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东北地仙 > 第二十一章是敌是友

第二十一章是敌是友

  无娑站在蟒银花身侧不敢吭声,这水鬼猴子正是自己费劲心思找来的。

  北方人基本都是旱鸭子,对于水性基本都不熟识,无娑特意针对他们的特点找到的这个精怪。

  没想到居然半路杀出个王俊淞坏了自己的好事。

  本想借水鬼猴子的手杀了他们,没想到非但没有杀人反而将自己搭进去了。

  “我们总不能一直在暗处吧?明天就是清明了,不如趁着明天…”

  胡佩佩已经想好了如何脱身,没想到被无娑在中间插了一脚,乱了自己的计划。

  张鹤山一直坐在一边闷不做声,一整天了…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黄大庄几人距离自己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可泽看管自己这么严,根本没有办法避开他的视线去找黄大庄。

  泽像是在思索什么,沉声开口道:“明天百鬼出动,我有我的计划,你们最好别给我玩出什么幺蛾子。”

  胡佩佩低着头,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嗯。”

  余光看见张鹤山的脚踝处隐隐缭绕着一丝黑气。

  自己并没有办法能够解开蚀魂锁,至于它的作用是什么胡佩佩也不了解,不过现在看着张鹤山不疼不痒的,心里猜测这玩意不会是泽拿出来唬人的吧?

  其实现在张鹤山虚弱的厉害,浑身没有一丝灵气,在长白山上灵气充沛的地方张鹤山还能好过一点。

  现在下了山,张鹤山也只能仅仅维持人形,恐怕现在随便出现个鬼都能给自己上一课。

  泽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蟒银花与胡佩佩还有无娑挤在一个房间,张鹤山不想时刻被泽盯着,便搬了把椅子坐在泽的房间门口。

  胡佩佩三人坐在床上,商量着明天的计划。

  “既然水鬼猴子没有引起黄大庄几人的注意,看来一会无娑得去找一趟黄大庄,让他明天配合我们一下。”

  “可是…黄大庄他们会相信我吗?”

  无娑想起之前被蟒银花派去试探黄大庄的实力,自己根本不是几人的对手,胡佩佩这不是把自己往死路上赶吗?

  “你只管替我传一句话给黄大庄。”

  胡佩佩贴在无娑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交待给无娑一句话。

  两人分开后无娑点点头,看了看外面的月亮,已经处在正南偏西。便对着两人说道:“离天亮也不远了,我早去早回。”

  说完身影向着窗外一跃,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里。

  黄大庄看着忽然出现在店门口的无娑,迈出去的腿都停在了半空,手指着无娑嘴里啊…啊…的半天没把一句话说完整。

  柳其玉看见黄大庄反常的反应,走到他身边一看,顿时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

  “你来干什么?”

  无娑缓步走进房间,不疾不徐的说道:“张鹤山有危险,若是想保他平安,明天带着赶山鞭前来相见。”

  听无娑说完黄大庄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

  张鹤山居然遇到了危险,既然现在是无娑前来带话,肯定是被蟒银花和泽控制住了。

  “你们把张鹤山怎么了?”

  小黄鱼看着出现的陌生老女人,一股不详的感觉袭上心头。

  “别害怕,我可没有恶意,只是有人托我带话给你们,你们一定要做好万全准备啊!”

  无娑说完话就要离开,柳其玉大跨步追过去,拦在无娑得身后,问道:“水鬼猴子是不是你们找来的?”

  开始柳其玉的猜测就是因为胡佩佩他们人在长白才不能轻易下定论,可现在无娑得出现无异于坐实了自己的猜测。

  不过自己还是想亲口得到验证,无娑点点头看着柳其玉道:“没错,只不过我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可你们并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

  “你这次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娑看着充满敌意的几人,一脸无奈道:“其实我们也不想被泽呼之喝去,这次下山便是最好的机会,摆脱泽的机会…”

  “你的意思是你们要借我的手摆脱他?”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最主要的是张鹤山现在被泽软禁起来,要是想让他安全的和你们汇合,必须按照我们说的做!”

  黄大庄听出无娑言语里威胁的意味,实在想不通张鹤山灵力高强怎么会轻易被泽制服?

  “我一定会将张鹤山平安的带回来,不过我也不是软柿子,谁都能捏一把,想借我的手杀人,你们还是别想了。”

  无娑话已经带到,无论黄大庄说什么自己都一脸淡漠。

  最后转身离开之前,饱含深意的看了黄大庄一眼。

  无娑走过几人站在一起,都盯着老李阴沉不定的脸色,没想到胡佩佩几人已经下山,居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可几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心中愤懑的老李沉声说道:“明天你们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恐怕他们要来找麻烦…”

  既然不知道他们的计划,那么只能见招拆招了!

  “刚才她说张鹤山和他们在一起,我怕他们会以此要挟。”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黄大庄听到张鹤山被软禁,心中竟然有些想杀人的冲动。

  老李吩咐黄大庄将店门关上,几人还要再商讨一下该怎么应对。

  黄大庄正准备去关门,却瞥见门外黑暗的角落里蹲着一个人。

  好像是一个在找避风处准备睡觉的小要饭花子,黄大庄怕自己看错,特意朝着角落仔细的看了两眼。

  背对着黄大庄的瘦弱身影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的视线,警惕的猛一回头,满是污渍的脸和通红的双眼差点给黄大庄吓一哆嗦。

  “去去去。”

  黄大庄捡起门外的石头呼喝着蹲在角落的人,扬起手作势要把石头扔在小要饭花子身上。

  “大哥,别别,我这就走。”

  正准备离开的小要饭花子一瘸一拐的站起来,手扶着墙角,艰难的站起身。

  黄大庄一看这人身体还有残疾,一时间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话。

  “要不…你今晚就在这对付一宿吧。”

  黄大庄丢下一句话,便把门关上回了屋子。

  “大庄你刚才和谁说话呢?”

  “师父,是一个小叫花子,我看他身体不太灵便,就让他在门外对付一宿。”

  老李闻言走到门口,用手挡在自己的脸上,透过玻璃向外看去。

  可老李只能看见一块残破的衣角,无论自己怎么调整姿势都看不到对方的身体。

  “大庄,你去让他进来睡一宿吧,现在已经到了都半夜,清明日子怕是不太平,别再外面出了什么事!”

  黄大庄一拍脑门,直呼自己大意,今天正是清明,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再次打开门见门外的人佝偻在角落里,虽然冰都化了,但是老话说得好,春风刺骨寒,这人体格看着单薄的像个纸片子,在外面呆一宿肯定得冻出个好歹。

  “你进屋来睡吧,外面寒气重别再给你冻出病来。”

  背对着黄大庄的人紧忙低着头抱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包袱站起身,对着黄大庄不住的弯腰表示感谢。

  不过这人一直在逃避黄大庄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与黄大庄对视过。

  绕过黄大庄小心翼翼的踏进了店内,老李正坐在太师椅上看着刚刚走进来的人。

  “抬起头。”

  老李看着面前破衣烂衫的人,发现他的衣服似乎是被扯破的。

  要饭花子闻言抬起一张满是泥污的脸,不过老李却看出即使是这样也掩盖不住一双秀气灵动的双眼。

  “是个女的?”

  王俊淞看着修长的脖子和光滑的下巴,这可不是男人该有的特征。

  可剪的像是狗啃的头发又不像一个姑娘家该有的体面样子…

  要饭花子清了清嗓子,故意压低声音说道:“俺是个爷们。”

  “是吗?让我检查检查!”

  王俊淞伸出双手朝着面前的人身上比量了两下,手指还故意在他的身前弯曲了两下。

  要饭花子吓得瞳孔猛地一缩,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双手挡在自己的身前。

  “你可别乱来啊,我下手可不留情!”

  老李看着自来熟的王俊淞直觉得一阵头疼,这人再多留几日肯定会影响自己的生意…

  “今天你就在这睡吧,放心,我们都不是坏人。”

  老李示意黄大庄给他拿一床被子就在地上对付一宿。

  要饭花子见几人对自己还算友好,便低下声音,一改刚才高亢的大嗓门。

  小声的说道:“俺是从家里逃出来的,俺饿了,能不能给俺点吃的?”

  老李闻言从厨房将中午吃剩的菜拿出来。

  “先对付一口,等天亮了再吃点热乎的。”

  “俺不嫌乎,多谢大伯。”

  要饭花子一路饿着来到这,哪里还在乎冷热,能先把肚子填饱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你说你是逃出来的?咋回事,和我说说?”

  可一心填饱肚子的要饭花子根本没有空搭理老李。

  不一会桌子上便多出了几个被舔的精光的盘子。

  被噎的直打嗝的人一边用力的敲打着胸脯一边说道:“这菜太硬了,好吃!”

  黄大庄递过一杯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后才满足的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我命大啊!天不亡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东北地仙》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