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22章 丢手帕
  正当午时。

  城门处来往的行人依旧繁多。

  徐衍来到城门口,看到城墙上贴着海捕文书,好奇之下凑过去瞧瞧。

  文书上通缉一些重犯,多为横眉立目的凶煞之相,杀人越货者居多,赏金都在百两左右。

  不少钱呐,一个一百两,十个可就一千两了。

  徐衍默默算了算。

  即便进不去司天监,赏金猎人也算一个活计。

  看到最后,徐衍微微诧异。

  其他的通缉犯是百两银子,最后这个居然多达千两,而且画像还是个柔弱的宫女,与前边那些凶悍的面孔形成强烈反差。

  杀人越货的才值一百两,一个宫女却值一千两,这是犯了什么大罪?

  好奇之下,仔细瞅了瞅海捕文书的内容。

  宫女的罪行是盗取了慧宁宫的一盒子走盘珠。

  周围有不少人围观,七嘴八舌的,徐衍大致听出了原委。

  原来慧宁宫是皇后寝宫,丢失的珠宝引起皇后震怒,不少太监宫女因此事被杖毙,而主谋的宫女则逃之夭夭,至今下落不明。

  怪不得赏金那么贵,触了皇后的霉头哪有好果子吃。

  这要被抓住,还不得大卸八块喽。

  看了会儿热闹,徐衍走进城门。

  大商皇城,人口百万。

  长街四通八达一眼望不到尽头,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卖糖人儿喽!五彩的糖人儿甜着喽!”

  “酥饼!糖心儿的酥饼。”

  “红枣,最好吃的大红枣哩!”

  走在喧嚣的街头,徐衍四下观望,入眼的满是喧嚣热闹。

  一国之都,果然极尽繁华。

  抱着逛逛古都的心思,徐衍信步而行。

  走过茶馆,听到里面有说书人婉婉道来。

  走过酒家,见到里面有豪客在划拳行令。

  走过长街,看到人们形形色色各奔西东。

  走过古巷,捡到一方绣着白水仙的娟秀手帕。

  “公子,可否送上楼来。”

  徐衍抬头,见楼宇二层探出个女子,模样俏丽声如黄鹂,在她旁边还有不少姐妹在掩口娇笑。

  “是个书生呢。”

  “年纪轻轻,风尘仆仆,是来赶考的吧。”

  “模样真好,眉清目秀的。”

  “没准人家是未来的状元郎呢。”

  楼上传来莺莺燕燕,徐衍有些摸不着头脑。

  飞来的桃花运?

  不太像,谁家养那么多闺女,一群一伙的。

  瞄了眼大门上的招牌。

  翠云楼。

  门口的伙计凑了过来。

  “白花儿手帕一方!恭喜客官!我们翠云楼的姑娘在大商可是数一数二的,绝不会让您失望,能用这白花儿手帕的姑娘更是翠云楼里的花魁,至少每位二百两起价,您拿着手帕上去,可抵二十两银子呢。”

  原来是个青楼的九折门票。

  徐衍将手帕团成一团扔在伙计脸上,扬长而去,头都没回。

  楼上的姑娘也不恼,叽叽喳喳的说笑起来。

  “呦,还是个自命清高的,瞧不起我们这些风尘子女呢。”

  “瞎说,人家一定是苦读圣贤书,不屑于混迹勾栏瓦舍,将来是要出人头地的。”

  “公子多风流,没有我们女人,他们读再多的书有什么用。”

  “没准是人家看不上你们这些庸脂俗粉呢。”

  “你才是庸脂!你才是俗粉!姐妹们收拾她。”

  “好痒好痒!我错啦姐姐们,放过我吧,呀!”

  楼上的姑娘们打闹在一起,没人听到远去的书生嘴里的呢喃。

  “二百两!玩不起……”

  走出遍布青楼的街巷,徐衍才知道在大商皇城,丢手帕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含义。

  皇城实在庞大,半天时间逛不到多少地方。

  黄昏之际,寻了处偏僻的小客栈落脚。

  别看客栈不大,收费可不低,一两银子只能住十天,换成铜钱是一百钱一晚。

  寸土寸金的国都,看来什么时候都一样。

  交付押金,入住客房。

  屋子比较干净,被褥都是新的,仅提供早点,午饭晚饭得自己解决。

  小客栈有专门的后厨,可以点菜吃酒,门口挂着价格表。

  徐衍扫了一眼,不便宜。

  这种时候终于章显出身为尸体的好处。

  不用吃喝,甚至住店都不是必须的,更没有饿死一说。

  坐在屋子里,徐衍回想着白天的所见所闻。

  皇城确实繁华,由此看来大商即便不是鼎盛时期,也绝非衰败的国度,皇帝或许痴迷于九龙柱那等外物,但国力应该不弱的。

  尤其在街上的时候,偶尔能看到一些脚步稳健气息绵长的身影。

  这些人年纪各异,模样不同,但气质与普通人有着绝对的差距,他们目光更有神,感知敏锐,走在人群里往往能让身边的普通人不由自主的避开。

  一定是修行者!

  徐衍基本能断定,大商皇城的街头巷尾,有着不少的修行者存在。

  夜幕降临。

  外面大厅里传来阵阵喧哗。

  饭点儿到了,小客栈变得热闹起来。

  徐衍走出房间,在大厅里寻了处座位,一边喝茶一边听着旅客们谈天说地。

  人们从天南海北的趣闻,谈论到兴师动众的九龙柱,从皇朝大事谈论到勾栏瓦舍,又从衣食住行谈论到修行界。

  在大商,修行者的存在并非隐秘。

  从人们的谈论中,徐衍总结出关于修行界的大致规则。

  修行,有着固定的等级境界,最初的境界叫做炼气境。

  炼气境的心法不难弄到,大户人家只要肯花钱就能买到,但不允许随便外传,如果花费得起大价钱还能请来炼气境的修行者辅导传授修炼经验,甚至有修行者成立镖局,可以花钱雇佣。

  修行者虽然不少,但实力参差不齐。

  从旅客们的口中徐衍了解到,修行真正的难点在于第二个境界。

  筑基境。

  至于筑基境究竟难在何处,小客栈里的人们众说纷纭。

  “我觉得炼气境是秀才,而筑基境就是考状元,谁肚子里的墨水多,谁才能力拔头筹!”

  “应该是积累,长年累月的积累功力,一朝破晓,方可踏入新的境界。”

  “还是灵丹妙药的功效大些,据我所知,那些筑基境的高手无一不是靠着灵丹成为筑基的。”

  “照你这么说,豪门世家的后代都能有修为喽,只要有银子金子,灵丹也能买得到。”

  “那是当然了!大户人家出现修行者的几率肯定比穷人家的多。”

  “我看未必,穷人怎么了,有志者事竟成,只要肯吃苦,未必不能修炼有成。”

  大厅里,一帮旅人争论得面红耳赤,好不热闹。

  徐衍听得有趣,插口道:“得看天赋吧,没天赋,皇亲国戚也只能是普通人,有天赋,街边的乞丐穷小子也能拥有一身修为。”

  众人纷纷点头。

  天赋看不到摸不着,重要的程度却有目共睹。

  “天赋,的确很重要,尤其对第二个大境界来说。”

  旁边桌,一个年轻人语气温和的说道,举起手中的酒杯,朝着徐衍遥遥一敬。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我有一座亡者殿》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