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星际污妖王 > 第五十二章
  ()“殿下,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被带走啊……”

  散会后,何勤偷偷拦下傅一诺,内心相当焦灼。他算是看透污妖王了,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随手就把自己给卖了。

  何勤好不容易从米罗星逃出来,现在又被送回去,未免太惨了。何勤觉得指望楚思没用,赶忙趁着污妖王不在,拦住了傅一诺。

  傅一诺思考了一会儿,询问道,“你和米罗星的二皇女有矛盾?”他倒是没觉得何勤和兰罗间有仇恨,当时便没有阻止。

  “比这个更复杂点。”何勤挠了挠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看到傅一诺金色的眼眸,愣了一下,随即道,“殿下,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吗?我是说……你是打算在这里暂时藏身再离开,还是永远都不回去了……”

  虽然罗斯年以前提起过,但何勤还是不信邪,想要面对面再问一次。傅一诺答得很快,“这里挺好的。”

  何勤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争取道,“迦尔星其实还有老大的一些势力,当初老大托付给了我。如果殿下想要回去,我们其实可以……”

  “可以推翻他们?制造流血牺牲?”傅一诺表情淡淡,“这不过是在做跟他们一样的事罢了,没有任何意义。”

  何勤哑然,傅一诺回到迦尔星,必然会产生新的流血。

  “如果我回去了,就会印证那个可笑的预言,给别人带来不幸。”傅一诺轻轻地笑了,然后平静道,“以前我还想要证明什么,现在连这个念头都没有了。”

  迦尔星的普通百姓生活平静、安逸幸福,傅一诺如果回去,反而会打破现状。他还牢记着出逃时城内的恐慌,那是个极为喧嚣的夜晚,只要他回去,便会产生新的纷争。

  傅一诺看向何勤,认真道,“你们没必要为我付出什么,为自己活着吧。”

  何勤看着他像极了傅瑾的眉眼,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何勤离开后,傅一诺看向角落,出声调侃道,“出来吧。”

  楚思闻言从角落里冒头,一双紫水晶般眼睛直直地盯着傅一诺,倒是全没有偷听被抓的紧张。

  何勤没有察觉,傅一诺却是清楚楚思不会离开太久,她一直没出现,肯定就是躲在旁边了。傅一诺冲她招招手,楚思这才走过来。傅一诺想了想,还是开口提醒,“不要把何勤欺负得太狠了……”

  楚思瞟他一眼,不满地嘀咕道,“我没有。”

  傅一诺还想说什么,却被楚思一把抱住了,她抱得很用力,像是环着一棵树。傅一诺倒是难得见她做出如此稚气的动作,忍不住把她抱起来。楚思环着他的脖颈没说话,傅一诺感慨道,“你真是完全没长。”

  楚思的重量很轻,像是不经意就会飘走的一团云,傅一诺收紧胳膊。雷安在旁边看着,内心相当无语,楚思轻轻松松就把话题岔开了,自己的主人还浑然不觉。

  楚思的外表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是小女孩的样子,看上去让人心生怜爱,不过她经常板着脸,而且极为厌恶别人碰她。傅一诺平常摸头、捏脸、撩头发等动作都是楚思深恶痛绝的,今天居然允许被抱着,实属难得。

  楚思伸手轻拽傅一诺微长的银发,漫不经心道,“迦尔星是什么样的?”

  傅一诺沉默了片刻,随即缓缓道,“很大很繁华,可以说是星际联盟的中心星球吧……”

  “他们都叫你殿下,你和那个二皇女的身份一样吗?”楚思想了想何勤等人对傅一诺的称呼,询问道。

  “不太一样,米罗星还保留着部分帝制,迦尔星上皇族基本没有实权了。”傅一诺回答道,“我的父亲是皇室成员,不过远没有母亲的影响力大。”

  迦尔星球上军部的力量极为强大,基本执政者都是从军部出来的统帅。傅瑾原本在军部的势力很大,统帅是不会世袭的,皇室成员想要从政只能进入军部,傅一诺的父母就是在军部认识的。

  楚思是知道傅瑾离世的事情,她迟疑道,“你的父亲……”

  “他过世比较早,我对他印象不深。”傅一诺见楚思问东问西,忍不住去捏她,打趣道,“你在查户口吗?”

  楚思拍掉他的手,不满道,“不要总捏我脸。”

  她从傅一诺怀里跳下来,抖了抖袍子,一把捏住了飘浮在半空中的雷安,“这个借我一会儿。”

  “问完就跑呢。”傅一诺有些无奈地摇头,感觉楚思就跟野生小动物一样。他手中有食物时会靠近一点点,过一会儿吃饱就一溜烟地跑掉。她还超级别扭,她可以碰你,你不能碰她。

  雷安被楚思带到角落,楚思确定周围没人,这才将它松开。雷安似乎有点警惕,【你要做什么?】它总感觉楚思把它带到没人的地方,没什么好事。

  楚思直接道,“你一直跟着他吧?”

  雷安洋洋得意道,【当然,我可是设计陪伴、记录主人成长的人工智能,跟别的人工智能不一样,我是成长型的,专门为了……】

  “很好。”楚思看它滔滔不绝的样子,开口道,“那么迦尔星为什么要追杀你们?你应该知道事情的始末。”

  雷安突然收声,闭口不言,楚思伸手弹了它一下,“怎么不说话了?”

  【这是主人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自己去问主人。】雷安还是知道什么能讲,什么不能讲的。

  傅一诺要是会老老实实地说出来,楚思怎么可能会来找雷安。傅一诺对她倒是从不撒谎,只是总是避重就轻,说不到重点上。他对自己过去的经历大多一句带过,楚思只能从旁人那里捕捉信息,慢慢地推测出来。

  “现在流放之星已经被米罗星发现,我如果不了解情况,怎么应对未来的状况?”楚思的解释倒是有理有据,她试图说服雷安,“目前流放之星是最能保护你们的地方,不对吗?”

  雷安有些迟疑。

  楚思见它松动,趁热打铁道,“他认命了,你不觉得不甘心吗?明明他没有做错什么,却要被自己的同族驱赶得躲来躲去。如果他呆在联盟里,或许已经成长到不得了的样子……”

  【你到底想做什么!明明是你不放主人离开!】雷安不愿意承认自己被蛊惑得有点心动,恼羞成怒道,【你简直是个恶魔!】

  雷安心想,傅一诺要是有楚思一半的果决,他们现在或许都已经抵达迦尔星了。傅一诺最不喜欢身边人受伤,宁肯伤害自己。楚思却正相反,她身上是“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气势。

  楚思露出了笑容,“我就是个恶魔啊,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她想起雷安刚见到自己时气得跳脚,时时刻刻提醒傅一诺要提防自己。

  “即使他回到迦尔星,很多事情以他的性格,还是不会去做的……”楚思慢条斯理地暗示道,“但那都是我会去做的事,并且能够做到。”

  雷安感觉自己都快要短路了,它的运转速度快要跟不上楚思了,【你的意思是要帮主人复仇……】

  “那不叫复仇,只是取回应有的东西。”楚思眨眨眼。

  【你会有那么好心吗?】

  “人会向往跟自己完全相反的事物。”

  雷安微微一震,这可不像是楚思平时说话的风格,它凑近她打量,【你真的是妖兽吗?我以前见过人鱼,那也是智慧种族啊……】

  雷安总觉得楚思聪明得不像话,真有一种成精的错觉。其他污妖即使也拥有智慧,但跟楚思比起来还差一点什么。雷安也跟焚夜接触过,即使是污妖族长,思考的模式也仍然沾染着妖兽的习惯。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族群生存下去就够了,但楚思明显想得更多。

  雷安终于还是动摇了,它开始调转信息库的资料,同时强调道,【这件事你不许告诉主人!】

  楚思看着面前小小的半透明屏幕,疑惑道,“这是……”

  【我存储的影像资料,我是陪伴、记录主人成长的人工智能,保留着主人成长过程中的大部分数据。】雷安将迦尔星球的影像先投放在屏幕上,开始了解说,【迦尔星球位于迦尔星系,是星际联盟的中心,可以说是联盟中最发达的地方。星球上采取的是统帅制,主人的母亲傅瑾曾是大统帅的强有力竞争者,父亲罗特斯切则是迦尔皇室的皇子。由于某些法律,主人想要继承母亲的势力,只能随母姓,不过模样倒是随了父亲……】

  楚思看着屏幕上傅瑾和罗特斯切的影像,傅一诺继承了傅瑾的眉眼、五官,还有罗特斯切的银发金眸。

  【罗特斯切殿下由于意外,过早离世,事情的转变在主人的五岁。】

  屏幕上浮现出的影像似乎是在宫殿的内部,影像似乎是雷安的视角,可以看到幼年时银发的傅一诺。小时候的傅一诺显得很白净,一双亮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雷安的声音从画面里传来,“殿下,我们回去吧……”

  傅一诺没说话,他似乎正盯着前方看,被什么东西深深吸引住了。雷安也看向了那个方向,楚思看到了一把石壁中散发着金辉的长剑,她的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栗了一下,那是皇命神剑。

  傅一诺似乎走过去了,画面突然转黑,夹杂着混乱的杂音。楚思疑惑地抬头,“这是怎么回事?”

  雷安解答道,【我当时被什么东西干扰了,无法记录接下来的影像,等我恢复正常,军部的人说主人拔出了皇命神剑。这肯定是个阴谋,要知道世界上能干扰我的物质太少了……】

  雷安愤愤不平,它肯定不会突然出故障的,它一直坚信是有人故意陷害傅一诺。

  “他真的把神剑拔-出来了吗?”楚思好奇道。

  【我不知道,主人从来没有提起过。】雷安答道。傅一诺对这件事缄口不言,再加上他当时本来就性格沉默,没人能逼迫他开口。

  【迦尔皇室内流传着预言,神子的血脉有一天会拔出神剑,颠覆太阳的中心。主人的父亲是罗特斯切殿下,神子的血脉其实就是迦尔皇室,正好印证了预言,军部一度想要处死主人,但被傅瑾大人阻止了。】雷安放了一些当时的影像,它确实伴随了傅一诺很长时间,记录了很多。

  楚思感到不可思议,质疑道,“你们的科技如此发达?居然还迷信预言这种东西?”她一直觉得只有妖兽才会对此全身心的信服,就像焚夜对待神格古籍极为尊敬一样。

  【你现在也无法解释神格古籍和闪耀恒星的运转原理,不是吗?预言并不等于不科学,它可能是经过很多信息运算出来的,只是运算的原理我们还不清楚。】雷安振振有词,【不过这回无疑是有人捣鬼,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傅瑾大人也极为意外。】

  傅一诺刚刚拔出神剑,居然就被人发现,而且傅瑾当时居然没能将事情压下,事情透着一股异常。有人藏在暗处,像是做了完整的预谋,摧枯拉朽般地想毁掉一切。傅瑾运用自己的力量保住了傅一诺,不过在军部内的威信力却有所动摇,同时傅一诺被周密地看管起来,基本没有自由出行的空间。

  影像中的傅一诺基本没有闲着过,他的童年都是无声地在做自己的事。即使雷安跟他搭话,傅一诺也常常并不作答,一个人下着妖兽军棋,看上去有点落寞。楚思还从未见过他幼年的样子,略有些出神,忍不住出声道,“跳过这里。”

  她有点不想继续看下去,心里很不舒服。傅瑾此时也并不常出现,傅一诺的身边似乎只有雷安。楚思想起傅一诺奇怪的幼教课程,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雷安听话地跳过了这一段,一晃过去了好几年。

  【傅瑾大人竞争大统帅失败,同年便因为叛星罪入狱,牵连一大堆军部的人,283小队全军覆没。以前跟傅瑾大人有关的人,基本都被拖下了水,一个都没有放过。我跟主人再次见到傅瑾大人,是在她越狱后,不过……】……傅瑾并没有坚持太久。

  楚思的心情有些沉重,雷安的影像都太过压抑、灰暗了,几乎没有任何让人愉快的回忆。傅瑾是在傅一诺怀里离世的,她让傅一诺离开迦尔星,逃得越远越好。傅一诺当时背对着雷安,楚思只能看到他低头的背影,他似乎落泪了。

  后面的影像也并不多彩,傅一诺离开了迦尔星,一路上躲过了多次暗杀、追捕。他遭受过别人的欺骗,得到过他人的排斥,中过圈套,受过伤。罗斯年和何勤并不是傅一诺最早遇到的傅瑾旧部,其他人有的帮助过傅一诺,有的厌恶着傅一诺。

  雷安忠实地记录下每时每刻,屏幕突然一片漆黑,但楚思能听到人微微喘气的声音。这个黑色的画面并不是雷安出故障了,而是当时的环境极为阴暗。

  楚思看不到傅一诺在哪儿,只能听到黑暗里他声音沙哑。他似乎受伤了,极为虚弱,自言自语道,“这是命运吗……”

  雷安没有出声。黑夜过后,傅一诺脱险了。

  【你哭了?】雷安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楚思,凑了过来。

  楚思漫不经心地一撩袍子,她的脸上干干净净,皱眉道,“并没有。”

  【我刚刚看见了!不信我把影像放出来给你看!】雷安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大惊小叫。

  “你好烦。”楚思已经通过雷安看完了傅一诺的过去,她深感没必要继续耽搁下去,转身离去。这种行为在雷安眼里,却像极了落荒而逃。

  流放之星和米罗星的条约确定下来,兰罗便不能再乘坐母舰回去了,所幸母舰内的飞行器基本完好,倒是足够将米罗星人运送回去。

  兰罗看着何勤犹豫不前的样子,心中憋着再多的气,最终还是放下了架子,走了过去,“你待在这里又有什么用?你可能找一辈子都找不到那个人……”

  何勤闻言相当无奈,他已经找到傅一诺和罗斯年了,麻烦的是他们都不想走。何勤面对兰罗,无疑是有些尴尬的,他对她的感情很复杂。何勤身上原本担着重任,傅一诺现在却让他为自己活。

  “何勤,你真是没有心。”兰罗见他沉默不言,强撑着自己不要倒下,冷笑道,“无所谓,反正污妖王现在把你交给我了,绑也会把你绑回去。”

  何勤跟着米罗星的飞行器队伍离开了。

  这次战役为流放之星的表面留下几个弹孔,一架空荡荡的母舰,还有一纸条约。

  楚思看着检查母舰的罗斯年,询问道,“你完全不担忧同伴呢?”罗斯年得知何勤的消息,根本没有什么反应。

  罗斯年向来咋咋呼呼,最近居然也沉稳了不少,“有什么担忧的?米罗二皇女为了他要跟迦尔星硬碰硬,都做到这个份上了……”罗斯年也并不傻,窝藏迦尔的军部逃犯,这绝对是违反联盟法的大事,很容易就会挑起两个星系的战争,兰罗算是胆大包天了。

  罗斯年见楚思突然离开,正有些疑惑,抬眼才发现傅一诺过来了。

  他看到楚思扑了过去,抱住傅一诺,连忙转头检查母舰,选择性眼瞎。(就爱网)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星际污妖王》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