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18章 就缺你这种客人

第18章 就缺你这种客人

  窗外,雨点甚急,噼噼啪啪如擂鼓。

  屋内,徐衍端着茶杯,却一口不喝。

  缺牙汉子与大脸女人直勾勾的盯着他,三个人如同一张静止的油画。

  茶杯里的热气扭曲升腾,预示着时间的流动。

  “怎么,你不渴?”缺牙汉子声音低沉的发问。

  “嫌热,等凉的。”徐衍心平气和的回答。

  “趁热喝吧,凉了不好喝。”大脸女人声音沙哑,眼角通红。

  “没事,我喜欢喝凉的。”

  徐衍将茶杯放到桌上,看了眼地面,对大脸女人道:“你的鞋子上怎么有血呢,你看,地上被你踩出好多血脚印。”

  听闻此言,大脸女人与缺牙汉子的目光同时一沉,两人低头看向地面。

  木板上的确有不少凌乱的血脚印,女人鞋子边缘的污渍在摇曳的烛火下显现出猩红的颜色。

  “刚杀了猪,要不要尝尝。”缺牙汉子咧嘴一笑,道:“老婆子,去给客人弄点肉来。”

  大脸女人起身转回后屋,在门口处瞄了眼徐衍,目光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森。

  当当当当。

  后屋传来剁菜声,夹杂着重重的斩骨声。

  “这么大的屋子,就你们两口子住?”徐衍扫了眼北侧最里间紧闭的房门。

  那处房间的位置,正对应着滴血的木板。

  “是啊,我们老两口无儿无女的,隐居深山讨个清静。”

  “既然只是两个人住,修这么多屋子,给谁用呢。”

  “当仓库啊,总得有地方存放猎物。”

  “这么说,你们的猎物很多喽。”

  “当然了,多得吃不完呢。”

  “既然有那么多猎物,用得着养猪么。”

  气氛徒然一冷。

  缺牙汉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言语中的漏洞,令他目光骤冷。

  后屋里的剁菜声也在此时停了下来,大脸女人遍布血丝的眼睛正在门缝里凝视着客厅。

  “你们杀的一定是……野猪对吧。”徐衍恰到好处的打破了沉默。

  “对,野猪!哈哈好大一头野猪呐,足够你大吃一顿。”缺牙汉子哈哈大笑,笑容里藏着一股狰狞。

  “多谢招待。”徐衍感激道:“无以回报,不知你们缺些什么,力所能及之下,小生可以帮些忙的。”

  “我们什么也不缺,就缺你这种客人。”缺牙汉子说着朝后屋大喝道:“麻利点!别让客人等急了。”

  “来了。”大脸女人端上来热气腾腾的大锅。

  哐当一声,大锅坐在木桌上,震得油灯晃了晃。

  屋子里的光线随之暗淡下来。

  “请吧,千万别客气。”

  缺牙汉子塞给徐衍一双筷子,他自己不吃,和他婆娘在一边看着。

  徐衍道了声谢,用筷子翻了翻滚烫的锅底,夹出来两根连在一起的细骨,前端还残留着指甲盖。

  “这是猪肉?”

  徐衍夹着细骨发问。

  明明是两根手指,猪身上可不会长这玩意,除非是成精了。

  “是啊,这头猪有点瘦,尝尝吧,味道不赖呦。”

  缺牙汉子热情的邀请着,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把锋利的尖刀。

  大脸女人慢慢将脸上的头巾拽了下去,现出一张丑陋的脸,嘴巴上还长着胡须,竟是男人伪装。

  图穷匕见!

  面对两个狰狞的凶徒,徐衍平静如昔。

  难得有人给自己演戏,怎能不配合人家一下子,文戏差不多到头了,接下来该换做武戏了。

  “看来,我也是二位眼里的猪喽。”徐衍放下筷子。

  “是呀!”缺牙汉子和大脸男人异口同声。

  徐衍点点头,看着面前的手指,道:“人其实与猪狗没有太大的区别,杀就杀了,不过食人这么变态的嗜好,二位是不是过分了。”

  “以杀戮汇聚地煞之气,祭献血肉,供奉我主煞神。”缺牙汉子忽然变得虔诚了起来,语气诚恳。

  “只有惨死的人才能散发更多的煞气,小子,你想怎么死呢,落在我们手里,算你倒霉。”大脸男人嘴角蠕动,好像在笑,手里的剔骨刀在烛火下锋利耀眼。

  “地煞之气……原来你们是地煞帮的人。”徐衍有些许意外。

  没意外在深山里能遇到匪患,而是意外着地煞帮的真相。

  以两人所说的供奉煞神与残忍的杀戮手段,明显不是马匪的勾当,更像是某种邪教徒。

  马匪的目的简单明了,只为求财,可能会杀人如麻,但绝不会供奉什么煞神,更不会用大锅煮人。

  “没错!我们是地煞帮,而你,将成为我主煞神的一部分。”

  缺牙汉子虔诚的神态逐渐转为阴冷,眼底的凶光再不掩饰,烁烁逼人。

  “先弄个半死,这小子细皮嫩肉的比起城里的兔儿爷都强,别浪费了。”大脸男人眼里的血丝变得更多更红。

  徐衍无奈的摊了摊手,道:“就算我说我是个死人,没什么煞气,你们也不会相信喽。”

  说出真话,得来的反而是哄笑。

  徐衍叹了口气,指向北屋,道:“既然你们杀人全家,就该杀透,怎么还留着活口呢。”

  “得了吧,拿我们当傻子吗!这家猎户十一口,没一个活的,全死透了。”缺牙汉子冷声道。

  “不仅死透了,还有的熟透了,呵呵呵呵,下一个,该你啦!”大脸男人举起剔骨刀,对准了徐衍,目光变得嗜血而贪婪。

  他是个杀人无数的凶徒,最喜欢杀戮时的手感。

  哐当!

  剔骨刀尚未落下,北屋的房门先被人撞开,一个老迈的男人踉跄着走了出来。

  那是老猎人,心窝处挨了十几刀,心脉都被扎烂了,血迹早已干枯,从伤口处透出森白的骨头。

  缺牙汉子与大脸男人豁然一惊。

  他们想不到死透的老猎人居然走了出来!

  非但走出来,老猎人一把抓起墙壁上的长弓,搭上利箭,朝着两人开弓放箭。

  地煞帮的两人身手相当矫健,纷纷躲避,闪开了箭矢,随后缺牙汉子一刀将老猎人的手臂斩断。

  尸体失去双臂,直挺挺倒了下去。

  这时又有一具年轻的尸体从屋子里冲出来,一下将近在咫尺的缺牙汉子扑倒在地。

  于此同时,徐衍的身子也动了。

  他急掠而出,手里的筷子朝着大脸男人的咽喉戳了下去。

  筷子平常用来吃饭夹菜,关键时刻也能杀人的。

  徐衍这一击酝酿了良久。

  面对两个不知深浅的对手,最稳妥的方法是先除掉一个。

  徐衍的打算是控制屋子里的尸体缠住缺牙汉子,将另外的大脸男人定为首先击杀的目标。

  以尸鬼的速度与力道,干掉一个基本十拿九稳,可是就在筷子的顶端与大脸男子咽喉所接触的瞬间,情况出现了意外。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我有一座亡者殿》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