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秦时之我真不是嫪毐啊 > 020那惊鲵呢(求收藏)

020那惊鲵呢(求收藏)

  李周闻言,心里虽百般不愿,还是无奈道:“事已至此,又何必多说?只是如今死了那么多人,吕相必不罢休,先生是有见识的,您说,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应付?”

  嫪毐此时伤口虽然上了伤药,却依旧气血虚弱,浑身无力,尤其是那些剑伤,此刻依然疼痛不已,有气无力地道:“罗网杀手的目标是我,且暂时不会要我性命,所以,待会儿我会直接离开。

  李勇兄这些年混迹本地,颇有名气,想必会有一些隐匿藏身之所,待我走后,罗网的那些杀手目标是我,所以必定还会继续寻我,你们只需暂时隐匿起来,待风声过后,自可无虞。

  那瓶当做订亲之礼用的酒,是当世最好最烈的酒,价值千金,如果缺钱使,就先卖了吧,等将来事情解决后,我一定再补上更好的礼物当做聘礼。

  另外,因为我导致你们家院被毁,将来我会给你们再买一座更好的院子,算做赔偿。”

  嫪毐的声音有些低沉,但说的很认真,仿佛是一种承诺一般,倒是把嫪毐说的什么赔偿直接忽视了,只叹道:“唉,也只能如此了。”

  她的目光环视着四周熟悉的东西,不免有些遗憾,她在这里生活那么久,从初嫁新妇,到如今白发苍苍,对这个家已经有了感情,甚至在心里一直认定,将来会老死在此,如今要离开,还不知何时才能再回,自然极为不舍。

  听闻他要走,人群后面的小满顿时抬起头,轻咬着薄唇,楚楚怜人的看着他,却听嫪毐又继续道:“现在烦请伯母和几位嫂嫂去在那些刺客身上搜索一下,看有没有什么令牌之类的。”

  “这,”李周与几位儿媳对视一眼,略有些犹豫,但还是点头道:“好吧。”

  那些死人身份不简单,她着实不想与之有太多牵扯,不过最终还是低头离开了。

  待他们走后,小满才低着头走到嫪毐的床前,再抬首,亦是泪眼朦胧。

  “先生,您真的要走吗?”

  嫪毐苦笑一声,拉起她的手放于手心轻轻握住,笑道:“对方不会善罢甘休的,我若不走,你们都会死。”

  小满闻言,娇躯颤抖了一下,清纯雪白的小脸上有两行清泪滑过,眼中满是不舍的望着他,哽咽道:“可是,你伤的这么重,会死的。”

  嫪毐微微一笑,安慰道:“放心吧,这点小伤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的,乖乖等着我,就接你过门。”

  此言一出,小满俏脸顿时抹上一层绯色,加之美眸含泪,眼眶泛红,欲显娇艳水嫩,轻轻“嗯”了一声,其音娇软,空灵软糯。

  然而嫪毐此时自然没什么心情撩拨萝莉。

  他强撑着下了床,在小满的搀扶下,走出了里屋,见李勇此时已经醒来,便在他的身边坐下,又与他说起了刚刚的打算。

  “你这个样子,还能走吗?”

  嫪毐苦笑一声,安慰道:“不能走也得走,已经连累了你们,再不走,不然岂不是害了你们?带我走后,你们把房屋烧掉,直接找地方隐匿起来,他们的目标是我,找不到你们,就不会再找了。”

  “另外,罗网的眼线很多,你带着她们隐藏起来,最好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安全。”

  李勇闻言点了点头,就见李周几人进了屋,嫪毐接过她手中的令牌,只见这令牌通体黑色,一面是有着一个暗红色蜘蛛图案,一面则刻有一个秦字“魍”。

  天杀地绝,魑魅魍魉。(,liang)

  嫪毐知道,罗网杀手共分八个等级,又拿开其余去看,果然发现都刻有“魉”字。

  仅仅是一个魍字级的杀手,就可以轻易杀了他,那惊鲵呢?玄翦呢?掩日呢?岂不是杀他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不对,蚂蚁太小,想杀还得捏一下,杀他嫪毐,他估计人家都不用捏。

  想到未来的残酷,嫪毐手中紧紧握着令牌,神情冷冽。

  正在他苦思对策时,一道动听的声音突然自脑海中响起。

  【叮,零点时间到,恭喜宿主,一千四百金币充值成功,当前余额:1421】

  嫪毐愣了一下,双眼渐渐亮了起来。

  ........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wap.quge6.com

看过《秦时之我真不是嫪毐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