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君子爱妻囚之有道 > 第一卷 第40章 我不是禽兽但也不是王子05

第一卷 第40章 我不是禽兽但也不是王子05

  ()要以现在这个身份请求孔原帮忙,她多少有些不自在,愣了片刻,转身往前走,边走边道,“我想让你和周子神见一面,然后……答应他……给他看病。”

  孔原并没有立即回答,但她听到了他跟上来的脚步声。

  “因为他说,他约你很多次,可是你都……”

  “这个事我知道。”他轻轻地回,“而且我已经从他心理医生那了解了一点情况。只不过……我没什么兴趣。”

  于渺渺顿足,转身回头,刚要开口说话,孔原又道,“更何况,如果我成了他的主治医师,你……”他意有所指,“那我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吗?”

  于渺渺语塞。

  没错,她一直在怀疑他们两人私下有往来,有交易。甚至很可能有一些非法的勾当,这段时间她也一直在查这两人有没有什么秘密的联络方式。

  孔原是想告诉她,他不见周子神,完全是因为她。可如今却来请求他与周子神见面。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

  原来,她的内心并不坚定。如果她真的那么绝对,今晚就不会来找孔原。

  或许,在她没有找到一些绝对的证据时,心底里对孔原多多少少还是有着那么一些期望。希望这一切都只是她的多虑。

  孔原脸上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伸出手轻轻地拽住她的手腕,“渺渺,你过来……我有一样东西给你。”

  于渺渺呆呆地抬起头,看向他,他走在她的前面,温热而干燥的手掌那么舒适,让人流连忘返,让她无法拒绝。当她随着他的步伐走进了大门,穿过玄关,进入客厅的时候才觉得有些不妥。

  好在,孔原适时而止,只是把她带到客厅的沙发,让她坐下。

  屋内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没有一丝的改变,就连放在客厅沙发旁那盏价格不菲的落地灯都没有挪动过一丝一毫。

  她轻轻地扫了一眼,这盏灯是安然送给她和孔原的结婚礼物,她一直很想把它扔掉,每一次看到都觉得膈应。可想想这是那个小女孩存了那么久的积蓄才买到的,又于心不忍。如此昂贵的价格,丢掉也是可惜。

  孔原递给她一杯白水。她默默接过,捧在手中。

  微微垂下头,她问,“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帮周子神?”

  于渺渺有些窘迫,也没注意到孔原坐在了自己身边,而且距离很近。

  “他说他手上有关于光明福利院案件的线索。所以……”

  “小忆的事情还没处理呢,你怎么忙得过来?”他的语气柔和又心疼。

  “我知道,可是我没办法置之不理。”

  “那么,让我帮你。”他的视线落在她自然垂落的发丝上,不由自主地就伸出了手,修长的指尖轻轻勾起一缕发丝,然后一圈圈慢慢地缠绕。

  低垂着头的于渺渺察觉到他们靠得太近,立即往沙发的另一头挪了挪,只要想着这间屋子里只有她和孔原两人,又在如此寂静的深夜……她就有些紧张。

  这是她深爱了那么久的男人,尽管他们之间存在着无法挥去的噩梦,可只要他稍微的柔情蜜意,她总是忍不住想要靠近。

  而这个男人,深知自己的魅力。他浑身的细胞都在向她散发着无法抗拒的荷尔蒙香味。

  在这样的夜晚,是会醉的。

  她紧紧捧着手中的水杯,端至唇边,想喝一口,突然又想到曾经孔原说过,人在紧张的时候就会做出一系列的连锁反映,喝水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他会给病人准备一杯水,用来观察对方的反映。

  想到此,她又将水杯拿下,垂眸看着水面激起的圈圈涟漪。

  她是不是对孔原太放心了?如果这水里有什么呢?他可是有过前科的人。

  “你放心,没有安眠药,也没有致幻剂或者迷药媚药之类的东西。”他一眼看穿了她,随后伸手将水杯从她手中接过,轻轻放在茶几上。再次坐回来的时候,他又贴近她了。

  “因为,我们不需要。”他的声音魅惑至极,就在她的耳边,像古老的魔咒。她感觉到,他的手轻轻地环过了她的腰肢,感觉到他的呼吸就在耳旁。

  “渺渺……你是爱我的,对吗?”

  他的身体在一点点向她贴近,她只能一点点往下倾倒。

  她感觉到,他的唇已经贴上了她的发。那薄薄的衣衫之下有不该属于他的灼热温度。

  “孔原,你刚刚说……”她紧张得不知所措。

  “我有东西要给你。”他握住她的手,两人的手都在颤抖,他让她的手掌贴近他的心脏,她感受到那澎湃的心跳。

  “在这里。”他已经将她压下,“心跳是骗不了人的。”顿了顿,“我也爱着你,犹如当年……”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可话语却截然而止。

  “孔原,我是来找你……”她想推开他,可身上竟然使不出力气。不,她不想推开他。有时候,她恨不得把理智淹没,不顾一切的……再次坠入曾经的无法自拔。

  “你来找我帮忙。”他道,“按照现在社会中的流程,你也得付出点什么,对吗?”

  于渺渺愣住。

  “你不用多想,我只是觉得你似乎需要一个台阶下。”

  于渺渺失笑。他连这种借口都为她想到了,真是周全,真的很孔原。

  就在他的唇要贴上她的那一刻,于渺渺慌乱地躲开了。因为她明白,那是天堂,也是地狱。

  唇与唇岔开的之后,身上的男人没有放弃,干脆吻上了她的耳。与此同时,趁着她还没有做出太激烈的反抗时,伸出手一把扯开她的衣扣。

  砰地一声,几颗纽扣飞溅。

  这,太不孔原了。

  于渺渺一惊,起身想逃,孔原身体一压,制止住她的举动。但于渺渺是干嘛的,如果在曾经要甩翻孔原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她身体敏捷地一缩,往上一抽身,迅速而起,孔原伸手想抓住她的脚腕却没有抓牢给她逃掉了。

  挣脱开恶魔的她,连连往后退,并没有注意到立在一旁那盏价格不菲的灯。身体一个冲撞,台灯倒下,“砰”地一声,灯罩和灯管被摔得支离破碎。

  灯灭了。屋内陷入漆黑,但在漆黑的前一刻,她看见孔原猛然起身,似乎要冲过来,她低吟一声,刚想防备,屋内的灯又亮了。

  原来,他只是跑过去开灯。

  并且,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她的身上。

  准确的说,是在台灯摔碎的那一刻,敏捷的孔原就注意到了什么。

  此时,他已经蹲在了支离破碎的台灯旁,一手搭在腿上,一手轻轻地挑开破碎的玻璃片。

  刚刚的那一切,刚刚那个不像孔原的孔原稍纵即逝。仿若梦境,此时的他一身的镇定,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一个黑色的东西上……

  于渺渺一惊。

  那是一个窃听器。

  原本安装在台灯内部的窃听器……因为台灯破碎,显露了出来。

  “怎么回事?!”于渺渺也蹲下身,细细观察,窃听器是好的,它一直都在使用状态中,而这个灯是在四年前安然送给他们的结婚礼物。

  所以……

  “你回去吧。”

  冷漠的声音响起。

  于渺渺转头看着他。

  他垂着头,额前晃动的刘海将他的眼睛掩埋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见,他捡起地上的窃听器,一点点收紧拳,狠狠地捏在手中。

  窃听器上还有破碎的玻璃渣,此时已经深深地扎入他的手掌之中,于渺渺皱着眉,她心疼。

  “孔原,你的手……”

  “我叫你回去!”突然,他抬起头,凶狠地瞪着她,“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你看不出来吗?!我刚刚想干嘛!”他伸出手,指着茶几上的水杯,“里面下了药。于渺渺,我告诉你……我就是这么卑鄙!不想被干,赶紧给我滚!”

  ------题外话------

  为何孔叫兽突然暴走?

  当你们知道的时候,会理解他的。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君子爱妻囚之有道》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