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君子爱妻囚之有道 > 第一卷 第34章 我是你的囚徒12

第一卷 第34章 我是你的囚徒12

  ()想要确定是不是自杀还有很多种方式。于渺渺让单文泽去查询有关李文娟的所有网络信息,包括她近期有没有网络购物,都买了什么,再看看她冰箱里有没有储存食物,等等……

  当然,这些线索都只能做侧面说明。

  于渺渺离开案发现场后径直去了孔原心理创伤研究中心,她现在有很多事情需要和那个男人对峙。

  很不巧的是,孔原又去了H大讲座,她一直等到下午六点,孔原一近办公室看到她便笑了笑,没等到她问话,先道,“走吧,我也没吃晚餐,我们一边吃一边聊。”

  然后,他们去了曾经于渺渺最爱吃的餐厅,孔原还为她点好她最爱吃的菜。

  光线暧昧而舒适的包厢中,两人各坐在长桌的两头,静默地对视着。

  孔原脱掉了西装,里面是一件浅蓝色的格子衬衫,搭配着一条黑白条纹拼色的领带,内敛又不失清新的活力,时髦又鲜嫩,他随意地靠在椅背上,眼眸微垂,暖色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纤长的睫毛给眼睑下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阴影。

  他一手轻轻晃动着红酒杯,一手潇洒地搭在一旁,嘴角一直都衔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这样的他,不像刻板的教授,反而更像穿梭在城市街头,开着豪车的雅痞新贵。

  曾经于渺渺觉得,这是个把阳光穿进屋里,把光明带入黑暗的男人。

  “李文娟死了。”她沉静地说,并紧锁孔原的表情,只见他挑了挑眉,抬眸看她一眼后又垂眸继续看着杯中猩红的液体。

  “听说了。”顿顿,“但渺渺,我也没想过她会死得这么突然。”

  于渺渺不置可否地笑笑,站起身,慢慢向孔原走近,从怀中拿出李文娟留下的遗书,放在桌面,又转身折回,“表面上来看,是自杀。”屋内没有检测到任何可疑的线索,就连用来做成绳子自杀的床单上也全是李文娟的指纹。

  孔原迅速扫了一眼遗书,“你信吗?”

  于渺渺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今天凌晨两点到三点的时候你在哪里?”

  孔原抬头看着她,饶有趣味地笑着,“渺渺……破案呢,最忌讳的就是感情用事。你不能因为感觉我是坏人,就怀疑所有的坏事都是我做的吧?”将红酒杯轻轻放在桌面,他耸耸肩,“我干嘛要杀她?我的动机在哪?”

  于渺渺不予回答,坚定地重复一遍,“凌晨两点到三点,你在哪里?”

  “呵~”孔原浅笑出声,“这个点,大部分人都在睡觉吧。”

  是的,大部分人应该都在睡觉,可偏偏李文娟的情人周子神在下午的时候出差了,人在美国,完美的摆脱了嫌疑。

  而孔原,她确实想不到他杀李文娟的动机,但要说他和此事没有一点关系……她不信。

  “渺渺,我帮你整理一下线索,好吗?”他又端起酒杯,深深凝望着杯中的液体,“李文娟的死,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我们都要想想,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在和你见过面之后她就死了。”

  于渺渺静静地看着他,说吧,她知道他有备而来。

  “这只能说明,是因为和你见过面之后,她的命运改变了。而你和她见面确定了一件事…。她,李文娟是八年前陷害了于忆的凶手,对吧?”

  是,她承认,李文娟的死和八年前的案子息息相关。

  “那么现在,我们来聊一聊事情的起因。”他端着红酒杯,站起身,悠闲地踱步向于渺渺走近,“艾滋病毒只能在血液和体液中活的细胞里生存,不能在水中、食物中、空气中存活太久,离开了这些血液和体液,艾滋病毒很快会死亡。只有带病毒的血液或体液从一个人体内直接进入到另一个人体内时才能传播。”

  他走到于渺渺身前,把红酒杯放在她的面前,继续道,“所以,八年前艾滋病人报复社会的案件,是很可疑的……用针头埋在座位下,使不小心坐在针头上的人感染艾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结果你也知道,当年被针头扎的人很多,但感染上艾滋的也就三个。”

  于渺渺皱了皱眉,是的,那个三个都是孩子,他们的情况和于忆一模一样。

  “另外,既然你已经确定八年前害于忆的凶手就是李文娟。那好……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他从怀里拿出几张纸,一幅地图,和一张租房协议。

  他将地图摊开摆在于渺渺面前,用手指了指其中一个位置,“八年前李文娟住在北三环的城中村。从这里到你们龙凤堂……”他用手指在地图上轻轻划着,“需要坐一个小时地铁,再转乘四十分钟的郊县大巴,再步行二十分钟。”

  孔原的身体寸寸压下,她闻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让人目眩神迷的香味。他靠近她的耳边,轻言道,“于小姐……您真的觉得八年前的案子只是一个简单的艾滋病人报复社会的随机作案吗?”

  于渺渺的身体僵直,说不出话。

  “你也怀疑过,是吗?”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当年小忆只是一个两岁的孤儿,他还是一个孩子。”

  孔原笑了笑,直起身,“福尔摩斯说过一句话,当排除了所有其他的可能性,还剩一个时,不管有多么不可能,那都是真相。”顿了顿,他补充,“我还可以断言,八年前的案子就是冲着于忆来的。其他一切人都是他的陪葬品,而那个惹得满城轰动的艾滋病人报复社会的案件,不过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手段罢了。”

  于渺渺紧紧攥着拳,身体微颤。

  “我查了另外两个染上艾滋的孩子,他们背景都能查到,很简单,并且……这个两个孩子已经死了多年。只有于忆,你不要忘了,于忆那年来到龙凤堂的时候,他满身是血,据说他的父母还死于一场事故,对吗?”

  对。她所知道的也是这样。

  “那是什么样的事故?他的父母是什么人?他又是什么人……我查了很多年,没有一点线索。有人把关于他的所有痕迹都抹去了。”

  其实,在好早以前于渺渺就有了这个怀疑。但她不信,她不相信有人会这么残忍的报复一个两岁的孤儿。

  可正如孔原所说,只有这一个可能了。

  因为李文娟死了。

  有人想要杀人灭口,想毁掉八年前留下的所有线索。

  “可是为什么呢?”孔原又道,“李文娟好好的活了八年。这证明那人之前并没打算杀人灭口。可就在你发现了她。她死了。你想一想……这是不是说明,那个人不想被你发现,并且那个人……”他的声音如此阴森,让她起了一身的漆皮疙瘩。

  “那个人……就在你的身边。”

  于渺渺拍案而起,“不可能!”

  他却笃定地看着她,“你想想,除了你我,还有谁知道你发现了李文娟就是凶手?”

  ------题外话------

  嘿嘿嘿~你们没有懵圈吧?

  我好害怕逻辑不清楚,你们看得晕,可是我自我感觉逻辑很清晰…要是晕了,就提醒我一声,让我嘲笑一下…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君子爱妻囚之有道》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