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 > 第二十二章 绝望的野狗

第二十二章 绝望的野狗

  时间很快来到午后。

  一队骑兵出现在了乌家堡外,领头的正是朱秀才。

  守在墙楼上的力士,在远远看到他们后,赶紧去通知了秦少游。

  等秦少游赶到时,这队骑兵已经来到了乌家堡下。

  除了朱秀才与他带走的几个力士外,队伍里面还有一个秦少游的熟人——许总旗。

  薛青山将他的亲信总旗派来了,看来是很重视这个案子。

  再看许总旗带来的人,都是在最近几个月里,增补到雒城镇妖司的新人。

  秦少游瞬间明白了姐夫哥的心思。

  “看来我这个姐夫也在担心,怕雒城镇妖司的那群老人里,有人是被乌家收买了的,来了后会趁机搞事,阻碍调查,甚至毁灭证据……”

  邬堡外,朱秀才看到了秦少游,高声喊道:“大人,我们回来了!”

  “开门。”

  秦少游从沉思中回过神,扭头向马和尚吩咐,随即走下墙楼,去迎接许总旗与朱秀才等人。

  邬堡的大门很快打开,骑兵队伍陆续入堡。

  秦少游先是对着朱秀才和几个力士道了声“辛苦”,然后才向许总旗拱手行礼。

  许总旗看到秦少游,很是高兴,一把拉住他说:“薛大人让我给你带句话——你小子干的漂亮,真是一员福将!”

  传完了话后,许总旗便让手下去跟朱秀才、马和尚等人进行交接,又让随队过来的镇妖司祝由医,去查看昏睡商队人员的情况,想办法将他们唤醒。

  许总旗自己则拉着秦少游继续说话。

  “薛大人刚接手雒城镇妖司,正需要作出一些功绩证明自己,也是堵小人的嘴巴。你给他送来了这么一个大案,他可是高兴的不得了,连连夸你。这一次我们非得顺藤摸瓜,将与乌家有瓜葛的守夜人与官吏,全部揪出来铲除掉不可!”

  秦少游立马懂了。

  姐夫哥这是要拿乌家的案子来立威啊!

  除了被乌家收买的守夜人外,说不定还要趁机拿下一批不听他话的人。

  对于这种官场上面的权力斗争,秦少游没有兴趣掺和。

  许总旗也看出来了,所以在简单的聊了几句,让秦少游知道大概情况后,便结束了这个话题。

  两人来到了交接现场。

  许总旗按例询问:“乌家的人与财产都在这里了?你们没有徇私舞弊放走乌家的人,中饱私囊贪墨乌家的财产吧?”

  “没有,我们不是那种人!”

  秦少游一脸正气。

  许总旗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只是随便打量了秦少游手底下的几个力士一眼。

  力士们纷纷回以笑脸,就是笑的有些生硬。

  其中一个力士有些紧张,在被许总旗看了后,下意识的就要用手去捂住腰,似乎想要掩盖什么。

  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手一放到腰带上,反而是把藏在里面的东西给压了出来,当啷落地。

  在一块金饼,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璀璨。

  情知闯祸了的力士,瞬间急出一头冷汗,慌忙俯身去捡掉落的金饼。

  结果金饼还没捡到,又从他的怀里落出了两块银饼。

  力士顿时僵住,不敢再动了。

  气氛立刻凝固,大家都有些尴尬。

  还是秦少游最先反应过来,瞪了这个力士一眼,装作没事人的说:

  “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钱捡起来!好不容易攒了一点儿积蓄,就要拿出来臭显摆是吗?”

  “是,是。”

  虽然挨了骂,这个力士却松了一口气,赶紧把地上的金饼银饼捡了起来,塞进怀里。

  旁边的同僚也松了口气,小声责备:“你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

  力士用更小的声音回答:“我也不想啊,大人给的金银太多,我袖兜、怀里都揣不下了,被许总旗扫了一眼后,心头顿时紧张……”

  秦少游回过头,面色不变的向许总旗解释:“这个力士为镇妖司效力多年,有点积蓄很正常,对吧?”

  “对,很正常。”许总旗干笑了两声。

  心里面则在吐槽:正常个屁呀,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金银是从哪儿来的吗?他一个力士,仅靠薪俸,怎么可能攒的到这么多!

  但许总旗并没有揭穿秦少游。

  一方面是因为秦少游与薛青山的关系。

  另外一方面,从缴获里拿些钱货入兜,也算是个不成文的潜规则了。

  虽然大夏律明令禁止,可实际上只要做的不过分,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当做没有看见。

  别说秦少游等人了,就是他许总旗,在将乌家的这些财货押送回雒城之前,也是要过一道手的。

  秦少游手底下的这些力士,以前也没有少干这种事,只是这次拿到钱财实在有点多,才让他们感觉紧张。

  眼看自己带来的人,已经跟秦少游他们交接的差不多了,许总旗挥手赶人。

  “行了,你们赶紧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再不走,我怕你们不能赶在天黑之前抵达目的地。”

  他这么着急赶人,也是害怕那个倒霉催的力士继续留在这里,又会闹出一些别的幺蛾子,让大家没法下台。

  秦少游求之不得,拱手道:“那我们走了,这里的事情,就辛苦许总旗了。”

  许总旗拱手回礼:“谈不上辛苦,都是应该做的。祝你们一路顺风,早点破案。回到雒城后,我请你喝酒。”

  他这次沾了秦少游的光,能捞到不少功劳与油水,再加上他也想跟秦少游拉进关系,便主动示好。

  “那就先谢谢许总旗了。”

  秦少游自然不会拒绝对方的好意,一口应下,然后翻身上马,带着朱秀才与马和尚等人出了乌家堡,朝着绵远县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一路他们走的很顺利,没有再遇到什么意外。

  赶到绵远县城时,天色尚明,县城的大门还开着。

  相比雒城,绵远县的城墙与城门都要小上不少,但城里城外的狗,却是挺多。

  一队士卒守在城门处,检查着进出城门人的身份与行李。

  看到秦少游等人的到来,这队士卒立刻警惕了起来,因为他们一个个身材都很魁梧,还带有兵器。

  一个头目模样的壮汉,单手扶刀,出声喝问:“止步下马!你们是什么人?来我绵远县做什么?”

  “我们是从雒城来的巡捕,奉命来绵远县公干。”

  秦少游从随身的行囊里,摸出了一块雒城捕快的腰牌与相关公文,让朱秀才拿过去给对方看。

  捕快的身份,是他们这次的伪装。

  既有权利查案,又不会让偷盗孩童的妖鬼太警觉。

  毕竟,普通的捕快很难对付得了妖鬼。

  士卒头目验看了腰牌,虽然看不懂公文上的字,却仔细对比了公章。

  在确定无误后,他将这些东西还给了朱秀才,一边示意手下放行,一边问:“公干?你们是来查孩童失踪案的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秦少游收起腰牌和公文,随口问道。

  士卒头目哂然一笑。

  “这还用问?我们绵远县这两个月里,除了孩童失踪的案子,还有什么案子值得让府城的捕快过来调查?

  不过要我说呀,你们来了也调查不出个什么头绪。

  因为这个案子,根本就不是人为,而是妖鬼干的,应该让镇妖司派人来才对!”

  “镇妖司那边最近在对付黑莲教妖人,一时抽不出人手。”秦少游半真半假的说,紧接着问了句:“这两天有孩童失踪吗?”

  “怎么没有?就在昨天晚上,张侍郎的嫡孙失踪了。

  县太爷深夜被叫到张侍郎府上,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县里的捕快、守夜人连夜搜查,闹的全城鸡飞狗跳,可是到头来,依旧是什么都没有查到。”

  “张侍郎的嫡孙也失踪了?”

  秦少游忍不住皱眉,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在秦少游他们准备进城的时候,有个力士按捺不住好奇,向城门士卒问道:“老哥,你们绵远县怎么这么多狗啊?”

  “这些都是野狗。”城门士卒回答道,“这几个月里,很多野狗跑到我们绵远县来,甚至还跑到居民家里,赶都赶不走。有人干脆捉了这些狗,杀掉吃肉,据说味道很是鲜美。”

  “野狗么?”

  秦少游眉头微挑,向着在周遭徘徊的狗群投去审视目光。

  “咦?”

  看过之后,他有些诧异。

  他居然是在这些野狗的眼睛里,看到了绝望与痛苦。

  这狗……也是会绝望的吗?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wap.quge6.com

看过《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