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21章 长兴府
  “人善被人欺,狗善被人煮,喂你慢点吃,噎死可别算我头上。”

  街边的包子摊,徐衍看着狼吞虎咽的小乞丐发笑。

  解开心结,剩下就好办了。

  小乞丐的病其实不重,多半是饥肠辘辘营养不良,加上哀默心死才显得生机暗淡。

  一屉包子下肚,基本好了一半。

  “多谢公子!”小布艰难的咽下去最后一口,挺着溜圆的肚皮道:“包子真好吃,好久没吃过了。”

  “乞儿多油嘴,说得倒是好听,我像公子么。”徐衍笑道。

  “像啊!和那些大户人家里的公子少爷一样,风度翩翩!”

  小布很诚恳的说道,在他看来,对面请他吃包子的青年人比任何人都像公子。

  虽然看起来有点穷酸。

  “你猜错喽,其实我是个穷书生,不是什么富家公子。”

  “早晚会是的!公子将来肯定能有出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借你吉言,万人之上可以,一人之下还是算了,我不喜欢在下边。”

  小布瞪大了眼睛。

  他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对面的青年,原来人家要在所有人之上,那岂不是连皇帝都要踩在脚下!

  作为一个乞丐,小布不太明白庙堂之事,但他听得出来对面的青年有着超乎常人的自信与孤傲,如世外高人。

  然而他更听不出来的,是徐衍那句不喜欢在下边的确切含义。

  “长兴府城,你熟吗。”徐衍问道。

  “熟得很!闭着眼能从城东走到城西,公子想去什么地方,我可以带路!”小布说着咳嗽了起来,包子能顶饱,却无法治病。

  “先找个药铺,再给我讲讲府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长兴府好玩的地方多了!东街的天桥,南街的夜市,西街的花台,北街的青楼,公子能想到的玩乐处我们长兴府都有!”

  街边不远处就有药铺,徐衍拿钱帮着小布抓了几服药,然后寻了个热闹的茶棚,要壶热茶两碟点心。

  徐衍一边品着茶,一边听小布眉飞色舞的讲解着长兴府的繁华。

  他的目的与游玩无关,而是混迹人群。

  自从离开知远县,徐衍一直赶路,没与太多人接触过,如今即将抵达大商皇城,要接触的还是司天监那种遍布修行者的一方势力,不得不小心为上。

  至少徐衍得确认一下,自己这副尸身会不会被人轻易察觉出来。

  还好,无论小布还是周围的路人,从没有人对徐衍投来审视或者奇怪的目光。

  小乞丐讲了一大通,有些奇怪徐衍为何只听而不去。

  平常也能遇到些外地来的游客,花费些铜板就能雇佣本地的乞丐为其带路,但他头一次遇到只听介绍的游客,还听得津津有味。

  “我们长兴府最壮观的奇景,要数西街的花台,花台中心的菩提花是天下奇景,开放的时候满城花香呢!一片花瓣就有脸盆那么大!”小布说得洋洋得意,很是自豪。

  “那么大的花,你猜得多大的蜜蜂才能采到蜜呢。”

  徐衍的随口一说,立刻将小布带进了算学的迷宫。

  小乞丐先是一阵茫然,然后比划起脸盆大小,又比划起蜜蜂大小,来回比划了好几次,挠起头来。

  “至少……西瓜那么大的蜜蜂吧?”

  “孺子可教。”

  小布挠着头有些脸红,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也不笨。

  嗯,下次去偷听先生授课的时候可得认真些,怎么每次都听得昏昏欲睡,哈欠连天呢。

  “菩提花快开了吧。”

  “还有两个多月,现在的游人已经不少了。”

  “既然花台的游人众人,去乞讨应该最容易不过。”

  小布连连摇头,道:“以前能去,这两年我们落单的乞丐是去不得的,西街花台被占了,就是抓大黑的那帮乞丐,他们傍上了什么帮的人,叫什么煞帮。”

  “地煞帮?”

  “对对!就叫这名字,听说有不少高手,身手了得,我这样的人家一个能打十个!”

  徐衍看了看小布的小身板,心说你说少了少年,山里那样的打你一百个跟玩似的。

  真要遇上人家可不是吃你的狗,而是吃你。

  又闻地煞帮,徐衍不由得心中生疑。

  深山里熬制毒沙,又在长兴府出没,这地煞帮到底什么来头?

  “你见过地煞帮的人?”

  “见过两个,都是膀大腰圆的汉子,凶巴巴的,连狗都怕他们。”

  “关于地煞帮的事,你还知道些什么。”徐衍追问,得到的结果不尽人意。

  小布熟悉长兴府,却不是百事通,尤其对于地煞帮的事他基本丝毫不知,只听说过不少乞丐都在帮着地煞帮做事。

  地煞帮俨然成了长兴府的乞丐头子。

  “公子知道我家大黑会去什么地方吗。”小布最终还是问出了他所关心的话题,眉头皱着,一脸严肃。

  “去它该去的地方。”徐言抿起嘴角,意味深长道:“未必是坏事。”

  生灵死后,自然是去往生、去轮回,而这段生命最后的路途,徐衍却卡壳了。

  走在阳间,却是尸身,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活物还是死物,究竟该去往生还是沉眠。

  小布听懂了这句话的含义,默默的低下头。

  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对面的公子已经翩然远去。

  “公子一帆风顺!后会有期!”

  小布用力的挥舞着手臂,目光明亮而坚强。

  一顿包子几服草药其实花不了几个铜钱,但能换来一个少年的新生,何乐而不为呢。

  徐衍觉得不亏。

  尽管身上的银子快要见底儿了,大商皇城不也近了么。

  没有流连于长兴府的繁华,徐衍戴着斗笠,穿城而过。

  望着灯火通明的长街与一座座格局各异的客栈,徐衍摇了摇头。

  算了,省点是点吧。

  反正是个死人,住不住店的好像没什么必要。

  得留点银子在皇城用,要是连司天监的报名费都交不起,那就尴尬了。

  至于地煞帮,徐衍可懒得多管闲事。

  深山里偶遇,避不开了没办法,如今到了繁华的长兴府,地煞帮若是还能呼风唤雨,那大商也就不用呆了,趁早远走避难为好。

  徐衍并不认为一个地煞帮能撼动大商的根基,撼动整个司天监。

  星夜兼程,终于在两天后抵达目的地。

  远远望去,恢弘的城池如巨兽般卧在大地尽头,一根高耸的白玉柱屹立于巨城深处的皇宫之内。

  那是国都,大商皇城,一国的命脉,也是真正接触修行界的起点。

  雄伟的古都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宛如蒙着面纱的窈窕美人。

  徐衍只希望掀开面纱的那一刻,是惊艳,而非惊吓。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我有一座亡者殿》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