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秦时之我真不是嫪毐啊 > 48章:章台之争
  赵艾的一番话语毫不避讳,自是引得众人哄然大笑,对于赵艾的“大名鼎鼎”和贪图美色的美名,众人自是早就知道了,私下里也多有以此为谈资。

  甚至当得知吕不韦真的将爱女送进了赵府之后,还有人担心赵艾会不会恨屋及乌,将对吕不韦的不满发泄给他的女儿,将之活活的透死。

  好在,赵艾并没有丧心病狂,吕檀儿还在万众瞩目之下,回到了相府探亲,众人又不免想起他怜香惜玉的名声来。

  赵艾如此哗众取宠,就连嬴政都觉得有些过分了,何况吕不韦?

  吕不韦深谙严慈相济之道,处理政事时也是张弛有度,恩威并施,平日里在朝堂之上,也经常拿某些公卿大臣开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活跃气氛,引得一众文臣武将开怀大笑。

  但此刻众人那憋不住的笑声听在吕不韦大耳中,却是那样的刺耳,那样的羞辱。

  眼见吕不韦的一张老脸愈发铁青,赵姬担忧赵艾在朝堂上吃亏,当下俏目一寒,率先出口道:“太白君,再敢在朝堂之上胡言乱语,休怪本宫让人将你丢出去。”

  一句不痛不痒的警告,算是将此事定论盖棺,使得吕不韦即使憋了一肚子气,依旧无法宣泄,但他岂是善罢甘休之人?

  当下沉声道:“既然太白君如此沉迷男欢女爱,不如直接回府去吧,以后也不必再来了,争取多生几个儿女多好。”

  赵艾闻言,冷笑一声,不屑道:“若非有事,本公子愿意来这里跟你一个糟老头子大眼瞪小眼?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贪恋权势?”

  吕不韦双眼中寒光一闪而逝,威严十足道:“既然如此不愿,那就请公子离开吧。”

  赵艾面对他的威势,自然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呵呵冷笑道:“本公子是走是留,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赵艾的话音刚落,便听一名客卿道:“既然太白君不慕名利,不屑与我等为伍,为何还要在此多留?如此岂非沦为言行不一、虚伪图名之徒?”

  赵艾见他一脸鄙夷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吕不韦的人,当下莫名其妙道:“哪家的狗没看好,在此乱叫?”

  “你!”

  那客卿是一名侍御史,听闻赵艾此言,顿时一张胖脸涨的通红,目眦欲裂,指着赵艾怒道:“太白君怎可如此粗鄙狂妄,竟于朝堂之上,口出污言秽语,辱骂老夫,实在是........”

  “闭嘴!”

  不等他继续义愤填膺的说下去,赵艾忽然冷喝一声,吓了朝堂众人一跳,接着其冷眼看着这位御史,眼中陡然射出一道寒芒,那侍御史如遭重击,踉跄了两下,便普通一声跪趴在了地上。

  这融入了惊目劫的一眼自是非普通人能抵挡,若非赵艾只用了一层,只怕这位侍御史已经当场七窍出血心脏骤停了。

  但他莫名其妙的就这么跪在赵艾面前,依旧让得一众文武皆是惊疑不已。尤其是吕不韦见赵艾竟然有如此睥睨之气势,更是不由得暗自心惊。

  龙公子的名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在座各位虽然都是身处朝堂,远离江湖,但别人没听说过,他吕不韦还没听说过吗?

  吕不韦冷眼望着赵艾,他久居高位,一身威势自是凛然,淡淡道:“呵呵,太白君好大的威风。”

  若是旁人,只怕早就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了,赵艾自是丝毫不惧他,反唇相讥道:“诶,哪有相邦大人威风?”

  见二人针锋相对,高台之上的嬴政并无任何表情出现,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似乎跟自己没关系一般,至于心中作何感想,或者有何谋算,就无人可知了。

  不过他在看戏,赵姬却看不下去了,当下出口打断道:“好了,还不退下,朝堂之上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赵艾闻言,很给面子,立刻乖乖站好,吕不韦淡淡看了赵艾一眼,亦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那位侍御史见此,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灰溜溜的回到了人群中。

  蜜桃见此,满意一笑,随后看向赵艾,微笑着问道:“太白君突然来到章台宫,有何事啊?”

  赵艾拱手道:“回太后,臣听说大秦要出兵卫国,特意前来请旨领兵。”

  嬴政闻言一愣,皱眉道:“太白君想要领兵攻卫?”

  赵艾点了点头,笑道:“是,大王太后待臣恩重如山,赵艾每每思及,心中感恩戴德,所以愿率领大秦锐士,为大秦开疆扩土,扫灭卫国。”

  赵姬柳眉微蹙,皱眉道:“太白君忠心可嘉,只是你毕竟有伤在身,且还要遵大王之命,统建大秦骑兵,怎好再去攻打卫国?”

  她心里是不愿赵艾离开的,更不愿他上战场,毕竟战场之残酷血腥,她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说别的,单说那箭矢如雨,想想就觉得可怕。

  赵艾摇了摇头,笑道:“太后放心,臣这点伤经过半月休养,已经好了许多,为了大秦万世基业,即便带伤出征又如何?

  至于统建骑兵一事,不论是战马、骑兵的挑选,还是军械的打造,都需要一两个月的准备时间,并不会耽误。”

  “呵呵,”

  听闻此言,吕不韦淡淡一笑,随后道:“太白君的确忠心可嘉,不过本相怎么听说,太白君在卫国有一情人,乃是卫国名将公孙羽的外孙女,其容貌生的倾国倾世,堪称人间绝色,世间第一美女。”

  “太白君本无心军政,突然想要领兵,莫非是为了美人?”

  此言一出,满堂瞬间哗然,就连嬴政都露出恍然之色,赵姬更是瞬间黑了俏脸。

  谁都知道赵艾平日里的秉性,此因自然更加可信,更能服众。

  赵姬更是几乎可以百分百的确定。

  赵艾敏锐的察觉到了前方射来的两道寒光,当下心中将吕不韦的祖宗十八代女性问候了一番,才皮笑肉不笑的道:“相邦对本君的事还真是上心啊,这点八字没一撇的儿女情长,都了解的这么清楚。”

  说着又冷笑一声道:“看来整个咸阳城,恐怕都没有相邦不知道的了。”

  吕不韦闻言,眼底深处微微掠过一抹杀意,赵艾此言明显就是借机在给自己上眼药,让嬴政更加猜疑自己,抵触自己。

  当下淡淡道:“太白君过誉了,你是本相之婿,身为父母长辈,本相对太白君之事,理应多操心些。”

  赵艾翻了翻白眼,冷冷道:“本君的父母长辈,只有太后。”

  开玩笑,若是娶个女的,对方父母就是自己的父母长辈的话,那他以后的父母长辈还不成千上万?

  都可以建个番号,直接编制成军了........

  “另外,相邦大人,公是公,私是私,本君愿出征卫国,首要目的自然是为大秦建功立业,至于儿女情长,只是顺手为之罢了。”

  吕不韦呵呵一笑,淡淡道:“公也好,私也罢,太白君虽然文武双全,惊才绝艳,却并无带兵打仗的经验,我大秦十万锐士绝不会交于不懂带兵之人手中。”

  赵艾闻言,唇角微扬,反问道:“那相邦打算让谁去?”

  吕不韦的手又不自觉的落在了自己的大肚子上,一边揉着肚子,一边笑道:“自然是上卿蒙骜。”

  赵艾无奈的耸了耸肩,道:“蒙骜大将军乃是天下闻名的大将,你要派他去,本君自然不敢去抢了。”

  说着又冷笑道:“不过此事还是要太后和大王做主,他们说的话,那才算数。”

  吕不韦微微点了点头,看向赵姬道:“战无大小,皆事关重大,绝不可儿戏,臣建议派上卿蒙骜出征卫国。”

  赵姬忍不住看了赵艾一眼,在其“热切”的眼神下,又扭头看向身边的嬴政,微笑道:“军国大事,本宫有自知之明,政儿,就由你来作主吧。”

  嬴政有些感激的看了母亲一眼,随后道:“蒙骜将军战功赫赫,此次出征卫国,寡人也以为蒙将军最为合适。”

  虽然年纪不小,却依旧威风凛凛的蒙骜闻言,立刻出列跪拜道:“谢大王,末将定不负大王所托,为大秦开疆扩土,建功立业。”

  嬴政满意一笑,随后看向赵艾道:“另,太白君智勇无双,既然有忠君报国之心,寡人就命其随蒙骜将军一同出征,观摩学习蒙将军的领兵之道,辅佐蒙将军扫灭卫国。”

  赵姬闻言,顿时柳眉一皱,害怕赵艾有个三长两短,立马开口道:“大王,太白君伤势颇重,至今未愈,随军出征之事,还是等以后再说吧,他年纪还小,文武皆有大才,不急于一时。”

  嬴政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赵艾,当初赵艾的伤他也是亲眼见过的,整个胸口都被剑气洞穿,其伤势之重,可想而知。

  见他就要答应,赵艾不由大急,他来此章台宫,本来就不是为了主将的位置。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建功立业是个不要命的活儿,战场上不怕死才行,他这样惜命之人去当一军主将,那就是找死。

  他从一开始,就是想要这么一个随军出征的机会,离开咸阳,在蒙骜攻打濮阳的时候,自己趁机将公孙丽姬和公孙羽救出。

  最好是劝降公孙羽,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样不仅可以立功,还可以保全公孙羽,如此一来,公孙丽姬和自己也就没了国仇家恨,嫁给自己也就没了阻碍。

  “回太后,臣奉命统建骑兵,为大秦打造一支纵横天下的铁骑,然而臣并没有在沙场历练过,没有见过两军对垒。

  若是就这么依靠想象去训练骑兵,无异于当初的赵括纸上谈兵而已,害己不说,还要贻笑青史。”

  说着,又语重心长道:“不历沙场血腥,不配为将,太后放心,臣定会安然无恙的回来。”

  赵姬见他难得一脸坚定的表情,柳眉不由紧紧皱起,片刻之后,方才叹了一声,无奈道:

  “罢了罢了,既然你想去沙场磨炼一番,本宫也不拦你,另外,别忘了把你那位小情人带回来,本宫倒想瞧瞧,是什么样的美人,敢称天下第一。”

  赵艾顿时面色一喜,道:“谢太后。”

  嬴政微微一笑,郑重道:“仲父说的对,沙场并非儿戏,太白君可要小心啊。”

  心中想起刚刚赵艾说的那句“不历沙场血腥,不配为将”,也不由得暗自点头赞同。

  说着又道:“三日之后,寡人亲自为蒙将军送行,预祝我大秦锐士早日凯旋。”

  ..........

  朝会结束之后,赵艾离开了章台宫,与太后赵姬并乘一凤驾,回到了甘泉宫。

  “母后放心,儿臣的武功,即便不是天下第一,能胜过儿臣的也屈指可数。以儿臣的高深修为,且又不亲自上阵杀敌,保证会安然无恙的。”

  赵姬闻言,微微颔首,心里也放心了不少,轻声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许上阵杀敌。”

  说着,忽然又扑入赵艾怀中,满心不舍的道:“如今也不是孤身一人了,身后还有那么一大堆人,你若出了事,你的那些姬妾们怎么办啊?本宫,本宫也不活了。”

  赵艾呼吸滞了一下,没想到蜜桃会说这种话,他愣了片刻,方才低头,便见一张美艳无双的绝色俏脸上,已然有两行清泪落下。

  感受到了蜜桃的情意,赵艾的心,莫名的觉得开心无比。

  一番口齿交缠之后,赵姬小鸟依人一般缩在赵艾怀中,娇声道:“原本想着让你下个月去将离秋接来的,既然你要随军出征,那就等回来再说吧。”

  赵艾点头同意道:“嗯,不急,等此次回来后,我再亲自去接她。”

  赵姬闻言,忍不住嗔了他一眼,不悦道:“说好的从此不再离开,会一直本宫呢?”

  赵艾无奈苦笑,又说了会儿话,方才驾车离开甘泉宫,径直前往蒙骜的将军府。

  既然以后一段时间,要跟人家混了,他还是要提前去拜访一下的,顺便与蒙恬和蒙毅交好一下。

  蒙家乃是武将世家,虎父无犬子,在咸阳的地位极高,即便嬴政和吕不韦也要礼让三分,若能与其交好,自然再合适不过。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wap.quge6.com

看过《秦时之我真不是嫪毐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