃了,有人故意用污妖的攻击方式杀死了狙击手,制造出污妖愤怒中攻击杀人的假象。

  兰罗感到不妙,“迷幻剂是禁药,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搞到手的……我要去禀告父皇。”她觉得暗处有人蓄意完成了这一切,肯定还有大坑摆在前面。

  门外有人匆匆赶了过来,兰侍踏进屋子里,汇报道,“殿下,大皇子突然带人搜查何勤大人的藏身之处,听说是要捉拿偷袭污妖的嫌犯!”

  兰罗没想到兰菲特那么快就得知消息,立马明白这是着了他的道,“人还没被带走吧?”

  “那边拦着呢,您快去看看吧!大皇子惊动了不少人,还说怀疑您私藏迦尔逃犯……”

  “父皇那边的消息呢?”

  “陛下似乎突然重病了……”

  楚思心想皇帝今天才跟她聊过,怎么可能病得那么快?她算是明白过来,妖兽们被完全卷入米罗星的政治斗争里了。如果今天中招的是她,楚思未来几天的终审是绝对参加不了的。

  假如何勤被大皇子抓走,傅一诺和罗斯年也不一定能保证安危。楚思想起傅一诺刚刚痛苦的神色,心中有些不忍,又泛起了更多的怒火。她回想起皇帝问她喜不喜欢人类,瞬间在心中有所决断。

  楚思看向兰罗,一字一句地问道,“你想做皇帝吗?”

  兰罗听到她突然发问,有些惊愕,兰侍却震惊道,“污妖王,这种话……”

  楚思的表情相当严肃,又问了一遍,“你想吗?”

  “我想……”兰罗下意识地答道,似乎被楚思的气势镇住了。

  “米罗星的二皇女,你是我的朋友么?”

  “我是。”兰罗回过神来,回答坚定了许多。

  楚思看她眼神明亮,淡淡地笑了,“好。”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星际污妖王》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