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1156章 兵强马壮

第1156章 兵强马壮

  新金山城。

  位于新金山湾南岸,小金沙河的三角洲上,夏日炎炎,新金山一片火热。从中原新来的淘金客,从旧金山赶来的老客,短短几月时间,已经聚起了上万人。

  所谓新金山城,犹如一个巨大的工地,或者像是个难民营一样。

  阿黄站在市政厅前的廊下木板上,看着热闹又喧闹的场景,也有些头痛。说是城,可到处都是帐篷、茅屋、木屋。

  人马牲畜到处乱窜,夹杂着鸡飞狗跳,鸡鸭乱叫。

  阿黄被秦琅委任为新金山城的市长,他身后的这间不大的木屋就是市政厅,也是新金山的市中心了。

  按阿黄的理解,叫市长而不是城主,应当还是为了保持低调,避免犯忌讳。毕竟如今秦琅与秦家管事们商量好,对外就称金银岛矿场,以商会之名对外来往。

  一城之主称市长,老黄认为这就跟中原城市里的市署令一样,是管理市场商行们的,当然,以金银岛这边的情况肯定又不一样,以市长之名管理整个城市,很妥。

  张超骑马过来,在木屋前跳下马,将马自个绑到了郎下柱上。

  阿黄不高兴的摆手,“把马栓远点,这可是市政厅,在这栓马拉屎拉尿的成何体统。”

  张超不以为然的自顾自把马栓马,指了眼四面嘈杂的景象,“得了吧,还市政厅,整个新金山不就是个大集市嘛,哪来这么多讲究。”

  新金山市,而不是新金山城,听起来确实就是一个市场,这也是秦琅定下来的。

  老黄无奈,“也太他娘的乱了点。”

  “那你这个市长就管起来啊。”

  “我这刚过来,还没半点头绪呢。你小子是我的保安队长,你给点建议。”

  张超在廊下木板上使劲的蹭干净靴子上的泥巴,然后走到阿黄身边,手撑着腰,看着面前那乱象。

  自从东边山里发现了大金苗矿带,无数人开始往这里涌,新金山是登陆点,所有人都先聚集于此。

  上万的淘金客聚集过来,还都是些单身男人,确实乱。

  “弄点石灰、木桩,先划上线,规划一下新金山市的坊区街道,第一时间把茅厕给规划好,他娘的我早上巡视一圈,踩了三泡屎。”张超一脸晦气的道。

  “没人啊。”

  “这么多人还没人?每个淘金客来了后,先扣住让他们在这里干半个月活。”

  “还不得造反?”

  “给他们点好处嘛,干半个月活,又不是不给工钱。”

  “人家来淘金的,谁愿意在这挖沟建房的?”

  张超坏笑着道,“这样,只要在这里干满半月活,我们就给他们提供一份金矿带地图,上面标示发现了黄金的位置,这总有吸引力了吧?”

  “这倒是可以,还有呢?”

  “还有就是得尽快招商啊,要规划好商业区,把各种衣食住行工具等的铺子开起来,这么多人来采金,不得吃不得穿,不得需要淘金工具吗?咱们这个得保障好,否则必然出乱子。”

  阿黄露出标志性的猥琐笑容,拍了拍张超,“不愧在三郎身边呆了那么多年,确实有几手,好,我就把这个画线打桩规划街坊,以及挖茅厕招工等活都交给你来负责了。”

  “好家伙,在这等着我呢?”

  “能者多劳嘛。”阿黄大笑。

  “你干嘛呢?”

  “我是市长,我总揽全市啊。”

  阿黄今天有场重要的会议要开,他在这里就是等人的。过了会,果然陆续有人过来,都是身着丝绸的商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老王,原是太平港太平钱庄的一个管事,在旧金山也只满了一年,这次被调来新金山,筹办太平钱庄新金山分号,还被授予了分号大掌柜一职。

  他后面则有车行、船队、马帮等诸多即将在新金山开分号的负责人们。

  “这里还真是热闹啊。”老王随着阿黄走入木屋,然后在长桌前坐下,木屋大门就那么打开着,外面的嘈杂声音传入屋中。

  他在太平港的总号里,只算是个中层管事,当初选择来金银岛,因此提升了一级,这次主动要求来这开分号,又提一级。

  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还成了独挡一面的分号一把手了,这对四十出头的老王来说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因为当上了独掌一号的掌柜,其得到的顶身股也就更高。

  老王在秦家已经干了十六年了,他刚开始在秦家做学徒的时候,商号管吃管住,但没有薪水工钱。学徒五年,期满后一年的工钱也才几贯钱,这都还是秦家待遇较好的情况下了。

  又干了五年的伙计,已经在号里算是业务水平出众了,这个时候每月有一贯工钱,包吃包住连衣鞋都包了,一年还能得十二贯钱,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但秦家最吸引人的地方不在于这点,而在于还有年资,就是按在秦家效力的年限,从学徒期满开始,每年都会你给存一笔年资,这笔钱并不直接发给你,而是当你生病或是家人大病等意外后,可以支取,若无意外,也可以等到你结婚啊生孩子啊父母丧事等情况支取,或支取部份。等到你离职或是老了,到时全都一起结算。

  这算是秦家商号独有的一个福利,毕竟是在正常薪水外额外给的,被称为很有人情。

  当然,除了这个福利外,秦家最吸引人的一个地方就是有身股。

  只要在秦家商号干满十年,成为资深伙计,或是升职为中高层员工后,在正常薪水外,都还会有一个顶身股分红。

  这个顶身股,也就是职位干股,根据不同的岗位以及年资,便可以获得帐期分红。

  一个帐期四年,分红具体看业绩,业绩好,分红自然也多。

  而秦家的各个产业向来都经营的业绩良好,故此秦家的顶身股分红都很不错,级别越高的员工,顶身股份额越多,分红越高。

  那些能够独掌一号的大掌柜,分红都是最高的。

  以前老王在太平港的时候,也是有顶身股的,但他的顶身股跟他们大掌柜比起来,那可是天差地别,人家大掌柜一年就能分几千贯钱。

  甚至以大掌柜的贡献,他就算是死了,都还能再分三个帐期,就是十二年的。

  工龄、职务、业绩,是顶身股份额的重要标准。

  太平钱庄是秦氏产业,但也不全是秦氏产业,因为秦家只是最大的股东,还有许多股东合伙,他们也分红,但分的是银股。

  掌柜的和员工们,是只分干股,没有所有权,只有分红权,也不负责风险。

  老王来新金山,就大的目标就是能把钱庄分号干的红火起来,只要业绩能够起来,到时他按业绩分红,业绩越好,分红越多,干好了,比那些自己干买卖的东家都强的多。

  老王来这里的薪水是每年一百贯钱,这是老王自己要求的,很低,他当初在太平港总号干的时候,年薪已经超过百两了。

  老王看中的就是独挡一面的大掌柜的位置,他要求一厘的顶身股,并约定业绩目标,如果业绩逐年达标,则顶身股也相应上涨。

  一厘就是百分之一。

  新金山分号收益百分之一做为他的分红,如果能收益一万贯,那他的分红就是一百贯,如果是十万贯就是一千贯。

  一厘的分红确实不高,要知道秦家有些大掌柜的顶身股甚至能达到十厘,可老王没一下子要求太高,他愿意用实际业绩来证明能力,达到后再涨。

  总号对于老王这样年轻有为,锐意进取肯干的员工,当然是十分满意的。

  “王掌柜,钱庄要尽快开业。”阿黄客气的对老王道。

  “我这次从分号带来了十个伙计,都是业务骨干,又从太平港总号和交州分号、广州分号各调来十个业务骨干伙计,还要来了三十个五年的学徒,五十个三年的伙计,可谓兵强马壮。”

  老王自信的道,商号招募的学徒也是千挑万选的,得是聪明机灵的少年,通过选拔后,先要经过三年的打杂阶段,主要就是扫地端茶倒水等,这是打磨性子,同时考察品性,比如有时会故意落下钱,看如何处理。如果有敢藏匿不交贪图小利的,肯定就要开除,或者有手脚不干净偷盗商号中货物等的,也是不能留的。

  经过了第一阶段的考察期后,才能进入下阶段上柜,每个学徒配一个师傅,要学习算盘、抄写等技能,如果表现太差,也是会被开除的。

  通过了这第二阶段的学习后,才能升为见习伙计,这个时候开始跑街,跟着资深伙计上街跑业务,主要负责打探行情、抄写信件等等,干的好,才能正式成为一个伙计,拥有自己谈业务的资格。

  老王能够一下子调来三十个业务骨干的伙计,可见总号的支持力度非常之大,而拔给他八十个伙计,更显大手笔。

  这些可都是总号和诸分号辛苦培养出来的。

  “我打算自己再招一百个学徒。”

  “你们太平钱庄这也太豪横了吧,一个钱庄,需要这么多伙计和学徒吗?”有其它掌柜的听的牙都酸了,十分妒忌。

  “当然得要,咱们这是哪,金银岛啊,旧金山过去一年采了多少黄金?还有多少银?铜?再一个,去年金银岛上有多少淘金客,又有多少商人商船来往,这往来的钱,还有汇兑业务量有多少大家知道吗?”

  “咱们这虽是个岛,刚开发,但是,比中原一般的州府都强太多啊。而现在这又发现了新的矿带金苗,涌来更多的淘金客,可想而知,今后这里的钱庄业务会有多大了,我们当然得早做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是嘛!”

  老王可是野心勃勃,毕竟他还有一厘的顶身股,而且干的好,两厘三厘也不是问题,自然得努力做大做强,毕竟事关自己的钱途嘛。

  一百学徒招进来,也还是要培养的,大浪淘沙,最后能剩下个二三十估计都不错了,钱庄的学徒比一般商铺的学徒可要求更高,别的商铺招学徒可能只要长相端正,人机灵些就行,他们钱庄招学徒不仅得长的好人聪明,还得要教读书算术,可不只是让他们端茶倒水扫地的。

  “王掌柜你尽快把钱庄建起来开业,张队长正负责规划街坊,你去选块位置,然后要怎么建,也跟张队长提,他会负责派人帮你先把钱庄建起来。”

  “好的,在此之前,我们会先搭起帐篷临时营业的,绝不会影响到新金山市的发展。”老王拍着胸脯道,他可不会等到钱庄建好之后再来营业。

  这上万人汇聚于此,还有无数的商人、淘金客们赶来,这可是极大的业务啊。

  ······

  张超先在阿黄的市政厅前面立起了一面木头公告栏,在上面发布最新的公告命令等。

  又派手下保安队员四下宣传通知。

  几天时间里,张超确实把原本乱糟糟到处屎尿的营地,给规划出了不同的区域,市政办公区,有商业区,有居住区、仓库区等。

  他还给每个人都做了登记,发放一身份牌等,建立起公厕,食堂等。

  又以淘金地图和不错的工钱为引,组织起了工程队,开始去伐树挖土,正式建城盖房子。

  码头有船源源不断的运来粮食、肉蔬等物资,有这些充足的保证,张超负责新金山的城市基建,老黄负责招商规划等,倒也配合的不错。

  当第一批干满了半个月的淘金客接过辛苦的工钱,然后转身进入商业区里的那些帐篷商铺里大采购,购买干粮、工具等,转身再去码头买张船票,坐上前往山里矿区的船,正式开始淘金之路。

  而码头另一边,却从船上又刚跳下一批乘风破浪而来的冒险者,他们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块土地。

  更远处的海上,是许多商船正满载着各种物资商货到来,一条载满了铁镐、铁铲等采金工具的船上,秦琅正站在甲板上远眺着新金山市!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看过《贞观俗人》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