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10章 男人都懂

第10章 男人都懂

  /

  之前在邻居家的时候,徐衍是不想泄露身手。

  毕竟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突然变得能与怪物交手,反差太大,很容易惹人生疑从而牵扯麻烦。

  这里则不同。

  他与老者素不相识,谁也不知道对方的根底,施展些手段反而安全得多。

  况且老者能动用奇特的光罩,即便是个普通人也一定与修行者有关,徐衍正愁接触不到大商的修行者呢,正好撞上一位。

  徐衍出手的同时,老者身外的光罩在一声微弱的响动后如冰块般碎裂开来。

  防御失效。

  “爷爷!”孩童见光罩消失,顿时大声惊呼。

  “莫怕。”

  老者还算冷静,见徐衍能与尸鬼斗得不相上下,立刻出声喊道:“院墙下有口枯井,将其引入其中自可瓮中捉鳖。”

  徐衍也看到了隐在草木后的枯井,再次动用控尸能力,趁着尸鬼僵直的瞬间将其打落井口。

  枯井很深,足有十多丈,尸鬼摔落后连连咆哮,扣着砖缝竟要爬上来。

  这时老者赶至近前,手中多出一张符箓,念念有词,随后朝着井口一抛。

  只见一道火光落下,在井底炸起一团火焰。

  尸鬼被点燃,再次跌落,翻滚着发出痛苦的嚎叫。

  老者盯着井口,神态紧张道:“火灵符的威能不足以杀掉此兽,它还会爬出来。”

  “火势不够的话,简单,添柴火。”徐衍顺手将堆在墙边的一困枯枝扔进井口,火势顿时大增。

  老者幡然醒悟,连忙和孩童取来更多的木材煤炭,一股脑的丢进枯井。

  井底成了炉膛。

  熊熊烈焰越烧越旺,尸鬼的哀嚎则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从井口窜出来的火苗映得几人脸庞通红,显得狼狈不堪。

  “老夫刘木桥,多谢小哥儿出手相助。”

  老者抱拳拱手,朝着徐衍深施一礼,旁边的孩童也有样学样,一躬到地。

  徐衍还礼,报出名号。

  “老人家通晓符箓之法,想必是修行者了。”

  “说来惭愧,老夫常年种植药材,疏于修炼心法,一把年纪不过区区炼气境而已。”

  果然是修行者,徐衍客气了几句,与老者算是熟念起来。

  “我爷爷境界不高,是因为专心于医道,是世上的名医呢!”孩童跳着脚为自家爷爷争辩着。

  “医人,莫要妄语。”

  刘木桥慈爱的拍了拍孙儿刘医人的小脑瓜,道:“世上这两个字可不能乱用,爷爷当得上大商的名医,可当不得世上名医,天下太大,医道比我高深者比比皆是啊。”

  徐衍听得有点尴尬。

  这位也不知是谦虚还是自大,不说天下,大商名医的名头已经不小了好吧。

  “刚刚用来护身的光罩也是灵符?”徐衍问道。

  “金刚符,也叫金刚罩,防御类的普通灵符,是我疏忽,本以为隐居于此无需争斗,只备了一张防御类的灵符防身,若非你及时援手,我们祖孙二人威矣。”

  刘木桥再次拱手,道:“徐小哥儿身手不凡,徒手与怪物交战而不落下风,修的莫非是炼体法门?”

  徐衍摆手道:“凡夫一个,平时喜欢练些拳脚罢了,曾有幸得到司天监的高手点拨了一二。”

  刘木桥恍然道:“怪不得!原来得过司天监的高手教导,以徐小哥儿的身手,冲进炼气境毫无悬念。”

  “借老人家吉言了。”

  徐衍心说炼气境那是人的境界,也不知尸体有没有冲进炼气境的先例。

  这种事不好多问,谁闲着没事打听死人如何修炼。

  只能等以后找些书籍慢慢查证。

  枯井里的火焰渐渐熄灭,浓烟中带着焦糊恶臭的味道,闻之欲呕。

  “寻常的走影笨拙缓慢,这东西却比虎豹还灵敏凶猛,究竟哪里来的怪物?”刘木桥十分疑惑。

  走影即走尸,刘木桥曾经遇过不少,可从未见过这么凶的。

  “可能是怨念太重了。”

  徐衍看了眼漆黑焦糊的井底,没打算把尸鬼的消息公之于众。

  按照正常来说,他也浸泡了死木汁,不知算不算尸鬼的一种。

  “极怨生恶,哎,大商的世道不如以往喽。”老者叹息一声。

  将徐衍让进屋子,吩咐小孙儿奉茶,刘木桥取出个小瓷瓶,道:“这里有三粒我珍藏多年的藏神丹,可用来短期内提升神识之力,当做谢礼,送给徐小哥儿。”

  徐衍算是救了刘木桥祖孙,他若不出手,刘木桥的金刚符眼看顶不住了,剩下那一张火灵符可未必干得掉尸鬼。

  “恭敬不如从命。”徐衍向来坦荡,接过来收进怀里。

  刘木桥还等着人家客气几句推辞几次,他都准备好了劝说的说辞,结果人家直接收下。

  愣了一下,刘木桥笑道:“小哥儿果然真性情。”

  徐衍一边品茶一边问了问神识的用处。

  得知神识即元神之力,可用来感知外界事物与环境,是修行者达到一定境界后才可动用的一种天赋能力。

  元神与境界相辅相成,修行者通常会以对方的元神强弱来判断此人境界的高低。

  藏神丹最大的用处是在进阶的时候提升元神的力量,辅助修行者更加顺利的冲进下个境界,可以说这三粒藏神丹吃下去,稍微有点基础的普通人都有极大的几率冲进炼气境。

  丹药是好东西,只不过徐衍恐怕用不上。

  除非他能走上活人的正常修行路。

  刘木桥很善谈,对药理药效相当在行,提起某种草药都能侃侃而谈,看得出的确是一位名医。

  “刘老伯可曾听说过死木汁。”徐衍道。

  “死木汁?”刘木桥邹起眉头,摇了摇头,“没听过死木汁,不过死木倒是有所耳闻。”

  徐衍眼前一亮,道:“死木是什么。”

  死木与死木汁即便没有绝对的关联,多了解些知识也是好的。

  “死木是生于三洲之外的一种古老的奇木,本身为死物,却能存活很多年头,几乎达到不灭的程度,生灵不可接近,否则会被死气侵染从而久病不愈。”

  “死木会不会能榨汁?”

  “不得而知,我也是从师尊的口中听闻,尚未见识过死木的真身,不过据师尊所讲,死木在三洲之外接连成片,形成无边森林,是不祥之地。”

  三洲之外,这段距离相当遥远。

  按照大商的版图来对照,整个青州像大商这种国度至少上百个,其他两大洲也小不哪去,想要走出一座大洲对普通人来说是不可能的,即便修行者也很难离开三洲之地。

  “刘老伯可知这是什么药材。”徐衍拿出楚红莲交给他的小木盒。

  刘木桥打开来看了一眼后立刻合上,道:“此乃萦魂草,生于地底,见光则融,相当稀少珍贵,有安神凝魂之效。”

  得知萦魂草,徐衍喝了杯茶水后起身告辞。

  尸鬼之事解决,该走了。

  名医还是少接触为妙,要是人家心血来潮想给自己把把脉可怎么办。

  临走时,刘木桥让孙儿取来一个鱼皮袋子,晃了晃里面有水声响动。

  “这是我亲手酿的元阳烈,我们刘家的活招牌,徐小哥儿年纪轻,龙精虎猛,现在是用不到,不过嘛,咱们男人总有用得到的时候。”

  刘木桥挤了挤眼睛,一副是男人都懂的神态。

  徐衍一听名字就知道个大概。

  元阳烈,肯定是极品的壮阳酒喽。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我有一座亡者殿》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