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16章 雕龙台
  /

  赶驴白云下,悠然见南山。

  徐衍终于发现一个真理,死驴比活驴好用。

  让它走就走,让它跑就跑,如臂指使,如果长时间的控制下去还有意想不到的奇特感觉。

  感觉自己成了一头驴……

  由于路上闲适无聊,徐衍以控驴为乐。

  当他将注意力全部放在驴子身上的时候,甚至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体。

  所有的感官,完全与驴子重叠。

  头顶是蓝天,脚下是沙土,前边是蜿蜒崎岖的长路,后边是晃晃悠悠的车架。

  斜倚在车上的青年微阖双眼,像是在打盹。

  如此感觉真是奇妙!

  传说中的分身神通也不过如此了吧。

  徐衍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还能借用尸体的视角,顿觉新奇不已。

  扬起四蹄,驴子撒欢儿般的一路奔行。

  沿着路跑上高山,当一侧出现悬崖才放慢了速度。

  没想到四条腿跑起来这么过瘾呐。

  既然能将视角转在驴子身上,那么能不能用驴子说话呢?

  值得尝试一下。

  在徐衍聚精会神的控制下,驴子的嘴巴左扭右扭,时而打个响鼻,时而来个喷嚏。

  “喔喔喔!”

  “呱呱呱!”

  “呀呀,哈哈。”

  很快发出几个断断续续的音调。

  “好像、可以哎,咳咳。”

  徐衍越来越熟悉,终于能借驴之口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声音还是他自己的声音,无法改变。

  那也不错了。

  若是遇到些特殊情况需要语言表达,不用自己亲口叙述,让控制的尸体开口便是。

  所谓技多不压身,多挖掘点能力总是好的。

  徐衍心情不错,哼起小曲儿。

  驴子的步伐也开始飘忽起来。

  “我是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不让别人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自己去赶集。”

  “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

  “不知怎么哎呦呦我掉进了悬崖里!”

  山路上,驴失前蹄,滑向一侧的悬崖。

  徐衍立刻惊醒,趁着车厢刚刚歪斜的关头,抓起包裹跃了出去。

  嘎吱吱,轰隆隆。

  死驴与车厢一同坠崖,而后在崖底传来一声闷响。

  “我的阿胶!”徐衍在崖顶叹气道:“押金五两银子呐,算了,反正也是死驴。”

  没了驴车,只能用腿赶路。

  一连走上一天一夜不眠不休,速度不比驴车慢多少。

  身体上没什么感觉,也不觉得累,倒是精神头有点盯不住。

  寻了个村庄休息一晚。

  徐衍发现村子里的村民对外人相当戒备,见他是个弱书生,才肯收留。

  细问之下,原来最近闹马匪。

  有个名为地煞帮的匪患经常在附近出没,动则掠走牛羊驴马,抢人杀人的情况也屡屡发生。

  繁华的大商,实际上并不太平。

  临走的时候,村子里的老丈非得给徐衍带上个斗笠,外圈有纱布能罩住脑袋的那种。

  “再往前的路可就不好走喽,山林里瘴气多,蚊虫成群,叮上一口啊,肿老大个包咧。”

  老丈指着自己脖子上一个溃烂多年的伤疤道:“痒得狠了就想拼命去抓,恨不得抓到骨子里,可得小心。”

  “多谢老丈。”徐衍接过斗笠,道:“地煞帮是什么来头,为祸地方难道朝廷不管?”

  “山高皇帝远的,大商那么大,管得过来吗,即便铲除了地煞帮,还会有天煞帮、人煞帮,哎,凑合活着吧。”

  “以大商的兵力,剿灭些马匪还不绰绰有余。”

  “朝廷的兵啊是不少,可都守在雕龙台呢,皇帝的眼里只有龙柱,没有百姓啊。”

  山村老丈摇头叹息。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者一辈子只能在地里刨食,不可能背井离乡。

  而肆虐周边的马匪,则是这些乡下人的天敌。

  留下一两碎银子的住宿钱,老丈急忙推辞说太多了,徐衍笑着扬了扬手里的斗笠。

  “这东西看着不起眼,实用着咧,值银子,我可不想被蚊虫叮出一身包来。”

  离开小村之后,徐衍扯掉斗笠上的纱布,将其背在身后。

  蚊虫吸血,活物都怕,徐衍倒是期待能有个蚊子来叮他一口,关键是蚊子不肯来呀。

  也许是不敢来。

  又走了半天路程,远处的大地上出现一处奇特的建筑。

  那是一根白玉柱。

  高有百丈,远远看去顶天立地一般!

  九龙柱,大商皇帝兴师动众耗费多年所修建的巨型建筑,用来祈福寿,固国运。

  白玉柱的地基是一块方圆二十丈的石台,名为雕龙台,在石台附近有重兵驻守,营帐延绵数里开外。

  这还仅仅是一座雕龙台,大商修建的九龙柱总共有九根,雕龙台也共有九座。

  手搭凉棚远眺。

  隐约能看到白玉柱的周围搭建着木架,有匠人在昼夜不停的施工。

  那么高的玉石柱,肯定不会是整块玉石雕刻出来,而是以特殊手段拼凑,再加以固化。

  徐衍暗暗称奇。

  如此规模的玉石柱,以普通百姓的能力绝对修建不出来,必定动用了修行者的力量才能做到。

  好奇之余,徐衍可没打算自己过去。

  绕路不说,大军镇守的雕龙台一看便是禁地,肯定有修行者坐镇其中。

  最好能去瞧瞧,又不惊动雕龙台的守军……

  略一沉吟有了主意。

  在路上寻摸了一阵儿,徐衍找到一只死鹰。

  鹰翅一展飞上高空。

  翱翔于天穹的感觉令徐衍为之着迷。

  飞翔,永远是人类可望而不可及的能力。

  谁都想拥有一双真正的翅膀,飞上代表着自由的蓝天。

  当然飞机是不算的,除非它不要票。

  花钱的事,能算自由么。

  化身苍鹰,徐衍在天空接近雕龙台。

  越离着近,越能感受到九龙柱的壮观。

  白玉柱上雕刻着盘龙,张牙舞爪,威风凛凛。

  柱子侧面的木架上挂着许多匠人,有的在雕刻,有的在修整,有的在用特殊的材质修补缝隙与裂痕。

  雕龙台上,许多军兵在首领的指挥下以特殊的绳索与机括吊起一块丈许高的圆形玉石盘。

  玉石盘与白玉柱等宽。

  原来九龙柱是以一片片玉石盘垒起来的,再用特殊的手段将其融为一体。

  不说重量与人工,单单白玉柱所耗费的玉石数量就是天文数字。

  如此宏伟的工程,只有一国之主才能做得到了。

  徐衍对于玉石盘的吊装大感兴趣。

  那么大的一块玉石盘,目测下至少上万斤,吊起的机括可不是重型吊车,仅仅是一种类似水井用的辘轳,只不过比寻常的辘轳高大坚固,架在白玉柱顶端。

  这玩意真能提得动?

  很快徐衍看出端倪,玉石盘的侧面贴着类似灵符的东西,形状与刘木桥用的火灵符相似。

  果然有修行者的手段。

  苍鹰盘旋在九龙柱附近,没太靠近。

  距离是个问题。

  以徐衍如今的能力,所控的死物无法距离自己本体太远,一旦超出固定的范围会失去控制。

  苍鹰其实距离九龙柱挺远的,即便如此,仍旧引起了守军的警觉。

  当徐衍以鹰眼观察九龙柱上图案的时候,突然一支利箭从雕龙台附近破空而来,快若闪电,一下贯穿了鹰首。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我有一座亡者殿》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