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 > 第八章 贵人看重?

第八章 贵人看重?

  突然出现的古怪食欲,让秦少游忐忑不安。

  他再也没有心思吃面,放下碗,扭头看向旁边的朱秀才。

  朱秀才刚开始没当回事,一边跟同僚讨论着过去的车队与美人,一边吃着面。

  可秦少游的目光实在太诡异,看的他心头发毛,不得不问:“大人,您干嘛一直看着我,是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没事,继续吃你的面吧。”

  秦少游挪开了目光,转而打量起了马和尚等人。

  片刻后,所有人都被看的毛骨悚然、屁股发凉。

  秦少游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还好,不是我的问题,我并没有变成想吃人的妖怪。”

  原来,他刚才盯着大伙儿看,是想要确认他是不是真的对人产生了食欲。

  结果证明,并没有那回事。

  不管他是看的几个手下,还是看的街道上面其他人,都没有再生出‘这个人应该很好吃’的念头。

  相反,因为看朱秀才、马和尚等人太久,还影响了食欲,没有了胃口。

  “既然不是我的问题,那就是马车上的小娘子有古怪!她是个妖怪?掀开帘子看我们,是想要记住我们的模样,好防着我们?又或者……她是想要对我们下手?”

  想到这里,秦少游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他觉得这个事情必须要弄清楚,便对朱秀才小声吩咐:“去查一下刚才那支车队的来历,以及每个人的底细。暗中调查,别让他们有所察觉。”

  朱秀才捧着面碗,坏笑着问:“大人,您可是看上马车里的小娘子了?”

  “让你去查你就去,哪来的这些废话。”

  秦少游没有告诉朱秀才,他查车队,并不是因为看上了马车里的小娘子,而是想要吃掉她。

  这个理由他就算是说了,朱秀才等人恐怕也会理解错‘吃’的意思。

  “是,我这就去查。”

  见秦少游表情严肃,朱秀才猜测事情很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样,便收起嬉笑放下面碗,快步走出面摊,消失在了街角。

  秦少游则带着马和尚等人,返回了镇妖司衙门。

  因为昨天忙了一个通宵,秦少游便让手下分作两批轮流休息,他则继续蹲守春宫书,等待画中鬼的出现,顺便习练轻功。

  半个时辰后,朱秀才回到镇妖司衙门,向秦少游汇报:

  “大人,之前那支车队,是城里面的飘香院要开业了,花重金从州府请来造势的名妓……”

  “名妓?”

  “是的。我们看到的漂亮小娘子,是州府春香楼里的头牌,名叫阮香香。其它马车里的人,也都是州府各青楼的头牌。”

  “软香香?香是我闻到了,就是不知道她有多软?”

  几个力士面露憧憬。

  但也仅仅只是憧憬一下罢了,青楼的消费很高,想要试试头牌花魁有多香多软,更是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

  他们是绝对消费不起的。

  马和尚宣了一声佛号,摇头叹息:“如今这个世道,许多人连饭都吃不起,居然还有青楼开业,还搞的这么大张旗鼓……”

  “就是,他们不怕折本吗?”一个力士接话道,“请那么多头牌花魁,得花多少钱啊?够跳多少次砂舞了?”

  马和尚一脸错愕,他感叹的可不是这个啊。

  “你们不懂了吧?越是世道不好,青楼的生意反而越好。”

  朱秀才冷笑着说:“不管世道好坏,苦的永远都是咱们这些平民百姓。所谓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便是这个理儿。”

  秦少游皱了皱眉,打断道:“这些话就别抱怨了,要是被有心人听去,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朱秀才脸色微变,赶忙道:“大人教训的是。我也就是在您和弟兄们面前,才敢发牢骚。有外人在时,绝对不会说这些话。”

  秦少游微微颔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在沉吟了片刻后,他做出安排:“你这几天带人去盯着飘香楼,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朱秀才立刻答应,紧接着压低了声音问:“大人可是对车队里的人有怀疑?是阮香香吗?”

  秦少游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先盯着,没有问题最好。”

  “明白。”

  朱秀才点了点头,不再多问,从力士中挑出两个伶俐的,跟他一起换上便装,去往飘香楼盯梢。

  转眼两天过去。

  在这两天里,秦少游一直保持着足够的小心与谨慎,防备着可能会出现的妖鬼报复。

  雒城镇妖司这边,则是针对黑莲教和画中鬼的案子,在全城进行了搜查。

  虽然查出了几个黑莲教的信徒,可是关于画中鬼的线索,却是一点儿也没有查到。

  而飘香院那边,朱秀才与几个力士昼夜不停的轮番盯梢,但反馈回来的消息,却是一切正常。

  无论是阮香香,还是当天车队里的其他名妓,全都只在飘香院里待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任何的异常。

  至于护送车队的镖师队伍,更是在当天就离开了雒城。

  另外,去往方亭县镇压黑莲教作乱的薛青山,则是一直没有回来。

  倒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而是在铲除了方亭县的黑莲教后,他便去往州城,向益州镇妖司的千户官汇报详情。

  这天下午,秦少游正在校场向同僚请教轻身功法,手下的一个力士急匆匆寻来,告诉他薛青山回来了,指名要见他。

  见到薛青山时,姐夫哥一脸的风尘仆仆,显然是刚刚赶路归来。

  打发走了屋里的其他人,薛青山拉秦少游坐下,先是一顿夸:

  “我刚回来就听说了你在这两天里做出的成绩,先是斩杀画中鬼,紧接着又查出了黑莲教潜入雒城传教的事,非常好!这下子,再没有人敢说你的闲话了。”

  秦少游虽然是按照规矩子承父业,可毕竟年轻,修为也不高,在当上小旗官后,还是惹来了一些闲言碎语。

  只是因为有薛青山在,才没人敢给他上眼药、穿小鞋。

  “都是运气。”

  谦虚了几句后,秦少游遗憾地说:“可惜驱使画中鬼的幕后妖鬼,始终没有找到。”

  “不用担心,我会安排老手去查这个案子。那幕后妖鬼不可能就这样收手,它只要敢再冒出来害人,我们就一定能够找到它、干掉它。”

  有了姐夫的这句保证,秦少游多少能够放下一点儿心了。

  紧接着,他主动汇报了盯梢飘香院的事情。

  薛青山听完后,平静问道:“你怀疑车队里的人有问题?”

  “是,尤其是那个叫做阮香香的花魁。”

  “理由呢?”

  秦少游犹豫了一下,说:“直觉……算吗?”

  总不能说是食欲吧……

  薛青山没有斥责秦少游胡闹,反而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算!”

  武夫因为血气旺盛,对于危险和妖邪之事,往往有着很高的感知力。

  所以在镇妖司里,直觉,还真的可以当作开启调查的理由。

  想了想,薛青山说:“稍后我会派人去盯着飘香院,你就不用管了。”

  “好的。”

  秦少游巴不得有高手出马。

  不过薛青山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愣住了。

  “你把手里面的事情都先放放,我这里有个任务给你。绵远县在这几天里,不断有孩童失踪,怀疑是有妖鬼作祟,你带人去查查。”

  “啊?”

  秦少游一脸错愕。

  说好的猥琐发育呢?怎么就要把我推出去浪了?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姐夫,你之前不是说让我留在你身边学习的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薛青山把手一摊,无奈的说:“我哪知道你居然是入了贵人的眼?这次去州城汇报情况,左千户特地给我说,你被贵人看重,让我给你加点担子,好好栽培。”

  “贵人?”

  秦少游觉得很诡异。

  他压根就不认识什么贵人。

  所以,这个贵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还看重他?

  是真的看重吗?还是另有所图?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wap.quge6.com

看过《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