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君子爱妻囚之有道 > 第75章 恶魔是怎样炼成的

第75章 恶魔是怎样炼成的

  为了能让单文泽得到充分的照料,于渺渺把此事告诉了孔原。并拜托他,她不在瞭本市的这段时间让他照顾一下这群孩子。

  次日一早,天未大亮。孔原便驱车前来,送她去机场。

  “她是被人贩子卖到那个地方去了?”

  于渺渺点头,“听说是的。”这是陆任贾派出去的线人调查到的情况。这么多年了,他从未放弃过寻找,他背着陆家和朵家在外聘请了大量的线人调查何倩的失踪案。

  孔原沉默良久,意味深长地说了句,“那你做好心理准备,有事给我电话。”

  在很多方面,她并没有孔原想得周到,她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那个地步……不过有了孔原的这句话,她心里踏实了许多。

  中午时分抵达本州市,又坐了九个小时的汽车才到临山县,他们连夜赶路,赶到那座小村庄的时候已经夜深人静。

  随行的人其实很多。陆任贾虽然不敢叫警局的人,怕动作太大惊动陆家和朵家,可他带上了十几个花大价钱雇来的秘密线人。

  他等了这么多年,找了这么多年,多少心血耗在其中自然要保证万无一失。才开始于渺渺还觉得其实她来不来都不影响什么,后来她终于明白陆任贾把她带来的真实目的……

  妇女儿童拐卖案件,她曾经经手过。也有了解,在警校的时候这种教学案例特别多,可当这种案子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这种震惊是通过案件资料解说永远无法体会的。

  于渺渺对何倩的印象很好。

  那是一个美丽大方的女孩,既善良又友好。那个时候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是公认的女神级人物。

  时隔这么多年,当她再次见到何倩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偏远的小乡村,什么都没有,残败的房屋,土墙灰瓦。何倩竟然住在猪圈之中,长长的头发凝结在一块儿,不知有多久没有洗过,身上穿着早已分不清颜色的衣服,那浑身恶臭,面对如此大的动静都一愣不愣的女人……竟然是何倩。

  可是,更糟糕的还不仅与此。

  于渺渺好歹和孔原结过婚,一起生活了这些年,对于“疯子”这个词语非常敏感。她几乎可以断定,何倩的精神已经出了很严重的状况。

  听说,何倩是以十三头羊给王家两兄弟换来的媳妇。并且在四年前生了一个孩子。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好几年都不会来这么多人的偏远小山村嘈杂了起来。陆任贾的前期工作已经做得非常详细,他做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对这种案件处理起来早已得心应手。

  于渺渺第一次对他产生深深的敬佩。

  她佩服他,竟然可以一眼认出那个人就是何倩。

  她佩服他,面对这样的何倩还能紧紧地拥在怀里不放。

  她更佩服他,这种情况还可以如此冷静的处理一切后续事宜。

  原来,在岁月中成长的人不止她一个。

  或许,陆任贾早在那些等待的,寻找的煎熬日子里做好了一切准备。

  在这个偏远山村里,被拐卖进来的妇女还不止何倩一人,他们忙碌到次日清晨,不眠不休。中午时分才坐上回去的车,在路途之中,陆任贾告诉了她,把她叫来的目的。

  “渺渺……你能帮我把倩倩带回宾馆吗?”

  其实她已经猜到了。

  在记录受害人时陆任贾并没有把何倩写进去。他需要回一趟本州市的警局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但何倩不能暴露,因为只要何倩一暴露,朵艾那边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郑重地点点头。

  “还有……帮我把她带回瞭本市,然后……找孔教授……”

  又是孔原。

  她这辈子既想摆脱他,却又不能摆脱他。

  “渺渺,拜托你了。”

  于渺渺抬起头,突然觉得此刻的陆任贾老了十岁。

  她勉强扯了扯嘴角,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走到绝路的那天,更何况是陆任贾,他和何倩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无法言说的痛。而到了现在……以前的那些反对和挫折都只不过是小风小浪。

  他需要她的帮助。

  “你放心,交给我。”虽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可她只能这么说,“我会尽快把她带回去。你先在这里处理警局的事情。”

  “谢谢你,渺渺。”

  看着眼前略显无助的男人,她想起她刚刚得到自由去找陆任贾时的情景,那个时候也全靠他伸出援手。

  带着何倩回了宾馆,一路上何倩一句话不说,身体时不时前后摇晃,而她的身边一直贴着同样不说话的四岁小男孩。

  那是她和那两个兄弟的儿子。

  于渺渺注意到,从始至终何倩对陆任贾也没有任何反映,她从不抬头与任何人对视一眼。

  何倩已经很久没有洗过澡,碰过水,浑身上下的味道格外难闻,她见到了水还害怕,不停的躲,不管于渺渺怎么说,怎么劝都没有办法。

  等一切忙完后是次日的凌晨。于渺渺实在太累太虚脱,坐在沙发上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何倩和她的孩子还躺在床上安静地沉睡着。

  于渺渺轻轻坐在床边,静静观察熟睡中的人。

  她为何倩换了新衣服,只不过她头发实在太脏,她直接拿剪刀给她剪短了。这样看来,和记忆中那个美女总算有几分相似。

  岁月的摧残,再加上饱受折磨,何倩的青春和她的美貌已经一去不复返。她显得极其消瘦,皮肤蜡黄,眼眶深陷。

  这样的女子和朵艾那个大家闺秀,千金小姐相比已经入不了眼。

  于渺渺长叹一声,为陆任贾与何倩那段美好纯粹的感情感到惋惜。

  孔原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没有接到,还有几条询问的短信。于渺渺拿着手机来到客厅,给他回拨过去。

  他很快接通。

  “何倩找到了。”她的声音很失落。

  “嗯。”孔原很聪明的没有问何倩的情况。

  她想,如此聪明的孔原已经能从她的口气中听出端倪,“我今天带她回来。”顿了顿,“你能来机场接我吗?”

  “有事吗?”

  “何倩她……可能需要你来看一看。”

  “我让小容来接你们。到我办公室来……不过你可能要等一等,我有点忙。”

  于渺渺知道,孔原对她说的有点忙是有多忙,她有些不忍,“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了。”

  “嗯,回来再说。”

  挂完电话后,她看着屏幕上孔原这两个字发呆。不管那个男人是谁,她觉得欠他的越来越多了。

  返回瞭本市,张容接到她们后径直去了孔原心理创伤研究中心,领着何倩到孔原办公室耐心等待。

  这期间何倩一直默默地坐着,也不和她说话,不看她,就时不时地做一些奇怪的动作和呢喃一些根本没法听清楚的话。而那个小男孩则一直贴在她的身边,神态看起来也不太对劲。

  于渺渺尝试过和他们说话,可不论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面对这样的情况,她已经对何倩的病不抱什么希望。

  两小时后,孔原总算来了。见到他的那一刻,于渺渺长长松了口气,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他一边往屋内走,一边脱掉外套,神情轻松自然,看不出半点倦意。和于渺渺眼神交流了一下后他便把视线放在何倩的身上,迅速一扫,他的眼中没有半点惊讶,平静地让于渺渺觉得何倩或许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何倩,何倩,何倩?”他轻轻地喊了何倩三声,观察她的反映。

  于渺渺说,“没用的,我也喊过她名字。无数次。”

  孔原点头,挂好衣服后,转身走到书桌前,拿起笔记本和笔,旋开笔帽开始涂涂写写。

  “把你了解到的情况先给我说一说。”

  于渺渺组织好语言,娓娓道来。期间孔原时不时抬头看看何倩,看看她身旁的孩子,以及于渺渺。

  她不明白他在观察什么。把所有情况一字不落地说了一遍后就静静地等待孔原的总结。她知道孔原总会给出一些让人豁然开朗的结论。

  “何倩?”他又尝试着叫了何倩几声。片刻后垂眸,继续在本子上记录什么,转而问于渺渺,“你知道要逼疯一个人需要几个步骤吗?”

  于渺渺想了想,摇头。

  “你知道想要剥夺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要从什么开始入手吗?”

  她还是不太懂。

  “为什么监狱里的犯人都会给他们编号。并且从进入监狱那一刻起就只喊编号?”

  这个是她的学科,她了解。

  孔原抬头看她,露出一个孺子可教的笑容,“去个性化。从剥夺一个人的姓名开始。当人对自己的姓名都不产生任何反映的时候……”他看着何倩,“我猜……在那里,她应该有一个新的名字。”说到这,他又注意到,“她一直这样?”

  于渺渺看向何倩,此时她又开始了那个特定的动作,捏着双拳前后摩擦,身体不停摇晃。

  “对。她这两天时不时就这样。”于渺渺一脸疑惑,“这什么意思?”

  孔原眼睛微微一眯,“看起来像拳击的动作。”顿了顿,“我听说,曾经陆任贾在警校拳击很厉害。”

  “……”于渺渺默默点头。再垂头。

  “许多病人在压抑的情感得不到宣泄的时候,就会用一些莫名奇妙的行为当作对情感的宣泄。她便是以此表达对陆任贾的思念。”他想了想,“她或许还会有更多无法解释的行为动作。”

  于渺渺静静地听着。

  孔原继续道,“精神病人的症状并不是由意识的历程所产生,其潜意识历程一旦成为意识,则症状必将随之消失。使病人能吧具有症状意义的潜意识历程引入他的意识中,于是那些症状就随之消灭了。这也是我们治疗她的一个方向。”

  他又看了看贴在何倩身旁,同样不语的孩子,“何倩应该受到过非人的折磨。”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于渺渺,“要逼疯一个人其实挺简单。”

  他还没有逼疯她。

  “日复一日的非人折磨,足以。”

  于渺渺连忙转移话题,只问,“何倩她……有可能治好吗?”

  孔原柔和地笑,“我是这个学科的医生,对我来说,什么样的精神病都有可能治好……当然也可能治不好。”说罢,孔原站起身,“除此之外,我还关心他们治好了之后的生活。”

  于渺渺想起松山精神病院的李幽。

  孔原走到何倩身前蹲下,仰头看着她,问于渺渺,“你确定把她治疗好之后会有更好的生活吗?”

  于渺渺沉默。

  “你打算接手?”孔原转头,对着她微微挑眉,“陆任贾保护不了她,渺渺……你也是。”

  朵艾是多么厉害的女人?更何况她和陆任贾已经结婚并且有了孩子。在曾经,何倩还健康健全干净完整的时候陆家都极力反对,更别说……她如今这个样子。还带着一个傻儿子。

  陆任贾以前没有保护好他与何倩之间的感情,到了现在……这个情况就更复杂了。

  可是,陆任贾能不管何倩吗?她又能扔下何倩冷眼旁观?

  不,不可能。

  于渺渺抬眸,看着眼前的孔原,“你呢?可以保护她吗?”

  “呵……”他止不住笑意,“渺渺,我为了你接手了一大群莫名其妙……的问题儿童。你还想让我接管一个……”他指了指旁边的何倩,耸肩,“为什么?你觉得我有这么善良?”

  于渺渺愣了愣,默默垂下头,“那……你有什么建议吗?”

  “为了你,我自然建议什么都不管。陆家和朵家还是不得罪为好,另外……你有没有想过,若你接手了何倩,你就被拉入这场战争,而朵家……别忘了柳银和朵家的关系。”

  于渺渺哑口无言。她知道,凡是牵扯进去的人越多,自然会越麻烦。

  可是,眼前的何倩……

  “孔原,我和她也算是朋友。陆任贾对她放不下,而我和陆任贾是生死之交。你明白的。”她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安危便置身事外,“现在这种情况,他们都需要我。”她满眼渴求,“孔原……就当帮帮我……”

  孔原没有回答,而是慢慢站起身,叫来张容,让他先安排一个心理医师对何倩的状况进行初步确认。

  然后他走到办公桌旁,拿起日历扔到于渺渺怀中,“今天你是我的。”

  今天已经是周五了。

  她诧异的发现,孔原日历上每周五都为她空了出来。

  ……

  眼前的少年略显纤瘦,安静的有些冰冷。高挑的身体堵在门口,整个人都充斥着一种冷绝的味道。莫名地气场震得连他都愣了愣。

  嗯,不愧是……

  “罗瑞安,你好。”于重礼貌地伸出手。

  少年却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他也不觉尴尬,“很早就想来拜访你了。”看看屋内,“瑞雪呢?她在吗?”

  少年还是不说话,双手插在裤兜,身体往旁一靠,一副我静静看你装逼的神情。

  这时屋内响动,罗瑞雪的声音响起,“谁啊?!是不是我大叔来啦?!”伴随着兴奋而急促的脚步声,罗瑞雪从屋内探出头来,一见到于重立即眉开眼笑,一把将堵在门口的罗瑞安推开,拉过于重的手就往屋里走。

  “别理他。整个人阴森森的,跟鬼一样。”

  于重不忘回头看罗瑞安一眼,少年也还在看他。如罗瑞雪所言,罗瑞安就是自带一种阴森恐怖的气场,让人不敢靠近。

  纵然是他,看着罗瑞安都觉得渗得慌。

  “大叔~!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罗瑞雪一路风风火火,拉着于重进了她的卧室,让他在床上坐好。

  于重宠溺地笑笑,“什么好消息啊?”

  罗瑞雪正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东西,“呀~!找到了找到了!”猛然转身,一个东西握在她的手中,于重一愣,笑容僵住,整个人不知道是被惊呆了,还是被吓傻了。

  见他这个表情,罗瑞雪脸上的笑容也被凝固,她开始惶惶不安,两人沉默半响后,罗瑞雪尴尬地笑了笑,打破沉默,“大叔……怎么啦?你是不是没准备好?”她走到于重身旁坐下,“没关系的啦,如果你不想要我把他打掉……反正我现在还年轻嘛,其实我也没有准备好的……”

  “说什么傻话呢?”于重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验孕棒,拿在手里再次确认……两条线。

  她,怀孕了。

  很好,她总算怀孕了。

  不枉他这些时日忙碌这么久。

  笑容在他的脸上绽放,抬起头,他一脸欣喜,整个人都年轻了十岁,一把将罗瑞雪抱入怀中,他兴奋道,“宝贝儿,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是吧?!”

  见于重如此开心,罗瑞雪的脸上被幸福占满,她羞涩地垂下头,“大叔……你真的想要我们的孩子吗?”

  “当然!这是我和我宝贝儿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一定很可爱,很漂亮,对吧?!”他紧紧握住罗瑞雪的手,兴奋地整个人都在轻微地颤抖。

  “不行,我得带你去确认一下,既然怀孕了……我们要准备婚事,我们要结婚!宝贝儿我要带你去见父母,对了……渺渺那边是瞒不了了。必须得到她的同意,我希望你有百分之百的幸福感。我希望我们能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怀里的罗瑞雪笑得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花,她紧紧依偎着于重,想起于渺渺。

  嗯,是时候了。

  她要让于渺渺知道她现在很幸福,于重对她很好,她要结婚了,她有小孩了。渺渺姐……一定也会祝福她,为她感到高兴的。

  她是她不可或缺的亲人,她的婚礼上,如此重要的时刻不能少了她。

  “我怕姐……”

  “不怕,我会承诺的。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幸福的二人在屋内紧紧相拥,神情激动,勾画着幸福而美好的未来。

  门外,罗瑞安神情暗沉,垂在身侧的手寸寸捏紧。纵然隔着这面墙,他已经感受到里面那个男人的不怀好意。

  他拿出手机,考虑再三后给于渺渺发了一条短信——姐,瑞雪怀了于重的孩子。

  “砰~”当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手机掉在了地上,她弯下腰,慌乱地捡起,转头看看门外……孔原临时有点事出去了,让她在办公室里等他二十分钟。

  没想到她却等来了这样的短信。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内心又起波澜,她如坐针毡,再也坐不下去,立即起身,转身往门外走,边走边给罗瑞安回拨电话。

  “瑞安。她现在在哪儿……嗯,好……你给我拖住他们……我马上过来……”

  暂且放下和孔原的约定,她开车前往罗瑞雪的住处。思绪凌乱了一路都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怎么办?

  明明知道于重居心叵测,不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明明知道他给不了罗瑞雪幸福。

  瑞雪今年才十七岁,她只是个孩子……她应该拥有更好更幸福的未来。

  得到一个简单平淡的家庭。

  可是……

  心情凌乱烦躁的于渺渺把车靠边停下,埋下头靠着方向盘,闭上眼,眉头紧蹙。

  打掉吗?扼杀一个鲜活的生命?

  觉得残忍吗?

  可是不然呢?

  十七岁的罗瑞雪根本没有做好当母亲的准备,她自己都还那么任性,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于重也不可能照顾那个孩子……

  难道让小生命成长在这样病态扭曲的环境中?

  他们都是孤儿,知道没有父母疼爱的感觉,知道那是怎样的人生。

  她不知道怎么办,但她必须去处理,她是罗瑞雪唯一的监护人,她不能不管。平静心情,她再次整装出发。

  期间孔原打来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她没有心情接听。到达罗瑞雪住所之后,她干脆把手机放在了车内。

  罗瑞安就在门口等她,见到她后垂下头,轻轻喊了声姐。和往常不同,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担忧自责。

  于渺渺懂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和你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

  罗瑞雪和于重闻声走出卧室。

  “姐?”罗瑞雪有片刻的疑惑,立即就懂了,“罗瑞安!你偷听我们说话!还通风报信!你这个叛徒!狗腿子!”

  于重拉了拉她,“没事。反正渺渺迟早要知道。”

  罗瑞雪不甘心的哼了一声,挺了挺胸脯,提口气壮壮胆,转眼看着于渺渺,说道,“没错。我和大叔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她拉着于重的手,“我们很恩爱,并且我现在怀了大叔的孩子,他说了要和我结婚。”

  她骄傲,她自信。

  但她很盲目。

  于渺渺心疼。

  转眸看着于重,他扬了扬下巴,对她露出得意的微笑。

  她的心寸寸凉下……果然,于重是为了对付她。

  “我们聊聊。”她看着于重。

  “我现在想带瑞雪去医院。”他一脸温柔,怜爱地拥着瑞雪的肩膀。

  “对!我们要去医院,你改天再找大叔聊吧!”

  呵。

  于渺渺苦涩地笑了笑。

  孩子就是这样,养大了,翅膀硬了,就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己。殊不知人心险恶。

  于渺渺喉咙苦苦的。她劝告自己不能发火,孔原提醒过她,面对青春期的女生,你若越是反对她的恋情,她就越想抵抗,越想给你证明她是对的。

  他们幸福地拉着手,从她身旁走过。

  “什么时候有空?”她声音很平静,平静到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实际上她现在特想冲过去撕破于重那虚伪的面孔。

  “明天吧。你回家,我们……”顿顿,“和爸妈一起好好谈谈。”

  她已经能想象到了,那将会是一场怎样的大战。

  可是,她不能畏缩。

  “好。”

  待他们二人离开之后,屋内陷入沉静,于渺渺脚下一软,无力地往后退退,一直退到沙发上失魂地坐下。

  仰头,闭上眼,靠在椅背。

  她头疼。

  以前就知道女儿不好养。但凡堕落,但凡走错一步,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所以从小到大,她对罗瑞雪的照料比那群男孩子更加精细。

  但,她最终还是走错了。

  一股浓浓的挫败感涌上心头。她一脸痛苦。

  罗瑞安默默坐在她的身旁,伸出手轻轻覆上她的手,“姐……”他向来话少,不懂得安慰。

  可不代表他不体贴,“我都听你的。”

  任何事,他都愿意做。

  于渺渺摇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强迫罗瑞雪打掉她的孩子?还是任其自生自灭自由发展?

  感觉哪一条都是死路。

  “都是我的错。”因为她,于重才把目光放在了不懂事的瑞雪身上,“我得好好想想。”

  接下来都是沉默。两人静静地坐在一起,一直坐到天色暗下。

  “既然这样……我要把瑞雪接回家。她毕竟怀孕了。”

  “嗯。”

  “是留是打,等明天后再想想。”

  “嗯。”

  “瑞安,你也收拾一下……准备回家。”

  “好。”

  于渺渺站起身,“不要轻举妄动。”

  “好。”

  和罗瑞安商量好,让他两日后回家。她也准备在明天去了于家之后先把罗瑞雪接到身边照顾。

  回到车上的时候,电话正在响,是孔原。

  调整好情绪,她接通了电话。

  “对不起。瑞雪这边出了点事。”她想孔原一定给她打了很多的电话。他一定很着急,很生气,所以她继续解释,“瑞雪怀了于重的孩子。”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那现在呢?有空了吗?”

  于渺渺捏紧手机,其实她很疲惫,可是她却不敢再拒绝,“嗯。”

  “过来,我在家等你。”

  “好。”

  她有些紧张,到了孔原家外时手心都是汗。再抬眸照照镜子……她希望自己看起来不要太过狼狈。

  简单的整理一下着装便下了车。

  还没走进屋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她这才想起她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孔原很会做饭,特别是她爱吃的几样菜。他已经练得炉火纯青。此时他刚上完最后一道菜,见于渺渺来了,抬眸对她笑笑,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坐。”

  餐桌的装扮很有情调,屋内的灯光也恰到好处。柔和朦胧又暧昧。她想起曾经,孔原第一次为她下厨时,她那澎湃的心情。

  他说,“你喜欢吗?”

  她回,“当然!”

  “那我以后经常为你做。”

  她夸赞,“你做饭真棒。”

  他笑答,“**更棒。”

  想到这,她垂下头,脸颊微红。

  孔原在她对面坐下,为她倒了一杯红酒,推到她手边,“所有雄性动物的一切求偶举动,都是为了交配。”

  噗——

  她好不容易有点感觉,不要说得这么**裸。

  “这顿饭算是赠送的。我怕你待会儿没有力气撑下去。”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这么说话让人怎么接?

  他端起酒杯,独自品了一口,瞥眼看她,“我还没原谅你。丢下我一个人跑掉,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也没接。”

  “我……”

  “解释没用。”他说,“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这话却含带着宠溺。似乎已经不那么生气了,于渺渺也安心了许多,静静地吃着菜。不过孔原似乎没什么胃口,全程坐在那儿喝酒,时不时抬眸看她一眼。

  她想找点话题,“何倩怎么样了?”

  孔原忍了忍,“你觉得呢?”

  “很不好吗?”

  他盯着她,“每一个病人的症状和结果,会使病人固着于过去生活的某一时期。”

  于渺渺一脸疑惑,“什么意思?”

  他忍无可忍,“现在,我不想和你聊其他的女人。”伸出手,敲敲她的盘子,“赶紧吃。吃完干……”故意顿顿,“正事。”

  于渺渺瞪他一眼,越发觉得孔原就是周子神,也只有这个男人随口说句话都这么污,还污得这么与众不同。

  可孔原越是表现得这么着急,她越是紧张,越想拖延时间,最后孔原忍无可忍,豁然从凳子上起身,她以为他要过来吓得往后退退,孔原却无语地盯她一眼,道,“于小姐,您慢慢吃,我先去洗个澡。希望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您已经用完餐,躺在床上,乖乖等我了。”

  见孔原去了浴室,她才缓缓松口气。

  这种模式下的约炮……真让人紧张到不行。

  十几分钟后,她的手机却又响了起来,于渺渺顿了顿,与此同时,停下的还有浴室里的水声,响亮的来电在屋内炸开,她害怕被孔原听见,手忙脚乱地接了起来。

  是单文泽。

  刚接起电话,就听见一阵哭声,“呜呜~姐姐……家里怎么又没人啊……我好害怕!”这个声音……是怀特!

  怀特胆小怕黑怕一个人呆着。

  于渺渺心一软,“对不起,姐姐现在外面有点事……你……”

  “姐姐~哇~”他的哭声震耳欲聋,“姐姐能不能回来陪我呀~!”

  怀特有自虐倾向,她担心这个。

  “我好伤心!姐姐~!”他不停地哭,哭得她心烦意乱,“姐姐,我想出来找你!”他的情绪很激动,“姐姐!你在哪里啊!”

  于渺渺站起身,转眸看看浴室的方向,沉思片刻转过身,“好,怀特,你等姐姐一会儿,可以吗?”

  “一会儿是多久啊!”

  “一会儿……”她看看表,“最多半小时,好吗?”

  “那你快点啊!我害怕!”

  听着怀特崩溃的哭喊,于渺渺着急得也快哭了,刚往外没跑几步,她听见啪嗒一声,是从浴室那里传来的,紧接着一阵劲风袭来,她猛一转头,对上孔原那双漆黑深沉的眸。

  他紧紧捏着她的手腕,“去哪儿?”

  “那个……文泽……不是,是怀特出来了……他害怕,让我回去。”

  “所以?”他垂眸看看一身**的自己,“我都这样了,你让我一个人?嗯?”他手上的力道在加大。

  “孔原,对不起,要不明天?”可她想起明天还和于重有约,“后天呢?后天行吗?”她看见孔原的神色寸寸冷下。

  她慌乱地解释,“我不能放下文泽不管的,你说过怀特有自虐倾向,他一个人呆在家里我害怕……”

  “又是他们。”孔原的眸嗜血恐怖,“你永远放不下他们。每次只要他们一有点什么事,你就扔下我,对吗?”

  “可是……”

  “别可是了!”他转过身,拉着她就走,“我没那么善解人意。”走到客厅的沙发旁,手腕一收,一个用力就将她甩在了上面。他一把抽掉围在身下的浴巾,刚要扑上去,于渺渺灵巧地一缩,手一伸翻过身扣住孔原的手腕把他拉下。

  于渺渺那敏捷的身手纵然是孔原也得认。轻轻松松一下她就把他压制在沙发上。

  “对不起,我会尽快回来的。你能等等我吗?”她半压在他的身上,温柔地渴求,“你理解一下,好不好?”

  孔原撇过头,不说话。

  于渺渺慢慢起身,“真的,我会回来的。等怀特睡着,我就来。”扔下这话,她转过身迅速冲向门外。

  看见她消失的背影,孔原仰头,捏了捏鼻梁,长长叹息。

  他知道的,为了那群孩子,她可以随时抛弃他。

  渺渺……你真的……不要逼我呢。

  于渺渺一路赶到家,见怀特正抱着台灯蹲坐在角落,她刚进门,他便放下灯,张开双手扑到于渺渺的怀里。

  虽然怀特是个仅八岁的小男孩,可他的身体却比于渺渺强壮许多,这样的动作直接把于渺渺扑到门板上。

  “呜呜呜~姐姐,我好伤心,你回来得好慢哦~”怀特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好伤心”,于渺渺竟然觉得有些可爱,伸手拍拍他的背,宠溺道,“乖,姐姐这不是回来了吗?姐姐也不知道你也要来啊……”

  “我每晚都要来,让姐姐给我讲故事。”

  “好。我给你讲故事。”

  怀特就是个典型的小男孩,需要哄,于渺渺哄了他近一个小时,他差不多就安静下来了,乖乖地睡在床上,听故事。

  可是等到怀特睡着后,其余的几个人又一个个地出现,争先恐后地和于渺渺聊天说话。他们看起来都非常的寂寞,整天被单文泽关在“小黑屋”里,偶尔出来透透气,显得异常的活泼。

  于渺渺为了能和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关系,皆耐心地陪聊着,一直忙到深夜。

  当她再次回到孔原的家时,屋内已经漆黑一片。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发现地上一片狼藉……

  看样子,在她走后孔原发了火,把客厅里的东西砸了一遍。

  他还在沙发上躺着,头偏向内侧,看起来是睡着了。

  于渺渺蹑手蹑脚地走进,轻轻地在沙发边缘坐下,看着孔原的睡颜。

  睡着的他,就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沉静安详,干净阳光。

  她拨开他额前的碎发,慢慢弯下腰,在他的额头落下一个吻。与此同时,身下的人缓缓睁开了眸。

  眼神冷冽,静静地盯着她。

  于渺渺略微窘迫,“你醒了?”

  他语气很硬,“我根本就没睡。”

  “对不起。”她柔柔地笑,“但我不是回来了吗?”

  “可我已经没有心情了。”

  “不想了?”

  “不想。”

  “真的?”

  “你不知道男人太过伤心,要么很强,要么不举吗?很不幸,我是后者!”

  突然觉得孔原也好可爱,她捏了捏他的脸,“那……试试?”

  孔原挑眉,无动于衷,“来啊。”

  ------题外话------

  来啊!互相伤害啊!

  晚了半小时…

  亲们久等了。

  ...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君子爱妻囚之有道》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