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文娱试玩 > 第四二三章 你在逗我?

第四二三章 你在逗我?

  Dream  it  possible,简单的理解就是梦想成真,有梦就有可能。

  威尔逊说过,我们因梦想而伟大,所有的成功者都是大梦想家:在冬夜的火堆旁,在阴天的雨雾中,梦想着未来。

  就如歌词所诠释的:

  【The  past  is  everything  we  were  don't  make  us  who  we  are

  so  I'll  dream  until  I  make  it  real  and  all  I  see  is  stars

  It's  not  until  you  fall  that  you  fly

  When  you  dreams  come  alive  unstoppable】

  韩试不是乐意把梦想放在嘴上的人,放到歌词里多少同样有点鸡汤的味道。

  可韩试很喜欢《Dream  it  possible  》的旋律,向上振奋却不高昂鼓噪,让整首歌光是听着就心情愉悦明朗。

  就如一些老生常谈的话,在富有意蕴的叙说里,竟然丝毫不显得油腻,十分奇妙。

  歌曲会火,韩试有心理准备,因为早就经过了一个世界的检验,可韩试与文余业都始料未及的是,会火到远远超出了预期。

  如果说歌曲在华夏大爆,是韩试庞大的歌迷基础与几年来积攒下的超好口碑,让韩试的新歌一经面世就差不多全网流传,那么在推特上的火爆就完全在意料之外了。

  李茹把确认歌曲作者的说辞在韩试的推特账号上又发了一遍,推特上不少正在讨论之前视频的人很快就注意到了。

  推特上韩试本就具有的几百万粉丝马上发现,东方Han又写了一首歌,开始自发安利。

  从视频跟踪过来的欧米网友,看过韩试的简单履历后,纷纷惊呼,是个什么神仙男孩!

  原来视频里的男孩名字叫Han,长得如同遥远东方的高贵王子,原来Han走过两次华伦天奴的大秀,早就发表过一首泰勒都想翻唱的英文歌,原来Han是华夏当今红极一时的偶像,同时是个极为厉害的作家……

  效应远不止一加一简单。

  韩试在华夏再怎么出名,欧米的网友都是兴趣不太大的,就像很多欧米当红的明星在华夏人心目中,顶多听过名字却很少特意关注一样,是一种类似文化隔膜的状态。

  可现在《Dream  it  possible》如同打开了一角大门,拉近了距离感和认同度,凡事一旦有了好奇的开始,很容易就会发生沉陷的后续。

  颜值开路,才华打底,许多欧米网友一下子入了坑,爬不出来了。

  《Dream  it  possible》上线的当晚,就在网难云登上了排行榜第一,被打败的是韩试才在《经典咏唱》中唱过的《知否知否》。

  韩试歌曲的国内发行版权是与网难云签订独家合约的,从韩试渐渐走红以来,业内不知几次感叹赵云霞慧眼识人,又几次羡慕网难云捡了天大便宜了。

  当初一个连出道机会都没争取到的小男孩,谁想到有一天会迸射出一发不可收拾的能量?

  两年多的时间里,网难云的新用户和高粘度用户都在节节上涨,很显然韩试的功劳占了至少一半。

  最懊悔的莫过于枫叶传媒的向问天,最盼望韩试与网难云合同到期或者干脆闹翻分道扬镳的,就是与网难云并驾齐驱的几大音乐平台了,比如企鹅音乐。

  “老板,听文大叔说,这些天音乐圈的好多人都在打赌,看《Dream  it  possible》的能保持多久的大热呢。”

  毕竟有些一夜红遍全国的歌,沉没的也快,只是昙花一现,持续性才是一首歌能否成为经典的关键。

  “真是闲的,有时间去创作不好吗?”韩试随口说了一句。

  李茹急切报喜的行为,让韩试想起了作者出版社的编辑顾小海,动不动一惊一乍的。

  按理说韩试的歌在网难云的音乐排行榜上占据榜首,是比较常见的情况,熟悉韩试性格的李茹,不至于特意打电话才对。

  果然,李茹音量一提,声音里充满控制不住的兴奋:“还有,现在Billboard上,《Dream  it  possible》已经排名第三,并且仍在继续上升的趋势。”

  李茹深吸了口气:“我跟文大叔确认过,这是有史以来华夏歌手在海外取得的最好成绩了!”

  Billdoard榜单,就是国人熟悉的公告牌,是米国乃至欧米国家流行乐坛众所公认的最具权威的一份单曲排行榜。

  登上Billboard,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榜单期间歌曲在欧米的流行程度,以及歌手的受欢迎程度。

  “这么给力?”韩试这下是真的吃惊到了,是不是太凶猛了点。

  “文大叔说,圈里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被老板你吓到了。”李茹与有荣焉地说,“而且文大叔认为,未来打破这个成就的估计只有老板你才能。”

  但接着李茹就话锋一转,语气都扭捏了些:“所以文大叔希望,老板你趁着现在的势头多写一些歌,专辑的歌也尽快完成。”

  啧。

  敢情说了半天,催工才是李茹永恒的主题,现在又多了个文余业与李茹结成了同盟。

  “我有在写。”韩试无力地回答。

  ……

  一天后的清晨。

  天色刚微微发亮,东湖的鸟儿都尚未早起觅食。

  手机锲而不舍地震动不停,秦沐雪先醒了,轻推了推身边熟睡的韩试。

  韩试浑身扭了一扭,几秒后脑袋往秦沐雪脖子边钻,手臂微微用力把人揽进了怀里,蹭了几下又不动了。

  秦沐雪差点让男盆友无意识撒娇的样子给萌化了,紧接着就感到被一个早晨精神抖擞的东西硌到,睡意彻底消散。

  “你的电话。”

  “嗯。”韩试强忍着起床气,从被窝里伸出一只胳膊,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眯着眼睛看了下屏幕上的来电提醒和时间,文余业,早上五点十二分。

  “怎么了,大叔?”韩试有气无力地问,心里却在发狠,看回头有没有办法给文余业扣个工资什么的。

  扰人清梦,天理不容,何况是员工吵醒老板!

  “Billboard刚刚更新了,《Dream  it  possible》排名第一,登顶了!”

  “哦。”

  文余业的热情终究是错付了。

  韩试迷迷糊糊又睡了个回笼觉,和秦沐雪一块去学校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别说,一向高冷的文余业,莫非被李茹给同化了。

  早上五点就打电话,怕是一直在守着Billboard更新,根本没了矜持。

  可不怪文余业兴奋,韩试醒过神后,同样不免有些小小的兴奋。

  到了七点左右,《Dream  it  board登顶的新闻在推特、微博、千度、网难云、企鹅、抖咪骚狐等各大网站平台铺天盖地宣扬开来。

  “《Dream  it  possible》今日登上Billboard榜首。”

  “韩试成首位登顶Billboard的华夏歌手。”

  “二十岁的韩试开创华夏音乐历史。”

  跟韩试关系不错的像奇异果和网难云,直接在网站首页将其作为了头条推送。

  中午吃饭时,韩试刷了下手机,就发现基本全网都知道《Dream  it  possible》登顶Billboard的消息了。

  震惊体新闻终于有了一次名副其实的报道,韩试新歌占据Billboard第一名对华夏音乐圈的震动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至少从此不敢仅把韩试当成一个有才华的新人歌手了。

  很多与韩试有过交集的艺人都迅速转发和祝贺了一记,何火黄罍几人最平实,李青最浮夸,又一次在微博上明言想抱队长的大腿。

  网上的动静就尤其热烈了,柿子们满世界地表达兴奋与骄傲,加上国际荣誉在国内总是莫名受到追捧,网上赞誉一片。

  已经有不少网友认为韩试足以跻身华夏音乐的乐坛天王了,并且呼声不小,赞同的人不仅仅是韩式的粉丝。

  新闻爆出半天,就挂上了热搜第一。

  晚上,李茹再次打来了电话,却并没有之前雀跃,有些失落:“老板,推特上的热度在不断下降,要不要找几个记者写点稿子推一推?”

  推特上没有热搜榜,但有个类似的功能,点击搜索栏会出现一个称为趋势的类目。

  韩试与《Dream  it  possible》在趋势上的指数,经过一轮爆发后,上升的势头明显在下滑。

  毕竟韩试之前的海外影响力很微弱,一首歌带来的作用总归有限。

  “不用。”韩试拒绝了,“小茹姐,都跑到Billboard第一去了,你还想要什么样的热度,难道让《Dream  it  possible》始终在推特上保持大火吗?不现实呀。再说过犹不及,带节奏适可而止就好。”

  “也是,现在的成绩就已经超级完美,老板你今后在海外网友的心中,绝对不再是小透明了。”想到老板离自己期待中的世界巨星又近了一步,李茹又语气轻快起来。

  “老板你如果再写两首,可以霸占Billboard榜单前三的歌就好了。”李茹略显遗憾地嘀咕。

  “你当买白菜呢。”韩试无语,“就算我能写出来,会不会上榜也不是我可以决定的,像《Dream  it  possible》就偶然的成分太大了。”

  李茹话里话外的意思,三句不离本行,无非是希望韩试别偷懒多写歌。

  不过就算李茹不催,韩试也打算抓紧了。

  因为文余业提过,半年制作出一张专辑并不轻松,如今又过去半个月了。

  ……

  趁着期末考未到,韩试请假回了芙蓉市,跟文余业着手筹备专辑。

  被文余业不轻不重地刺了好几回,韩试很快就明白,之前是有些想当然了。

  制作一张符合设想的专辑,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首先出唱片的话,必须考虑整张专辑和企划的风格与概念,就是说你想出一张什么样的专辑。”文余业解释,“比如歌曲的主题设计、曲风路线等等,都要有一个统一的思路,不是说写十几首歌,一股脑儿塞里面就成专辑了。”

  “然后你就得考虑受众,说白了就是怎样吸引别人买你的专辑,怎么让专辑卖的好。”文余业阻止了韩试的插嘴,“我知道你的歌曲大都免费,对赚钱不是特别看重。”

  “但不管怎样,你出的是一张商业唱片,你总不希望扑街或者赔本赚吆喝吧。”文余业翻了个白眼,“你的歌曲风格丰富,你的歌迷同样从摇滚到民谣什么类型都有,这是你的优势。但一张专辑不可能涵盖太多东西,所以你得主攻一两个方向,争取最大的受众。”

  韩试听懂了,大概就是命题创作的意思,围绕一个定好的中心点来写歌和制作。

  “词曲你说你搞定,我是相信你的,暂且就不列入需要花费的时间上。”文余业笑了一下,“之后就是编曲了。我们选择何种乐器、如何让不同乐器之间搭配出最理想的效果,里面都有很多讲究。我需要不停地调试探索,甚至会找人帮忙,才能把每一首歌的编曲弄出来。”

  “这个工作我大约得花一个月时间,按照一张专辑十到十五首歌来计划。”

  “录好伴奏带后,就是正式录音了。”文余业挑眉看向韩试,“录歌你已经很熟悉了,你自己算算,录歌大致需要多少天?”

  不等韩试开口,文余业自顾说了下去:“你的实力我一清二楚,不像有的歌手一句一句的录,问题一大堆,一首歌得录十天半月。”

  “这方面可以省下不少的功夫,状态好的话你一天录两三首都是有可能的。”文余业沉吟着说,“可有些歌你也并非一开始就把握到位,两三天录一首的情况同样有。”

  “我们按乐观的估计,平均一到两天一首,加上你平时得回校上课以及期末考在即,录完所有歌起码就一个月以上了。”

  韩试点了点头。

  “完成录音,我们就面临新的问题。一张专辑的歌曲如何排序,才能让听众更满意?一般来说,主打歌差不多就是听众对专辑的第一印象,也会放在专辑的开头位置,那么我们如何判断哪首歌受听众喜欢,适合作为主打歌呢?”

  韩试已经听懵了。

  文余业的话韩试都明白,就是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的道道,简直让人头大。

  “当然不是凭你我的喜好决定的,我们必须进行半个月左右的灰度测试。”

  看着韩试茫然的眼神,文余业当成了满眼的求知欲,居然有种奇怪的成就感,充满了耐心地接着仔细说明。

  “到了这一步,专辑的制作就完成了一半。接着就是后期工作了,包括混音、母带处理和唱片制作,大约又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混音主要是声音的修复和音效的合成,用现代录音技术最大程度上掩盖人声的瑕疵。

  混音完成后制作人将录制好的歌曲制作成母带,进行最后整体上的调整,达成不同歌曲之间的尽量和谐整一。

  母带会交给唱片生产商制作出样片,由制作人确认没有问题后,再开始大量生产。

  “中间别的步骤也至少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韩试瞪大了眼睛,听文余业继续细数:“像专辑的封面和内容,要找专业的美术人员和摄影师,从构思到拍摄修图、设计完成,复杂的很,半个月都够呛。”

  “况且一张专辑你至少拍一个的导演和剧本、拍摄剪辑与融入音乐,加起来一个月时间是最低限度了。”

  “我刚才说的都是制作专辑的硬性条件。”文余业似笑非笑地看向韩试,“还有宣传发行的软条件没讲,比如起码一两个月的时间进行市场预热。”

  “我们暂且不管宣发,就前面讲的这些,你现在还觉得离生日很早,完成一张专辑的时间绰绰有余吗?”

  韩试讪讪一笑,难怪文余业和李茹都一有机会就催促,想在生日当天发行专辑的话,两人真是在努力配合着实现老板的愿望。

  自己居然想着文余业的扣工资,实在太不地道了。

  只是紧接着韩试又下意识的开口:“可我还计划暑假去旅行呢,岂不是泡汤了?”

  一个暑假,就两三个月没了,现在离韩试生日的十一月,总共就五个月多一点。

  文余业都以为听错了,确认过后不可置信地望着韩试,差点给气笑了:

  我说了老半天口水都干了,你莫不是在逗我?

  在加入柿子工作室的第一个月尚没结束,文余业有点想辞职了。

  :。: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文娱试玩》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