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17章 深山树屋

第17章 深山树屋

  苍鹰中箭,被巨大的力量击飞出几十丈才坠落而下。

  徐衍只觉得眼前一黑,与苍鹰失去了联系。

  那一箭几乎将苍鹰击碎!

  下意识的摸了摸眉间,徐衍心有余悸。

  箭的力道之大令人惊讶,他甚至觉得眉宇间隐隐作痛。

  果然有高手坐镇。

  徐衍望了眼远处的白玉柱,心头泛起不解。

  飞鸟不过,虫兽不近,如此森严的戒备,至于吗?

  大商皇帝对九龙柱的重视程度远超徐衍的预料。

  祈福的玉石柱而已,就算玉石值钱,那也得上去挖啊,一只鹰而已,还能把柱子叼走了不成?

  也许是皇帝大限将近,把长生的希望寄托于外物。

  徐衍摇摇头,甩开心中的费解。

  远离了雕龙台,继续赶路。

  一路行去,走过村镇,经过城池,徐衍对大商的了解更深了一些。

  民风还算淳朴,习俗比较保守,大致与徐衍所知的古代相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是,他每走到一处山村城镇都能听到些流传甚广的诡异传闻。

  某个村子闹过妖邪啦,某处镇子出现过鬼怪啦,还有城池一夜间沦为死域,家家户户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人间蒸发。

  种种古怪,透着邪异诡谲,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不约而同的是,每个传说里都会出现司天监的影子,这处特殊机构在横行大商的同时,也扮演着守护者的角色。

  “若是能加入司天监,恐怕就得与非自然现象打交道喽,也不知大商的妖魔鬼怪可不可怕,吓不吓人,要是都像小蓝那么憨厚就好了。”

  崎岖山路,徐衍自言自语。

  他自己倒是没觉得,其实走在白昼的尸体又何尝不是一种恐怖。

  这一天,徐衍抵达长兴府的地界。

  穿过长兴府便是大商最为繁华的皇城了。

  长兴府范围广阔,多山林,少村镇,步行的话走出去至少得三四天的时间。

  天有不测风云。

  一场雷雨不期而至。

  大雨磅礴,雨珠打得林间草木噼啪乱响。

  干燥的地面很快遍布泥泞。

  山路本难行,这一场大雨下来,徐衍偏离了路线,不知不觉间走进深山。

  雨来得急,却没有退的意思,越下越大。

  幸好有个斗笠,不至于太过狼狈。

  徐衍闷头前行许久,终于发现自己……迷路了。

  四周到处是高大的林木,草莽遍布,看不到来时的路。

  没办法,继续走吧。

  幸好没知觉,不觉得冷,湿了衣服也不碍事。

  尸体嘛,不存在风寒之类的毛病。

  斗笠的质量不太好,没戴多久开始渗水,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雨雾很大,遮蔽了周围,很难辨认方向与路线。

  如此情况最好不要贸然赶路,看不清脚下容易掉山涧里。

  正想着找个树洞之类的地方避避雨,眼前的雨雾里隐约浮现出一座屋子,犹如凭空而来。

  大雨,深山,古屋……

  徐衍心说好家伙,摆明了邪异开局啊,是狐狸精还是白骨精呢,我又不是唐僧。

  此时的局面,最好的办法是绕路而行。

  但人总是好奇的,徐衍虽然是具尸体,好奇心可一点也没少。

  顶着大雨,走到屋子近前。

  这是一间类似树屋的建筑,由四根大树桩支撑,悬空一尺多高,通体木质打造,看样子有些年月,表面刷着的清漆基本脱落了,露出木头的原色。

  屋子悬空的好处是避开虫蚁蛇鼠之类的林间小兽,而且冬暖夏凉,住起来会很舒适,会修建这种树屋的基本是常年居住山野的猎户。

  难道猜错了,没有妖怪?

  徐衍从一根树桩上掀了一片漆木,用手捏成碎屑。

  真的木头,不是法术变幻。

  原来屋子是一处猎户之家,徐衍有些小小的失望。

  既然见不到狐狸精白骨精,借地方避避雨也好。

  正打算绕到正门的功夫,徐衍抬起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屋子后侧的一块木板上。

  木板的颜色比较奇怪,被什么东西染成了殷红,来到近前,原来顺着木板边缘的缝隙有血迹嘀嗒落下,融进地面的雨水里,形成一洼血雨。

  眸子微微眯起。

  有古怪……

  屋子里面即便没有妖怪,恐怕也存在着其他不好招惹的东西。

  这间屋子,还是不进为好。

  徐衍现在一没靠山,二没修为的,避不避雨是小事,没必要平白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挪移脚步,转过身,徐衍打算就此离开。

  这时好巧不巧的嘎吱一声响。

  正对着徐衍背后,有扇门开了,走出个健硕的汉子,手里的木盆不知装着什么东西,看样子是要倒水。

  没想到木屋有个后门,徐衍被屋子里的汉子看了个正着,只好缓缓转过身来。

  汉子也是一愣,没想到屋子后面有人。

  随后他泼掉木盆里脏兮兮的水,朝着徐衍招招手,道:“雨太大,进来避避吧。”

  “好啊。”

  徐衍犹豫了一下,没急着走,而是进了屋子。

  虽然不想惹麻烦,可麻烦撞了上来,那就看个仔细好了。

  屋子里点着油灯,墙上挂着鹿首与弓箭,到处能看到动物獠牙与骨骼拼凑出的装饰品。

  屋子很宽敞,中间是客厅,南北各有两间单独的房间,门都紧紧的关着。

  这么大的树屋,住下十来号人轻而易举,此间主人的家眷应该不少,不像独居。

  “路过的?这么大的雨,怎么早没叫门呢。”

  汉子四旬上下,穿着粗布的衣衫,一说话能看到缺了颗门牙,两只眼睛里隐隐闪烁着凶光。

  “本来没打算麻烦阁下来着,想着走出林子应该不太远了。”徐衍做出一副略微尴尬的神态。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遇到便是缘分,喝杯茶歇歇脚,等雨停了再走吧。”缺牙汉子指了指旁边的木椅,示意徐衍落座。

  “那就叨扰了。”

  徐衍稳稳当当的坐了下来。

  屋子里有些昏暗,外面传来轰隆隆的闷雷声。

  窗外的雨更大了。

  “老婆子,来客人喽,上茶。”缺牙汉子吼了一声。

  后屋传来叮当响动。

  不多时走出个古怪的女人,脑袋上裹着头巾遮住大半张脸,走路扭捏极不自然,鞋子很大并且染有深色的污渍。

  女人放下茶壶的时候,借着烛火的光亮能看到她露在外面的脸上遍布着粗毛孔。

  她脸很大,嘴丫子更不小,尽管遮挡头巾,仍显得丑陋阴森。

  “来,尝尝咱的新茶。”

  缺牙汉子抓起茶壶倒了两杯热茶。

  倒茶的手上遍布老茧,尤其拇指位置。

  那不是一只拿弓的手。

  没有猎人需要用拇指拉动弓弦,反倒是握刀的时候,最需要拇指用力。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我有一座亡者殿》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