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5章 你会更爽的

第5章 你会更爽的

  徐老板名叫徐傲,在大商与邻国北晋之间贩卖药材,是财力雄厚的大商贾。

  徐老板乐善好施,途径知远县见百姓清苦,于是打算出资修建一间大药铺,取名永济堂,看病免费,抓药半价。

  如此善举,县令陈洲骅自然举两手欢迎。

  可是在徐衍看来,古往今来的商贾之道,非名即利,这人赔本赚吆喝,明显志不在此,定有其他目的。

  “多年的药商必定阅历十足,对各种药材了若指掌,没准他能看得出端倪。”

  陈洲骅说话间外面传来脚步,他起身相迎,道:“徐老板!哈哈里面请,等永济堂建好,知远县十万百姓就算有福喽,你这可是福泽一方,天大的善举呀!”

  “大人过奖,永济堂不过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来人连连拱手,口中说着客套话。

  药商徐傲瘦高的个子,长眉长脸,眼大如铃,一身锦袍腰悬玉佩,虎步龙行,贵气逼人。

  他看了眼大堂,立刻分辨出屋子里除了县令之外谁最尊贵,于是望向徐衍,道:“这位是……”

  陈洲骅介绍道:“这是本县的生员,徐衍徐公子。”

  徐傲拱了拱手,客气道:“原来是本家,徐公子器宇不凡,将来必定高中榜首。”

  “借你吉言。”徐衍笑了笑,道:“徐老板走南闯北,想必精通药理,你可辨得出这碗剩饭是否有毒。”

  徐傲只扫了一眼,便道:“如霜粉似蜜糖,食之立毙,饭里掺了砒霜,量少了毒不死人,量多了又会引人怀疑,蹩脚的下毒手段。”

  果然有问题,徐衍点了点头。

  陈洲骅一拍大腿,道:“真是砒霜啊!武大之妻居然毒杀亲夫,这还了得!来人,去把那恶毒的妇人押上堂来!”

  衙役听令,要去拿人,却被徐衍拦了下来。

  “大人,案子可不是毒杀。”徐衍指了指掺了砒霜的米饭,道:“这碗饭,没人吃。”

  陈洲骅愣了一下,道:“对啊!武家兄弟死于外伤,根本没吃饭,如果死不承认,拿她也没办法啊。”

  “不需要她承认,我们只要判断出凶手的动机即可。”徐衍嘴角一翘,道:“我有办法让她说实话。”

  陈洲骅道:“如此,便依仗徐公子了,咱们下一步该如何呢。”

  徐衍道:“派人去武大家,给武妻带个消息,大人最好也走一趟,亲眼作个证。”

  “那是当然,当然得去一趟。”陈洲骅转身吩咐主薄,“徐老板的永济堂也不能耽搁,你全权处理,一应手续要尽快办好。”

  主薄连连点头,满脸堆笑,请财神一样带着徐傲去了办公的地方。

  望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徐衍若有所思。

  只看一眼就能轻易辨出砒霜,说明此人对毒物相当熟悉,而且目光炯炯,眼底暗蕴精芒。

  这个人怕是不简单。

  离开县衙,一行人直奔武家。

  在巷子外,徐衍叫停众人,对一个衙役吩咐道:“你去武家通知武大之妻,就说此案有变,县令老爷要开棺验尸,让她速去坟前祭奠一番,安抚亡灵。”

  衙役按照吩咐所办,没过多久,武妻身穿孝服带上祭奠用的纸钱匆匆离家。

  武大坟前。

  青烟袅袅,哭声如啼。

  女人一身素缟,抽抽泣泣好不可怜。

  徐衍与县令等人躲在附近,盯着在坟前祭奠的武妻。

  陈洲骅时不时的抹着汗水,一路走得他气喘吁吁,此时自言自语道:“上个坟而已,她能说实话?”

  其实至始至终陈洲骅也没相信徐衍有办案的本事。

  有点靠山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这种人他陈洲骅见多了,即便被司天监的人所救,你不还是那个穷书生吗。

  一边擦汗,陈洲骅一边暗自腹诽。

  “毛都没长齐呢,来指点本官办案?你还嫩了点,等着吧,看你小子怎么出丑。”

  不多时,哗啦啦的怪响打破了周围的宁静。

  是刨土的声音。

  陈洲骅和一众衙役顿时狐疑不定,四下里寻摸。

  没人呐,大白天的闹鬼了?

  哗啦声愈发清晰,武大的坟包出现一些晃动。

  陈洲骅这次终于听出来了,刨土的声音竟是从坟里传出来的!

  胖县令吓得两腿一软差点没跪下,要不是徐衍手快捂住他的嘴,这家伙都能嚎出狼叫。

  示意一众衙役别出声,徐衍继续以控尸能力控制坟里的尸体。

  连一群大男人都被吓得不轻,跪在坟前的女人直接吓瘫了,满脸惊惧。

  很快,一只手从坟包里探了出来。

  女人惊悚的尖叫惊得林鸟四起。

  坟包从里面被挖开,爬出一具单薄的尸体,正是早死多时的武二,他瞪着眼珠,死死盯着女人,一只蜈蚣从眼皮上爬走,显得阴森骇人。

  “小、小叔你别吓我!你久病在床也是遭活罪,早、早死早超生!”

  武妻吓得魂不附体,哆哆嗦嗦,连哭带骂。

  “你、你们两兄弟一个矮矬子,一个病秧子,明着武大娶我,暗着我一个人伺候两个,可你们也得有那本事才行啊!没一个有用的!”

  “我不想守活寡!”

  “我大好的年华已经被人糟蹋一次了,剩下的命运我要自己做主!”

  愤怒冲开了恐惧,端庄的女人现出凶戾的表情,搬起旁边的石头恶狠狠朝着尸体砸去。

  “谁挡我的路我就杀了谁!你爬出来我就再杀你一次!”

  “你们该死!你们兄弟恶心得要命,浑身臭烘烘一股烧饼味,你们都该死!”

  “去死去死去死!!”

  武二的脑袋很快憋了下去,单薄的尸体一动不动,瞪着的眼球滚出老远,麻木的望着苍天。

  女人的孝服染满血迹,此时好像个魔鬼,大口喘着气,嘴里发出不知是哭是笑的怪声。

  “你可以走啊,离开武家,何必杀人。”

  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女人猛然抬头,看到坟旁站着的年轻书生,直勾勾的盯着她,比爬出坟包的武二更像鬼。

  “他们死了,我要去哪里吃烧饼呢。”徐衍面无表情,道:“大商律例,弑亲夫者处以剐刑,你不是喜欢被鞭挞的滋味吗……”

  忽然低下头,徐衍苍白而清秀的面孔变得有些狰狞,喃喃低语。

  “凌迟的时候,你会更爽的。”

  女人的脸上立刻泛起深深的绝望。

  她哀嚎一声想要举起石头冲向徐衍,结果刚刚站起便被衙役擒住,绑了个结结实实。

  “把人犯带走!证据确凿,马上升堂!”陈洲骅的声都是颤的,眼角瞄着武二的尸体。

  爬尸这种事谁遇上能不害怕。

  “楚大人传授的小手段,卖弄了。”徐衍这么一说,陈洲骅安心下来。

  不怕活人控制死人,怕的是真出现走影。

  “早看得出徐公子有慧根!”陈洲骅抹着汗,挑起大拇指,道:“武家惨案终于水落石出,徐公子当为首功!”

  陈洲骅心说不仅有靠山,这小子学本事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他挺高兴,毕竟武家惨案真相大白,他县令的名望定然增长不少。

  徐衍可半点高兴不起来。

  望着坟包,问道:“武大的尸体,埋哪了。”

  刚才控尸的时候,徐衍打算控制武大的尸体爬出来,不料坟包里只有武二,没有武大。

  “都在坟里啊,他们哥俩埋一起了。”有个衙役指了指几名同僚,道:“咱们几个亲手埋的,错不了。”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我有一座亡者殿》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