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 > 第三十八章 这孙子想当爷爷

第三十八章 这孙子想当爷爷

  坐在画架前面,描绘着人皮的这个人,通体都是血红色。

  因为他自身没有人皮,血肉都是暴露在了空气里的,甚至可以清楚看到他身体里的血管在一下一下的跳动,至于面部五官,更只是几个血窟窿。

  再看他手中的笔,同样不简单。

  笔杆看着像是人骨,笔毛就不知道是什么材料了。

  这人在画皮时,每画几笔,就会扭头冲着歪倒在旁边,昏睡不醒的丫鬟和奶娘,张开他血窟窿一样的嘴巴,吸上一口气。

  他吸的,是这些人的阳气与活气。

  每被吸一口阳气与活气,丫鬟和奶娘头上的白发就会多出几根,眼角的皱纹也会增加一点。

  而这人在吸取了阳气与活气后,先是让其在身体里面过一圈,然后张开嘴巴,吐出如蛇一般分叉的舌头,在笔尖上舔一舔,再继续描绘人皮。

  它是在以人的阳气与活气作墨。

  唯有如此,才能让人皮不腐不朽,才能压住它的死气与妖气,不被旁人看出破绽。

  之前去驿站偷袭的纸人,就放在一旁的书桌上。

  这个时候的纸人,没有了阴森诡异的感觉,看着就像是一个又一个憨态可掬的年画娃娃。

  任凭是谁,都很难将它们与勾人性命的妖鬼挂上钩。

  虽然早就猜到了张本悟有问题,可是在亲眼看见了画皮的诡异一幕后,朱秀才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连苏见晴也是面色凝重。

  唯有秦少游和苏听雨的反应不太一样。

  或者说是不太正常。

  秦少游看到假张本悟,心中顿时冒出了与他之前看到阮香香时一样的念头:这个家伙应该很好吃!

  甚至,不知道是心理因素呢,还是怎么回事,他居然感觉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还刺激了他的味蕾,让他嘴里分泌出了不少唾液。

  简而言之,就是:这货好香,好想吃!

  苏听雨也很激动,她对假张本悟很感兴趣。

  但她不是想吃假张本悟,而是觉得这个妖鬼看着好新奇、好有意思,想要带回玉皇观,去拆骨剃肉,解剖研究。

  两个对假张本悟产生了兴趣的人,很快察觉到了对方的异常。

  他们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瞥了对方一眼。

  在看到了对方脸上的期盼与激动后,又齐齐皱眉,想着:这女人(男人)是什么毛病,为什么看到妖鬼会兴奋成这样?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

  紧接着又一同想道:他(她)该不会是跟我一样,想要研究(吃掉)妖鬼吧?

  这还是个同道中人?

  秦少游和苏听雨并不觉得高兴,反而是暗自戒备。

  一个是怕对方会抢自己的食材。

  另一个则是担心对方会抢走自己的研究材料。

  苏见晴紧盯着画皮的假张本悟,没有注意到自己妹妹正在和秦少游大眼瞪小眼。

  她声音极低的说:“这是画皮鬼,它们最喜欢扒活人的皮作衣,混迹在人群里盗吸活人的阳气与活气。被它吸了阳气与活气的人,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厄运缠身乃至丧命!”

  朱秀才同样很小声的说:“这个画皮鬼为什么要扮成张本悟呢?不可能只是为了盗吸张府下人的阳气与活气吧?”

  苏听雨跃跃欲试:“想那么多干嘛?把它捉起来问问,不就全知道了?脱下画皮,是画皮鬼最虚弱的时候,以我们四个人的实力,活捉它不难。”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将画皮鬼活捉回去,进行各种试验了。

  没等秦少游开口阻止,苏见晴就抢先一步说:“不行。这个画皮鬼扮成张本悟,绝对是有大企图,很可能还与黑莲教的后续行动有关,我们这边一动手,立刻就会打草惊蛇,让黑莲教的妖人有所察觉,反而会坏了正事。”

  “没错。”秦少游点头附和。

  虽然他也很想扑下去吃了画皮鬼,但现在还不到时候,他只能将这份强烈的食欲压下。

  提议被否,苏听雨有些遗憾,但也没有坚持。

  秦少游想了想,觉得虽然不能打草惊蛇,但要是什么都不做,还是很不甘心。

  于是他说:“两位苏道长,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在不让画皮鬼察觉的情况下,阴它一把?”

  苏听雨摇头。

  她的道法,走的都是堂堂正正的路子,并没有阴人的招数。

  苏见晴却有主意:“我可以对人皮下诅咒,在需要的时候启动,将画皮鬼短暂封禁,使它动弹不得,不过我需要有人将它从人皮前引开。”

  “需要引开多久?”朱秀才问。

  “至少五息的时间。”

  “五息吗?我试试。”

  朱秀才悄无声息的爬下墙,消失在了黑暗中。

  不一会儿,几声狗叫从张府大墙外传来。

  书房里的画皮鬼,在听见这几声狗叫后,猛然站了起来。

  因为这几声狗叫,与被秦少游买走的那条狗的叫声,非常相似。

  画皮鬼下意识的就要冲出书房,但很快意识到自己还没有穿人皮,又忍住了。

  想了想,它走到书房紧闭的门后,朝着外面大喊:“来人!”

  守在远处的护院听见声音,急忙赶了过来,隔着门问:“小公子有何吩咐?”

  “你们去看看这是哪儿传来的狗叫声,把那条狗给我带过来。”

  画皮鬼现在讲话的声音,与下午秦少游等人见到它时,又有了变化。

  沙哑感明显少了许多,更像是张本悟的声音了。

  门外的护院虽然对这个命令很诧异,但是不敢质疑,也不敢拒绝,在留下了几个精锐继续看院外,其余的人全都撒了出去找狗。

  可画皮鬼依旧不满足。

  它是真心想要找到那条狗,将其做给张侍郎吃,以尽孝心。

  所以在吩咐完了门外的护院后,它又折返到书桌旁,用没有人皮的手拿起了桌上的年画娃娃,口中念念有词。

  片刻后,这几张憨态可掬,乖胖可爱的年画娃娃,便摇摆着化作了一个又一个苍白诡异的纸人,从门窗的缝隙钻了出去。

  与此同时,灵巧如猫的朱秀才,已经回到了屋顶上,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大苏道长,你的诅咒下成功了吗?”

  “成了。”苏见晴点头道。

  在画皮鬼去吩咐护院的短短数息时间里,苏见晴仗着她是灵体鬼修,直接穿过屋顶,飞到了画架上的人皮前,用法力在上面加了几笔。

  她加的这几笔,形成了一个诅咒,但因为无色无迹,画皮鬼根本察觉不到。

  秦少游却在担心另外一件事:“马和尚他们还在外面呢,你装狗叫,不会害了他们吧?”

  朱秀才说:“放心吧大人,我有溜出去给马和尚他们打招呼,让他们藏好。而且我学狗叫的位置,与他们藏身的方向离很远。”

  “那就好。”秦少游放下了心。

  既然窥破了假张本悟的身份,又给它的画皮动了手脚,秦少游等人便要离开张府,去往下一个可疑点侦查,为大部队到来后的围剿行动做踩点。

  可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一个下人打着灯笼,引着张侍郎走了过来。

  张侍郎本来都要休息了,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喧哗,叫来人一问才知道是自家孙子派了护院去找狗,于是就过来看看。

  书房里的张本悟,在察觉到了张侍郎的到来后,显得有些慌乱。

  它顾不上再继续画皮,赶紧一把抓过来套上,又冲着昏睡的丫鬟和奶娘吹了口气。

  丫鬟和奶娘立刻苏醒,在自责的同时也很纳闷,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睡着了呢?

  张侍郎很快进入书房。

  等张本悟给他问安后,才道:“这么晚了还没睡,你在做什么?”

  画皮鬼摆出了一副认真向学的模样:“孙儿在读《尚书》。之前靠着十六字心传摆脱妖鬼,让我进一步认识到了圣贤书的重要性。”

  张侍郎果然大喜,勉励了几句后,又问了他几个《尚书》里的问题,见他回答的都不错,顿时很欣慰,连连点头。

  “你以后在治学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问我。”

  “孙儿谢过祖父。”

  画皮鬼在陪着张侍郎爷慈孙孝了一会儿后,忽道:“祖父,您能给我说说您以前做官的事情吗?”

  张侍郎有些诧异:“你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了?”

  画皮鬼道:“因为孙儿以后也要像祖父一样,做一个上辅君王下忧百姓,以国家社稷为己任的清廉名臣!”

  “哈哈哈。”

  张侍郎被‘自家乖孙’的马屁拍的喜笑颜开,还真就讲起了他当初做官时的事情。

  画皮鬼在这个过程中,时不时的提出几个问题,不动声色的就将话题从如何做一个好官,绕到了讲解张侍郎的人际关系上去。

  浸淫官场多年的张侍郎,虽然是个老狐狸,可又怎么会怀疑自家乖孙有坏心眼呢?

  但趴在屋顶上的秦少游他们,却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这个画皮鬼,是真的想要做官!

  准确的说,它是想要做张侍郎!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wap.quge6.com

看过《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