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秘复苏之遵从内心的选择 > 第二百一十章 “隙走”,在间隙中迷失的人

第二百一十章 “隙走”,在间隙中迷失的人

  刁玉诗就职时间比唐鹰的要长,所以她倒是知道不少一些令人惊悚的见闻。

  比如,总部的最强者秦老,不是人……是厉鬼!

  据说秦老是他老娘做出的最为疯狂的决定,让自己的孩子在出生之前就拥有厉鬼的能力,哪怕不知道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是厉鬼还是人!

  最终的结果嘛,刁玉诗只知道秦老很强,而且已经做了近百年的驭鬼者,其实力深不可测。

  秦老可以随意使用厉鬼的能力,不惧厉鬼复苏,因为他本身就是厉鬼,这使得他可以尽情的开发厉鬼的能力,并且可以有选择的补充自身拼图,完善本身的能力。

  如果类似这种的驭鬼者数量不止一个的话……

  “请问什么类型的灵异物品,才值一亿呢?”一个阴恻沙哑的声音,从白墨的身后传来。

  那是一个挺安静的驭鬼者,很好的做到了不听不讲不看不动不作反应,如果不出现诸如熄火满座等特殊情况的话,这种人往往才是存活到最后的那种。

  当然,这是指没有特殊情况的时候,而在灵异公交上面,特殊情况蛮常见的……

  为了能在那些情况中存活下来,这个驭鬼者决定,尝试跟眼前的人做交易。

  虽然他没有在车外看到白墨大展身手,但是通过偷听他们的对话,再加上上车前那具无头尸体判断,是个人都能猜出双脸人是死在白墨的手里。那可是能毫无顾忌使用厉鬼力量的双脸人啊,就这么被收拾了,由此可见白墨的实力。

  “这个嘛……”白墨没想到是其他的人先找他交易来着,“恐怖等级跟这只厉鬼差不多的就是一亿,如果是跟那只差不多的话,就能价值十亿。”白墨随意的指着几只厉鬼说道,有些能通过灵异波动被鬼墨感知到的,就能大概感受到其恐怖等级。

  一亿左右的灵异物品,大概就是剁人刀那种类型的吧,白墨能够轻松驾驭的那种。

  十亿左右的……白墨指了指那个,脸色泛青白色的老爷爷。

  就在那个询问的人思考的时候,被白墨指过的老爷爷起了反应!

  只见那只厉鬼猛然看向白墨,浑然不顾灵异公交的压制起身,机械但大步的跨过两排座位的距离,在座的驭鬼者纷纷低头警戒,生怕这种异常的情况把自己卷了进去。

  白墨忽然察觉到,自己触发了这只厉鬼的杀人规律,被盯上了。

  正想着反抗的白墨,发现记忆投影无法动弹,于是移动本体,以应对这次袭击。

  老爷爷身形恍惚的站在白墨身旁,一巴掌拍了下去,白墨的脑袋被塞进了胸膛里面。

  而完成了杀人规律的老爷爷不再反抗公交的压制,仿佛被鱼线拉住的鱼儿一样,缓缓的被拉回他的座位上,车内重新恢复平静。

  “……”白墨只能无语以对,这种程度的灵异杀不死他,但是会让他难受一阵子。

  白墨的记忆投影已经死了,而且本体的头也被这一巴掌给拍散了,好在驾驭了鬼墨的本体可以随意变换形状,只需要等待灵异冲突消散就能复活。

  在这之前,白墨只能在肚子上画嘴说话。

  “曹栋,登记一下刚才那只厉鬼的信息,暂命名为‘鬼拍人’,杀人规律是被人指着……就先这么记录吧,指不定人家还有其他杀人规律……”白墨吩咐着说道,这种等级的厉鬼,且已经明确了一种杀人规律后,必须要有记录才行。

  “好……好的,队长,你没事吧?”曹栋点头问道。

  他是被刚才的情况吓了一跳,但是一想到白墨的本体,应该是在青石区那里见过的,额,那团黑色的史莱姆凝胶一样,肉身什么的估计对白墨来说问题不大。

  听到白墨平淡的语气,曹栋就知道他的猜测没错,这种程度的伤害白墨还死不了。

  “嗯……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把头长回来。那只厉鬼的恐怖等级很高,而且在触发杀人规律的时候会将人定住无法动弹,唯有一颗脑袋可以活动,仿佛被埋在泥地里面一样。”白墨思考着说道,然后摸了摸本体的头,已经差不多快愈合了。

  “行,我记好了。”曹栋兢兢业业的用卫星电话打着字,这些内容会在联网的第一时间上传。

  白墨直呼自己草率了,这样被拍一巴掌是真的难看。

  连忙主动的使用鬼墨把本体修复,然后再次投影出一个实体来。

  他看向那个找他询问的驭鬼者,仿佛刚才的尴尬不存在一样,语气平缓的说道:

  “咳咳,就像刚才一样,那种等级的厉鬼价值十亿,就连我一不小心都会受伤乃至死亡,所以价格已经是十分的公道……当然,如果你们无法确定灵异物品的价格,可以交给我来鉴定。”

  唐鹰惊了,刁玉诗也惊了。

  就连刚才问话的驭鬼者也惊了。

  这是硬抗了一下厉鬼的杀人规律?大哥你还好么,脖子上面的脑袋都没有接好啊!

  “没事,小伤而已。”白墨说道,“如果不是一不小心着了道,他连近我身都做不到。”

  说罢,白墨把自己的脑袋正了正,用主动用鬼墨来修复本体……后遗症就是画风会受到影响,而白墨本身的画风……此时他的脸就像是被大卡车压过了一样惨。

  问题不大,就是面子没有了。

  得幸亏这灵异公交上面的厉鬼受到了压制,不会群起而攻,不然白墨这下丢的不是面子而是里子了。

  要说白墨怕不怕的话,他还真不怕,就算是缝合尸跟白墨单对单白墨也敢说自己不会落到下风,主要是在灵异公交上面不仅厉鬼会受到压制,就连自己也会,很多手段用不出来。

  唐鹰暗暗思索,原以为那个撑伞的哑巴小姑娘丁香才是白墨三人中最强的驭鬼者,丁香拥有着鬼域,单凭这一点丁香就能完克大多数驭鬼者,而白墨则是拥有极强的灵异武器,以补全丁香所不具有的单体攻击能力,两人先行组队,后来才因未知原因搭上曹栋……

  可没想到啊,白墨甚至能硬抗厉鬼的袭击而不死,这已经不单单是伤害爆炸,而且还肉度爆炸啊,因此唐鹰不再犹豫了,虽然手头的灵异物品不多,但是用那些自己用不上的东西和白墨做交易,唐鹰也只能暗道一声不亏。

  他用手肘抵了抵刁玉诗,窃窃私语道:“你猜的没错,就是他们保下的我。”

  “他们真的可信吗?别又是个双脸人……”刁玉诗担忧的说道。

  “这个,应该不会把,那个曹栋我看着是个挺友好的人,队长看起来是个不怎么管事的性格,唯有那个名叫丁香的小姑娘我看着不对劲,怎么看她都像是个厉鬼多过活人。”

  刁玉诗停下话头,也开始思考起白墨的提议。

  双脸人已经死了,白墨杀的,所以白墨现在是这辆公交上的最强者,这点毋庸置疑。

  只是知人口面不知心,谁知道白墨会不会只收钱不办事,要知道这可不是双方对等的交易,白墨处在绝对强势的一方,作为弱势方的他们,没有任何的主动权。

  “当然,不愿意交易的我也不强迫你们,我只会在这车上呆到目的地为止。”白墨无所谓的耸耸肩,外快赚不赚问题都不大,反正只要到站白墨就会下车,做任务最重要。

  想到这,白墨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有谁知道‘隙之人事件’有关的消息,也可以充当交易物品……”

  “隙之人?那个A级的灵异事件?”刁玉诗突然打断道。

  “现在是S级灵异事件了。”白墨没有被打断的不满,刚才在刁玉诗意识里的记忆投影,找到了一些相关的东西。

  这些记忆属于不提及就很难回忆起来的那种,是记忆投影最难找到的角落。

  “S级?!”刁玉诗惊讶的低声喊道,这个等级已经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恐怖,以大昌市饿死鬼事件和大京市鬼差事件为例,参与的驭鬼者死亡率为百分之八十!

  这还是没有计算普通人死亡的数字!总伤亡人数难以计算!

  “别喊那么大声,会惹来袭击的。”白墨说道,同时让记忆投影在对方脑海里面搜刮记忆。

  “好,好,我会注意的。”刁玉诗深呼吸一口,稍微冷静了一点,口中的獠牙像蛇一般张合。

  这是一副属于厉鬼的獠牙。

  隙之人是她进入灵异圈的一个契机,这副獠牙就是刁玉诗驾驭的第一只厉鬼,准确的说并不是她主动驾驭的,而是在隙之人的控制下,被动驾驭的。

  那时候隙之人事件还处在暗处,没有被发现,而刁玉诗无意中接听了一个电话,随后就经常处在懵懵懂懂的发蒙状态,一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处在奇怪的地方,一开始她还以为自己患上了梦游症,到处求医都没有结果。

  直到某天清晨,她醒来发现自己正在一个乱葬岗里,手中拿着铁铲和……一个人头!

  人头上面长满红毛,嘴里长着一副獠牙,嘴里吞吐着腥臭的尸气,双眼无神的盯着刁玉诗。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跟恐怖片里面的情节差不多,无非就是女主角被吓到,跑啊跑,结果跑不出这个见鬼的乱葬岗,最可怕的不是厉鬼突然冒出来,而是把你困在一个地方然后死死的盯着你,直到人情绪崩溃都不会停下。

  就在刁玉诗濒临崩溃的时候,她猛地发狠,用手中的铲铲砸向那个长满红毛的人头。

  这个洛阳铲似乎是件灵异物品,在她猛击了那颗人头之后,人头的獠牙掉了下来。

  然后?

  然后刁玉诗再次失去了意识,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重新处在某个城市当中,一条幽暗的小巷子里,几近疯狂的她连忙跑向人来车往的公路,披头散发带着獠牙的她,朝惊慌的路人求助。

  可当她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身后只是一面结实的混泥土墙。

  那条幽静的小巷不见踪影。

  她是从哪里出来的呢?

  “再后来,我就跟总部搭上了联系,成为了家乡小城的灵异事件负责人,由于那里人烟稀少,灵异事件也不多,我在成为驭鬼者两年后才接近厉鬼复苏,不得不寻找解决的办法。”刁玉诗缓缓的说道,“后来我在网上的论坛里面得知,在日本有个传说叫做‘隙走’,大概内容就是在回家的路上走了小道,然后被厉鬼附身的故事……”

  白墨静静的听着,同时还用对方的记忆做印证,确认了对方话语中的真实性。

  “再后来,就是在上这车之前,在总部的档案中看到了隙之人事件,我觉得那种被控制的样子跟我当时的情况很像,也许,如果不是我驾驭了这副獠牙,那么大概我也会迷糊中死于自杀吧。”刁玉诗结束了讲述,同时不断的用眼神观察着白墨的反应。

  “你提供的信息很有价值,那么交易达成,下次出现特殊情况的时候,我会尽力庇护你。”白墨点点头,消化着刚才得来的情报。

  ‘隙走’这个传说,白墨没有听过,大概是灵异复苏后,由这只厉鬼搞出来的传说。

  把隙之人的情报上传给总部做档案是正确的选择,毕竟隙之人的受害者极多,传播极快,源头未知,而且具体持续的时间……也未知。

  听到白墨这么说,刁玉诗的心里暗喜,不用付出珍贵的灵异物品就能得到庇护,换而言之就是赚了。

  其实赚了的不是刁玉诗,而是从刁玉诗的记忆里面搜刮了不少东西的白墨。

  在刁玉诗的记忆中,还有着她没有讲述出来的一些细节……

  比如,那个铲铲是她在下班之后,路过某个小巷从巷子里面拿出来的,那时候她还一手扶着铲子一手回手机消息,而本人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比如,她在前往乱葬岗之前的半夜,是穿戴整齐之后从床底掏出那铲子,还锁上了家门才走进那条虚幻的巷子里面,临走前还看了眼梳妆镜,镜中的她显得是那么的冷静。

  比如,她在把红毛人头劈烂以后,沉着的把那几颗獠牙拔下来后转身离开,走进了那条熟悉巷子里,结果一个脚滑,獠牙掉进了嘴里……

  大概是当时的隙之人没有足够的能力控制驭鬼者,所以刁玉诗才逃过了一劫。

  白墨暗暗欣喜,这是自他处理隙之人事件以来,得到过最为具体的线索!

  可总算找到你了……

  :。: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wap.quge6.com

看过《神秘复苏之遵从内心的选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