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从圣墟开始反套路 > 381-385、星峰盛会,姚曦两世合一!

381-385、星峰盛会,姚曦两世合一!

  拙峰之上。

  随着姬家老者的动作,整片天空都黯淡下来,乌云翻滚,压落而下。

  噼里啪啦,乌云之中,一道道紫色的闪电闪耀澎湃,雷霆电芒,触目惊心。

  轰隆!

  闪电下劈,淹没拙峰。

  整座山峰淹没在雷霆电海中,可就在这时,那道掌印一变,化为拳头!

  他一拳轰出,金色的万丈拳芒冲天而起,天空中如烟花绽放,弥漫向四方。

  轰!

  那道拳印不止,直直迎面打来,姬家老者惊骇,连忙使用大虚空术,挪移!

  可那道拳印,却恍若有灵,仍然直直杀了过去,所过之处,虚空震颤不休!

  轰隆隆——!

  高空中,一股股恐怖的能量沸腾。

  叶凡心中的震惊彻底化为了震撼,他看不到战况,只听到砰砰之声响彻。

  一道道可怕的能量在虚空中肆虐,但拙峰之上,却是平静淡然如深潭一般。

  “仙长居然可以对决姬家长老?”

  叶凡震撼无比,这恐怕就是皆字秘的缘故,杨尘学会之后,简直狂猛无边。

  姬家老者使用大虚空术,鬼神莫测,闪现挪移在不同方向,这是无上秘术!

  杨尘却只是将神力化为掌印拳印,牢牢盘坐在殿宇中,跨越无穷距离而战。

  轰隆——!

  杨尘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如清风霁月,非常自然,但极度凶猛,狂暴的力量,打爆一切,虚空都为之颤抖,像是一个个涡旋在流转,直接挡住大虚空术!

  “虚空大手印!”

  姬家老者越打越是心惊,最后只得动用虚空秘术,拍出一只黑色大手印!

  那只黑色大手铺天盖地,盖压而下,将整座拙峰的山巅都笼罩在内,像是要将拙峰凭空抹去一般,称得上绝世恐怖!

  “不好!”

  叶凡面色一白,这种场面太可怕了,让人心惊肉跳,这恐怖的波动像是有大魔出世,让人有一种肝胆俱裂的感觉。

  “他疯了,虚空大手印?!”

  李若愚同样震惊,这是姬家虚空经的无上秘术,惊骇人间,让人生畏。

  这一掌拍出,根本无法生出抵抗之心,实在可怕,如一方天宇倾覆了下来。

  正当李若愚准备出手之时,心中的震惊就化为了震撼,忍不住瞠目结舌!

  嗡隆!

  虚空爆鸣,一只白色的大手探出!

  天地间,道气弥漫,仙光阵阵,这一掌像是带着羽化飞仙之力,缥缈绝伦!

  轰!

  虚空大手印,那只巨大的黑色手掌盖压而下,这只白色手掌同样迎了上去!

  刹那间,拙峰之巅,白光与乌光交织碰撞,尘埃滚滚,能量光激荡肆虐!

  轰轰轰!

  阵阵沉闷的声响不断回荡,拙峰周围的山峰不断晃动,像是要裂开了。

  叶凡惊骇欲绝,李若愚面色惊愕,太玄门全部震惊,此刻无数人心惊胆战!

  幸好,最终两个掌印都消弭。

  没有毁灭的气息弥漫,所有光辉内敛,黑色大手印散开,白色掌印也消失。

  但李若愚却看得出来,姬家老者输了,杨尘最后留手,并未真的痛下杀手。

  “好一个拙峰,拙而不凡!”

  姬家老者降落在地,“不但李若愚你道法自然,居然还隐藏有如此人物!”

  “不知前辈驾临拙峰有何贵干?”

  李若愚笑着迎了上去。

  “李若愚前辈的前辈?”

  叶凡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人居然比李若愚的年纪还要大,他恐怕真的是姬家名宿,可惜他不知道刚才出手的是杨尘,这位姬家名宿只以为是拙峰隐藏高手。

  “静极思动。”

  这名姬家老人淡淡说道:“我出来走走,顺便寻找一个后人……”

  闻言,姬紫月无奈,只得走出,大眼睛转动:“祖爷爷……你怎么来了?”

  她刚才一直躲在杨尘所在的殿宇中,可惜杨尘不愿意为了她挡下姬家的人。

  “我怎么来了?”姬家老者气道:“你还问我,还不是为了寻你回去!”

  这次可是丢人丢大了,他被拙峰的隐藏高手如此痛扁,差点就出了洋相。

  果然,太玄门一位太上长老传音:“姬宏兄驾临我太玄门,怎么不打声招呼?”

  “贸然闯入,还望恕罪。”姬宏拱手行礼,飞向远方,与故人见面去了。

  姬紫月松了口气,叶凡同样松了口气。

  他刚刚差点以为自己要暴露了,毕竟绑架姬家小公主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最后,姬宏回到拙峰,但没有带走姬紫月而是匆匆离去,说是外面情况复杂,让姬紫月先留在太玄门,不要乱走。

  “情况复杂?”

  姬宏走后,叶凡看到太玄门掌教与名宿全都飞出一百零八座主峰,飞向远方。

  李若愚也走了,叶凡和姬紫月对视一眼,都满是不解,向着殿宇中走去,向着杨尘询问:“仙长,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那位疯老人出现了。”

  杨尘盘坐在地,头也不抬。

  “老疯子?!”

  姬紫月吓了一跳,这位她曾经听说过,这个老人疑似六千年前的绝代高手。

  果然,一日之后,有消息称传来!

  老疯子莫名出现在魏国境内……

  这则消息,震动了周围数十国。

  姬家、摇光圣地、太玄门全都有绝巅强者出动,追寻了下去,想要去寻找。

  “老疯子出现了,他应该会和原著一样来到太玄。”

  杨尘心中思索,他曾经在荒古禁地中见过老疯子,而后学到了天璇步法。

  而这次,老疯子前来太玄,他便可以学会残缺行字秘,果然太玄门来的对!

  行字秘,哪怕残缺也了不得。

  它远超越缩地成寸,咫尺天涯,可谓举世无双,天下间只有那个老疯子会。

  “老疯子来临,应该就是这几日吧。”

  杨尘静极思动,在太玄门转悠。

  叶凡在一旁跟着,姬紫月也想来,不过她被太玄禁足,根本无法随意行动。

  “域门……北域。”

  一边转悠,杨尘一边了解域门。

  要想前往北域,获得西皇经和恒宇经,荒古姬家和摇光圣地这两个地方。

  杨尘必须选择其中一个不可,不过他还没想好,但姬家大概率是不能去的。

  毕竟,杨尘先是击败了神体姬皓月的神话,挡住虚空镜,救下颜如玉等妖族。

  之后,又杀了姬家不知多少人,俘虏姬紫月,刚才又手痒与姬宏大战一场。

  实在不行。

  杨尘打算像原著叶凡一样隐藏身份,混入摇光圣地的挖矿大军,前往北域。

  思虑至此。

  杨尘突然回头,看向远方,那有一块大青石,上面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正是老疯子。

  他现在正侧躺在上,朝着夕阳。

  老疯子衣衫褴褛,看起来非常古旧,根本不像是这个时代的服饰,口中在喃喃着什么,浑浊的老眼挂着两行泪珠。

  “老疯子?!”

  叶凡目瞪口呆,满是不可置信的看向杨尘,他连老疯子会来太玄都算到了!

  血色残阳,枯藤老树昏鸦,落叶飘零,景象凄美,让人倍感凄凉与酸涩。

  老疯子躺在大青石上,面对着夕阳,浑浊的老眼中满是眷恋,两行热泪滚落而下,在好似朽木的脸上显得格外醒目。

  这本是一个盖世强者,六千年前便已经在东荒难寻敌手。

  而此刻,却像是个孩子般蜷缩在这里,枯瘦的身躯瑟瑟发抖,让人心生怜悯。

  “那一年,夕阳如血,天璇染血。那一天,万物凋零,天璇殒落……”

  老疯子望着夕阳,不断落泪。

  时间悠悠而逝,夕阳彻底消失……

  轰!

  老疯子的双眸中突然射出两道夺目的神华,一下子洞穿了虚空,腾地坐起。

  叶凡吓了一跳,此刻浑身都在颤抖着,老疯子此刻像是换了个人,如同一柄绝世利剑出鞘,锋芒毕露,整片山岭都为之寂静,所有鸟兽都战战兢兢。

  “大哥!”

  叶凡惊骇,连忙看向杨尘。

  却发现他却是面色平静而淡然。

  如果说老疯子是一柄绝世利剑,而杨尘便是一座万古神山,巍峨而磅礴。

  老疯子流转出的庞大压力,无法想象,但杨尘却是稳稳屹立于天地中央。

  “他们的气息!”

  就在这时,老疯子转身,凝望杨尘与叶凡,双目似利剑,又宛若星空深邃!

  叶凡浑身毛骨悚然,这个老疯子太可怕了,是他见过修为最为恐怖的修士。

  幸好,有杨尘在。

  老疯子一只手抓着叶凡的手臂,一只手握着杨尘的手掌,双目悠远而深邃。

  “天璇……”

  杨尘并不惊慌,他知道老疯子并无恶意,只是感受到天璇圣女的气息罢了。

  果然,老疯子眸光一动,天璇圣女的身影再度浮现而出,伴随着密密麻麻的白骨,荒古禁地的恐怖场景,再度呈现。

  突然,老疯子抱头痛哭,如孤狼悲啼。

  “哈哈哈……”接着,他又仰天大笑,状若疯狂,不成仙,便疯魔!

  他一会哭一会笑,如同初次相遇一般,让人感到可怜又可叹,杨尘眸光悠悠。

  老疯子出自天璇圣地,六千年前便打遍东荒,难有抗手,可惜他的好友、他认识的人,全都埋葬在了六千年前,只剩下他一个人长存世间,正可谓……

  举世皆寂!

  荒古禁地景象再现,老疯子发出一声沉闷低吼,眸中射出光芒,刻下道字!

  随后,他双手滑动,荒古禁地的景象化成图案,铿的一声震音发出,指动!

  他在那副图案上,刻下一个仙字!

  以虚空为图,烙印灵韵,道字化仙。

  光华灿灿!

  图案流转出迷蒙气息,仙字道韵无尽,竟给人以大道无边,道法自然的感觉。

  轰!

  老疯子突然伸指,点在额头上。

  天空中的图案化成烙印,冲进眉心中,他脸上带着种种喜怒哀乐的情绪。

  老疯子眉心那道烙印浮现,但内部的影像越来越黯淡,只留一个“仙”字!

  光华灿灿!

  “斩灭过去,只留仙字?亦或者在铭刻过往,化为动力,今后只为成仙?”

  杨尘长叹一声,眸光悠悠。

  老疯子在青石上轻拍,顿时有朦胧光晕闪烁,最后浮现出一副神秘的图案。

  这一刻,他是神志清醒的。

  “这是行字秘残篇的图案!”

  杨尘默默将其铭记于心,可他突然发现,老疯子竟然在紧紧地盯着他看,就如同荒古禁地当日的天璇圣女一般!

  正待他想要询问时,老疯子离去。

  “罢了,来日自会知晓一切。”

  杨尘天眼展开,默默将行字秘残篇的图案铭记于心,道纹繁复,非常的深奥与艰涩,相对于当日荒古禁地的天璇步法来说,这才是真正的行字秘残篇!

  “一饮一啄,皆是天定?”

  杨尘已然将其完全记住。

  这幅秘图深奥玄奇,叶凡根本难以演化,他境界太低,但杨尘却是毫不费力。

  他学会了行字秘残篇!

  砰地一声,青石飞溅。

  杨尘一掌将青石粉碎,转身离去,叶凡跟在背后,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杨仙长,接下来我们去哪?”

  杨尘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淡淡说道:“跟着老疯子。”

  叶凡点点头,快步跟上。

  本以为世事已经足够玄奇了,可接下来的事情,已经超越了叶凡的想象!

  他看着老疯子一人杀入太玄门重地,如入无人之境,简直称得上所向披靡。

  无数灵宝漫天,散发着恐怖的波动,但老疯子袖袍一挥,所有灵宝都炸开。

  随后。

  数名太玄门长老冲出,却被老疯子轻叱一声,全部震昏在地,难挡分毫。

  “这就是域门么?”

  远处,杨尘看着这一切,老疯子此时所去的地方,便是太玄门的域门所在地。

  漫天星辰浮现,那里是一座山谷,有一座巨大的祭台,刻印有许多道纹,更有许多古字,标注了东荒的一部分区域。

  “可惜,最远只能去往东荒中部。”

  杨尘叹了口气,要是太玄门可以去往北域就好了,他就不用那么费心思了。

  但是,东荒南域和北域相隔的距离实在太远了,修士如果御虹而行,那需要花费数年苦功,必须要有域门不可。

  而有去往北域的域门,必须要圣地级别的势力不可,太玄门还是差了一筹。

  “快结束了。”

  杨尘自然知道老疯子到此为何,他想要借助太玄门的源,远距离横渡虚空。

  果然,不出杨尘所料,老疯子横渡虚空失败,化为仙茧而不死,陷入沉睡。

  “仙长,我们要不要去帮忙。”

  叶凡心中震撼,喃喃说道。

  “当然。”

  杨尘微微颔首,天璇步法展开,将老疯子扛在肩上,飞快向着拙峰而去。

  学会了行字秘残篇后,杨尘的速度快了一大截,称得上风驰电掣,咫尺天涯。

  叶凡吓了一跳,杨尘的学习能力实在太强了,这步法与老疯子的极为相似!

  他现在花着吃奶的力气在追赶。

  由于老疯子横渡域门失败,此刻太玄门内大乱,一百零八座主峰,很多强者冲向域门所在地,再不走来不及了。

  最后,杨尘轻飘飘将老疯子飞快带上拙峰,偷偷藏在自己所居的残破殿宇中。

  “这是!”

  李若愚悠悠出现。

  这里的动静自然瞒不过他,他看到杨尘带回了一位老人,就知道事情原委。

  “不成仙,便疯魔!”

  看着老疯子化成仙茧,李若愚以神识探查,他的道心顿时不稳,肌体竟有将要撕裂的感觉,自然大道流转不畅,前方的茧像是魔胎,让他阵阵心悸。

  “六千年前的盖代高手……”

  李若愚倒吸一口凉气,连续倒退,他不敢在胡乱探查了,这人太恐怖了。

  “杨小友,我拙峰恐怕容不下这尊大神……”李若愚无奈,苦笑着说道。

  杨尘微微颔首:“前辈,只需瞒过这几日便可,老疯子过几日便会离去。”

  李若愚点了点头,几天瞒得住的。

  “那我先走一步。”

  李若愚很快离去,他要配合杨尘演戏,不能暴露老疯子在拙峰的这件事情。

  听着杨尘与李若愚的对话,叶凡心中暗叹,闻道有先后,修行界以修为论辈,而不以年龄为界限,不愧是仙长!

  “仙茧,魔胎?”

  杨尘望着老疯子化成的茧,心中若有所思,难道老疯子真是偶然来到太玄?

  这不见得!

  叶凡刚从青铜仙殿出来,便距离太玄门不远,而后老疯子紧跟着也来到太玄。

  这未免太巧了!

  “妹妹,老疯子化仙茧,这要是和你没关系,我杨北辰打死都不相信……”

  杨尘上次在荒古禁地遇到老疯子,就感觉不对,这一切都显得太过巧合了。

  现在想来,女帝化仙茧,老疯子也化仙茧,可能老疯子与他的相遇,老疯子与叶凡的相遇,都是狠人有心安排的。

  “我与叶凡,谁才是相似的花?”

  这一点,杨尘不知道,那位女帝恐怕也不知道,她似乎在做着两手准备!

  同时,她也一个人做着两份投资。

  毕竟,狠人修行无数年月,积累无数,区区两个圣体,她还是养得起的……

  “不为成仙,只为在红尘中等你归来。”杨尘闭上双眼,盘坐修行。

  几日时间过去,风平浪静,太玄门漫山遍野都寻不到老疯子,也只得作罢。

  姬紫月倒是发现一些不对,但也不会声张,相处下来,也对杨尘印象改观。

  ……

  “来了!”

  这一日,杨尘睁开了眼眸。

  虽然老疯子没有暴露,但是由于拙峰复苏,皆字秘的传承再现,摇光圣地的人来了,而荒古姬家的人也到了……

  轰!

  天际有巨响传来。

  杨尘看到,九条青色的蛟龙,横贯天穹,犹如铁水浇铸而成,青色蛟鳞闪烁,充满了震撼性的力感,九龙拉着一辆黄金古战车,碾过苍穹,隆隆而来。

  那座黄金古战车上布满了刀痕箭孔。

  战车透发着无尽沧桑与久远的气息,沉凝而大气,如从历史画卷中冲出!

  “幸好我已经将老疯子转移。”

  杨尘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

  拙峰确实有传承,但这些人想要探寻皆字秘的传承,注定徒劳无功。

  李若愚符合拙峰主旨,都是枯守数十载,一无所获,直到杨尘叶凡前来……

  这次能得到皆字秘,自然是因为杨尘的双道果,可遮天原著中却不一样。

  “原著中,皆字秘真是悟出来的?”

  一时间,杨尘脑海中灵光闪烁。

  “拙峰的传承再现,只是个偶然?”

  他隐隐有所感觉皆字秘的传承,不是叶凡的主角光环,就是女帝的安排。

  毕竟,李若愚早不悟道,晚不悟道,叶凡一来他就悟道了?这是什么概念。

  “不管了,反正我也是有根脚的人。”

  杨尘不愿多做思索,继续闭目修行。

  这次,太玄门老疯子化茧,这倒是给了他一个提前领略不灭天功的契机。

  “女帝让天璇圣地白骨再现,也让老疯子与我相遇,自然不会一毛不拔。”

  在杨尘看来,老疯子化茧蜕变而升华,应该是因为狠人大帝的不灭天功。

  当然,这只是杨尘基于原著的猜测。

  杨尘体悟仙茧,再次开始闭关修行。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太玄门时不时有大人物驾临,全都是为皆字秘而来。

  拙峰几乎成为了一方圣土。

  而杨尘自然不会多做掺和。

  这几天,他一直在深谷中修行。

  深谷中有系统屏蔽,不可能有人发现杨尘和老疯子的踪迹,可谓是得天独厚。

  ……

  “杨仙长!”

  这一日,叶凡与姬紫月前来寻找杨尘,邀请他前往星峰盛会,那里天骄云集。

  “星峰?”

  杨尘心中思索,他想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星峰神子华云飞举办盛会!

  说起来,这华云飞也是个可怜人。

  他是星峰之主的幼孙,狠人大帝吞天魔功的传人,也是遮天中前期小有智谋的人物,也是书中的悲情人物之一。

  “静极思动,也罢去会会这华云飞,顺便领略一番东荒的天骄圣女们……”

  杨尘站起身来,前往星峰。

  他的身后,跟着叶凡、姬紫月。

  有叶天帝和未来仙人姬紫月作伴,这种待遇,杨尘也算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我记得这次盛会,姬皓月和摇光圣女都会来,说不定还有些意外收获。”

  一边想着,杨尘来到盛会召开之地。

  薄雾如烟,缭绕在山顶,山脚下则流水潺潺,古木伴老藤,甚是幽静。

  而前方,芳草地上。

  一些年轻男女席地而坐,每人身前都有一张木桌,摆满了果品与佳酿。

  叮叮咚咚!

  杨尘没有理会这些,他看到一名蓝衣男子在抚琴,双手拂动,如蝴蝶翩翩。

  他丰神如玉,俊美到令女人嫉妒,气质灵动,超凡脱俗,此人便是华云飞。

  “华云飞果然名不虚传,可惜相比杨仙长还是差了不少……”叶凡心想。

  华云飞确实俊美,但却是多了几分柔弱之气,不像杨尘俊美与阳刚浑然天成。

  “华云飞果然不简单,但还是比不上杨北辰这杀胚!”姬紫月也在思索。

  华云飞深不可测,当初曾以微弱差距败于姬皓月,但多年过去,更加神秘了。

  可惜,姬皓月败给了杨尘,华云飞恐怕也不会是杨尘的对手,毕竟姬紫月那天可是看到姬家太上长老姬宏都败了!

  当然,姬紫月不知。

  若是杨尘仅靠遮天法,四极大圆满的修为,他还不是太上长老姬宏的对手。

  毕竟。

  四极距离仙台还差了整整一个化龙大境界呢!

  何况,姬宏可不是简单的仙台一重,而是接近仙台二重的半步大能级人物。

  “三位到来,我星峰蓬荜生辉。”

  看到杨尘三人到来,华云飞面带笑容,邀请三人入座,可谓礼数周到至极。

  “客气了。”

  杨尘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

  华云飞人如其名,如流动的云,似拂动的风,给人一种飘渺而空灵的感觉。

  而华云飞的修为也不简单。

  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杨尘却看得出来,华云飞应该是吞天魔功,四极境界!

  “不愧十八岁就成为星峰年轻一代第一人,二十二岁,太玄门同代无敌!”

  杨尘心中思索,华云飞据说也修成了一种上古大能的异象,两年前曾经败给姬皓月,但闭关两年后,吞天魔功有所成就,两人再次一战,胜负犹未可知。

  现在。

  在杨尘看来,姬皓月恐怕不是华云飞的对手,当然有虚空镜就不一样了。

  华云飞自然不知,自己已然彻底暴露在杨尘的天眼下,此刻正笑着说道:

  “这位想来就是姬家公主吧。”

  姬紫月正想回答,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紫月,不要胡闹,跟我回去。”

  杨尘淡淡一笑,看向远方,果然不出他所料,姬皓月来了,而且不止他一人!

  “嗯?!”

  可就在这时,杨尘心神一跳!

  他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杨尘定了定心神,往着远处飘来的十几人看去,有男有女,皆气质不凡,男的英俊,女子绝美,恍若神仙中人。

  这些都是东荒南域大势力中的年轻英杰,除了姬皓月外,有一人格外惹眼!

  “嗯?!”

  摇光圣女姚曦正看着姬紫月和姬皓月叙旧,脸上露出明艳动人的笑容。

  但此刻,她的头却是忽然一痛!

  姚曦猛然回头,向着场中扫去,就看到一名少年,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果然,是她。”

  杨尘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

  万万没想到,姜洛神穿越遮天居然变成了姚曦,或者说她的前世身是姚曦!

  此时,姚曦的修为同样不弱,已经接近四极圆满了,可谓是远超原剧情。

  “两世合一,果然不凡。”

  杨尘哑然失笑,姜洛神一直想要修行跟上他的脚步,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只是,姜洛神的记忆还未苏醒,她的灵魂还处于蒙昧的状态中,不然还会更强,可谓是天资超凡脱俗,远超常人。

  两世合一,姜洛神也可以修行双道果,将来会有何等成就,那还真不一定。

  在杨尘看来,双道果加身,姜洛神根本不可能弱于所谓的神体等特殊体质!

  “怎么了?”

  姬皓月和华云飞都很惊异,而其余的年轻天骄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摇光圣女姚曦可谓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如谪仙临尘,明艳而出尘,可此时的状态很是不对。

  “没什么,我坐着休息一下就好。”

  姚曦摇头,在无数人惊讶的目光中,向着杨尘所在的位置而去,步履坚定。

  “怎么回事?!”

  叶凡惊呆了,他本来还担心姬皓月会来找事,但没想到摇光圣女居然先来了!

  而此刻,全场所有人已经不是惊呆可以形容了,而是彻彻底底的震撼莫名!

  “天呐!他是谁?!”

  “这名少年好生帅气!”

  “我总觉得今日要发生大事件!”

  堂堂摇光圣女居然向着一名陌生的少年走去,那名少年……他究竟是谁?

  此时。

  众人只知道杨尘来自拙峰,对杨尘做了什么完全不知,毕竟杨尘一到拙峰就闭关,根本就没有见过外人。

  “是他?!”

  顺着众人目光望去,姬皓月吓了一跳,这人怎么来了太玄,不是在妖族么?

  华云飞眸光悠悠,若有所思,他只知道杨尘和叶凡来自拙峰,才好礼相待。

  可现在看来,杨尘很不简单啊。

  让姚曦青睐,令姬皓月都动容!

  一下子倾倒东荒南域两大绝顶势力,杨尘的身上一定隐藏有什么秘密?说不定,他会是自己想要寻找的特殊体质!

  华云飞心想:“有意思,神体,元灵体,现在又加上一个神秘体质……”

  而此时,杨尘并没有在意外人的看法,而是看着摇光圣女姚曦,坐了下来。

  最让众人觉得人神共愤的是:姚曦居然脸红了,整个人看上去越发娇艳动人!

  姚曦贴着杨尘的耳朵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看到你我就头疼!”

  “如果我和你说有来世,你会相信么?”耳边吐气如兰,杨尘却是面色平静。

  姚曦越发贴近,淡淡说道:“来世?这种骗小姑娘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既然不信,那就算了。”

  杨尘后退半步,姚曦一愣,坐回原地,心中突然觉得有些怅然若失起来。

  看到两人分开,姚曦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众人的好奇心已经按捺不住了。

  可看到姬皓月和华云飞都没说什么,众人一时间自然也不好意思开口询问。

  “这杀胚和姚曦什么关系?”

  此刻,姬紫月眨了眨大眼睛,心中像是猫爪子在挠一样,同样非常好奇。

  叶凡和姬皓月同样如此,杨尘不是和颜如玉是一对么?和姚曦是怎么回事?

  华云飞也在心中思索,他居然……看不透杨尘的修为,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来世?你说说看,没准我就信了呢。”姚曦没有在意他人的看法,问道。

  杨尘眼皮低垂,淡淡说道:“来世,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不信便算了。”

  姚曦虽然是姜洛神的前世,但并不代表她就是姜洛神,杨尘爱的是姜洛神,并不是姚曦,既然姚曦不相信来世……

  杨尘也不打算让姜洛神恢复记忆。

  他有的是办法将姜洛神的灵魂取出,重新投胎转世,同样能走上修行之路。

  当然,这样的话,姜洛神从婴儿开始成长,杨尘需要多等上十几年。

  但他并不在意,别说十几年了,为了姜洛神,等上千年万年又何妨呢?

  “其实……”

  姚曦看着杨尘淡漠的神情,心中忽然一痛,忍不住贴着耳朵,细声解释道:

  “我没有不信,我只是好奇,我的来世会是什么人,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杨尘微微颔首:“来世,你会出生在美满的家庭中,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那样的生活,是我想要的。”姚曦闻言一叹,她确实是摇光圣女不错。

  但她并没有所谓的自由,除了修行之外,生活极度枯燥,高高在上,万人敬仰,可背后的痛苦与孤寂,又有谁知?

  “那你呢?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姚曦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娇艳的红唇越发动人,桃花眼忽闪忽闪,熠熠生辉。

  “夫妻。”杨尘淡淡说道。

  噗!

  姚曦没忍住一口喷了出来,她跟这个十来岁帅得不像话的少年居然是夫妻?

  可看着杨尘认真的面容,姚曦觉得他并非在开玩笑,而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难道我来世真的和他是夫妻?”

  姚曦心中有些举棋不定起来。

  杨尘确实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要依赖,就好似他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爱人,感觉骗不了人。

  而且,坐在杨尘的身边,她的心灵极度宁静,所有的烦恼忧愁全部都消失。

  “说不定,你真的会是一个好的丈夫。”望着杨尘许久,姚曦悠悠说道。

  杨尘闻言,却是摇了摇头:“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但可惜,我并不是。”

  “为何?”姚曦目光一凝。

  “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我杨北辰不负天下人,唯独负了她。”杨尘眸光悠悠,轻声叹道。

  圣墟中,他确实给了姜洛神一切,但却是没有给她最想要的陪伴。

  他一直忙着征战。

  域外降临,地球面临大劫……

  身为天宫之主,北辰天君。

  杨尘带领地球鏖战诸天敌手,从圣人强者再到映照诸天,战斗从未停止。

  没有辜负天下人的期盼,却辜负了姜洛神,让她一个人在泰山之巅,苦等。

  “哎……”姚曦叹了口气:“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我觉得你有苦衷。”

  “或许吧。”杨尘笑了笑。

  “我觉得你们之间缺乏沟通,在她心里,你不一定就辜负了她呢……”

  姚曦斟酒,递了过去。

  杨尘接过酒杯,抿了一口,笑道:“虽然外貌不一样,但你和她很像。”

  “是么?”姚曦舐了舐舌头,忽然上前,红唇贴在了杨尘的脸颊上,说道:

  “性格,也像么?”

  杨尘眨了眨眼睛,“像。”

  被动受撩,可不是他的风格。

  姚曦笑了笑,想要脱身,不料被杨尘一搂,整个人一下子倒在了他的怀里。

  “你……”

  在姚曦不可置信的神情中,杨尘印了上去:“盖个章,以后你是我的人。”

  啪嗒!

  看着这一幕,有人的杯子掉到了地上,有人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有人甚至大哭起来,有人恨不得以身代之。

  “你!”

  此刻,姚曦窈窕的身形,纤纤细腰被杨尘搂着,整个人从锁骨到脖子都羞红一片,娇艳欲滴,像是绽放的花朵。

  而杨尘端坐在地,黑发飘荡,一只手搂着姚曦,一只手喝着酒,潇洒自在。

  亲吻的同时,酒液也灌了进去,姚曦直觉得浑身酥麻,一下子提不起力气。

  “唔,羞死人了!”

  姬紫月眨了眨眼睛,满是惊讶。

  “杨北辰,这人真是……”

  姬皓月一脸无语,在他看来,颜如玉要看到眼前这一幕,估计会心碎不止。

  “杨北辰?很有趣的人呢。”

  华云飞暗自赞叹,杨尘的自由随性,是他一直在追寻的,可惜就是得不到。

  “难道我要添上一位师娘了?”

  叶凡惊讶不已,心中想到。

  言传身教!

  虽然杨尘并不认他的这个徒弟,但在叶凡眼中看来,杨尘就是他的师尊。

  看到姬皓月等人怪异的眼神,姚曦回过神来,道:“我不敢了,你放手!”

  “你看姬皓月不爽?”

  杨尘忽然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姚曦一愣,道:“姬家神王体,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摇光圣地与姬家虽为盟友,但私下却是竞争关系,因为姬皓月,我姚曦不知道挨了多少骂,吃了多少苦头呢。”

  姚曦大吐苦水:

  “幸好最近好了点,姬皓月出世就败给了一位神秘少年,可谓是让姬家二十年的辛苦都白费了,我非常感谢他!”

  “感谢?”杨尘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你想怎么感谢,以身相许么?”

  “我呸!”

  “他……好像才十来岁。”姚曦道:“我奉了摇光圣地的命令,一直在找他,可就是找不到,南域太大,简直像是大海捞针,估计以后也找不到了。”

  “年龄不是问题。”

  杨尘非常认真的说道:“说不定,你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呢?”

  “灯火阑珊?”姚曦一愣,道:“你不会说你就是那位……神秘少年吧?”

  :。: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wap.quge6.com

看过《从圣墟开始反套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